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OMMUNITY 視野觀察

【太夢專欄】從「N號房事件」看韓國仇女文化,當台男說「台灣女權已經很高了」,合理嗎?

韓國N號房性犯罪案件餘波盪漾,從韓國輿論中不能看見仇女文化;而台灣社會關注討論這起事件時,也很容易歪樓到「台灣女權已經很高了」,真是如此嗎?請看太夢的深刻觀察與事件懶人包。

在3月22號晚間在粉專「吟遊魔法詩 太夢」第一時間揭露韓國「N號房事件」的藝術評論文字工作者太夢 TAMON,在持續跟進新聞時看見韓國社會怪罪受害者,以及對加害者粉飾太平的現象。她也觀察到台灣民意在關心此事件時容易陷入的邏輯謬誤。以下,是獲得太夢授權刊登的專文:

❚ #受害者的錯

以下是事件中三種受害者的型態:

A類受害者:

部分為中學生、高中生,某一天在推特或社群平台中收到一則訊息:「我看到妳的照片好像被色情網站盜用!」並附上一條網址連結。自己的照片被奇怪的網站盜用,當然會心急,於是她點開了這串網址,卻沒想到是某種非法的駭客程序,於是她在社群平台上的所有註冊資料,便流入這個人手中。犯人便以掌握受害者的個人資料作為要脅,要她拍攝下「自己重要部位的影像」後傳過去。

B類受害者:

也多半是年輕女學生,或急需金錢的女子,看到推特上有「外拍模特兒」「學生模特兒」等兼職招募的訊息,便點入連結,於是個人資料被取得,遭犯人要求拍攝「裸體學狗叫」的影片,犯人得到這些影片(籌碼),便上傳至第一號「免費觀看」房,此群組中的任何人想要「#繼續觀看更多內容」,以金錢交易後(虛擬貨幣、點數卡),便可以得到一串連結,以此進入其他「主題房」。 

C類受害者:

在各種「房」中,最令人髮指的,可能就是「#熟人房」的存在。犯人們(多位群組管理者們)為了避免任何一個群組中存在叛徒或警察的可能,便要求付費會員在這此群組中上傳自己目前 #女友#前女友#熟識的女性朋友、或 #家人…的照片與影像,以證明自己的「忠誠」。若上傳越 #激烈 的影像的會員,還可以得到其他人的吹捧並「升級」至其他群組中。C類受害者根本就不會知道自己的影像,已經 #透過身邊相信的人之手,在這樣的地方流傳!她們的影像已在完全不知情的狀況下,成為了其他陌生人意淫的物品,甚至被合成到色情照片與影片中,再流傳到更多的地方。

所以,我就問你,受害者何錯之有? 

都是她們「生活不檢點」?「不夠小心/提防/警覺/機靈」??

這是一個貧富差距與嚴重M型社會下催生出的性別犯罪,若今天不要只講女生,任何一個「不喜歡自己照片被盜用的男孩」或「想要玩一下動物森友會以加入同學之間的話題不然會被排擠,但是手頭上又沒有太多零用錢的少年」,這類的年輕男性,也都會落入犯人的圈套。

這件事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又試問這些少女何錯之有?有多不小心?

你比一個14、15歲的少女更懂世事,啊不就好聰明?

出生成長在 #弱勢#低收入戶的家庭中又「#錯」了嗎?

#有想要滿足的物慾與需要歸屬感的青春期 又「錯」了嗎?

或是「沒有堤防男朋友/熟人/家人」錯了嗎?(你每天堤防男朋友/熟人/家人嗎?)

我想她們真正的錯,可能就是沒生到一個「優勢性別」吧?!

這是那些到現在還要檢討受害者的人口中的,屬於受害者的錯。

❚ #加害者的「#無辜」 

為躲避追蹤,每一個房會定期被管理者刪除,但並不是刪除群組後裡面的影片就會消失,而是還有另外多個專門備份所有「重要影片」的「備份房」。

此外,為吸引更多的觀看者,每個房中會不時公佈受害者的學校(幾年幾班誰誰誰)、或公司、以及居住地等詳細個資,使這些受害者也直接成為 #現實中的性暴力受害者!一個 #活體的獵物與標靶,引誘群組中的會員到這些地方埋伏捕捉,對她實施性侵凌辱行為並拍成影片,再上傳到群組中,賺取升到其他群組的機會。

所以越高等級的會員,很多並不是「只有看」而已,他可以升到那個等級的群組,即意味著可能已實踐了網路外的性騷擾、性暴力,或出賣自己的熟人等行為。

再強調一次,在免費房中進行「試看」後想要「#繼續觀看更多內容」的人,只能以金錢交易後才可以得到一串連結,進入其他「主題房」,每一個會員都是 #付完錢才可以得到連結再進去其他群組,所以

不存在「#不小心點進去看了一下」這種事

不存在「#不小心點進去看了一下」這種事

不存在「#不小心點進去看了一下」這種事

要說三次。 

而在每一個群組中「求更多連結!」的「#需求者」,將影片備份再轉發到其他群組甚至其他網路平台的「#散佈者」,以及 #直接鼓勵#肯定性暴力性虐待犯罪行為的「#消費者(購買者)」,都不是「看看而已」這麼簡單,全部都是 #共犯體系

❚ N號房案件目前進展

#連署已突破兩百萬人

青瓦台請願連署系統的用意是促使政府知道哪些事情是目前大眾輿論最關注的方向,這套系統的運作是只要有超過20萬人的聯署請願,政府就必須出面回應。但是出面回應並不代表政府和司法體系就會照著連署的內容去作,實際執行方式還是要根據韓國法律與各種專業的評估。

這邊就可以舉例2008年的「趙斗淳性侵女童案」,也就是電影《希望:為愛重生》(《素媛》)的原型,殘忍性侵8歲幼童的嫌犯在2020年可獲得釋放,於是2017年時韓國民眾在青瓦台請願系統提案「不要釋放趙斗淳、全案應重審」的連署,兩個月就超過61萬5千人連署,而且類似的提案共有1,059多個。但最後青瓦台的正式回應是:此案無法重審(因已定讞),不過犯人出獄後需配戴7年電子腳鐐,政府也會公告他的個資至少5年,任何人都可上網查詢趙斗淳的個資與臉部相片。

另外女星自殺的「張紫妍事件」「具荷拉事件」等許多你可能在台灣平台上看得到的韓國重大社會案件,幾乎都有登上青瓦台請願連署,只是可能大部分結果並沒有依大眾的預期。所以並不是說連署要公開會員個資,這些人的個資就會馬上被公佈哦,那些忽然人權意識很高的人你可以放心囉呵呵!(笑)

即便如此,「連署」仍然是一種有力的「發聲管道」,這是非極權共產國家國民的基本權力。 

因連署已在短短兩天內破了200萬,韓國總統文在寅已在23日對此重大事件公開表示將會更加嚴肅地處理兒童及青少年的性犯罪問題,已 #成立特別專案小組,並已下令 #徹查所有會員

而至於公佈會員個資的要求,青瓦台回應 #必須經過審慎的調查,以免最終造成侵犯人權的冤案。目前檢警已掌握120多名涉案人,逮捕了現年25歲的趙姓主嫌與其他17名嫌犯,他們大約是24、25歲的男子;

[ 加密軟體Telegram爆「N號房」性奴案 文在寅下令徹查所有會員 ]

[ 南韓「N號房」散布色情影音 逾70女性受害 ]

在23日有一個新的連署,是「希望檢察官調查小組中必須有80%的女性成員」!目的是避免目前還是男性為主體的韓國司法單位調查偏頗,以及保護受害人等考量,若你認同這個提案的話也是可以動動手指:

❚ #欠的是抒發還是欠性別教育?

我現在要來提一個很奇妙的現象;常常,真的,Always!當別的國家發生這樣男性暴力的社會新聞時,比如日本、歐美(但韓國事件的話又會更激烈一點哦),台灣一部分(指定範圍)的網路討論版就會出現有一部分的人(不分性別指定範圍)轉貼這個新聞,然後留下一句「台灣女權真的很高」「台女已經生活得很好」…這種邏輯的評論。

??? 

這個到底是什麼意思呢?這是不是就是在說:吼吼你看,你們沒有被集體強姦已經很幸福美滿了啦!還靠北個屁啊?

??? 

我從來不覺得台灣的「女權」有多麼高漲到哪裡去,或是我比較取向使用「feminism」女性主義,而非「權」,因為有很多人(指定範圍)看到「權」字好像就會原地爆炸似的。

女性主義如果真正高漲到遍布你生活各個角落,把你壓得透不過氣,那在別人討論性別議題的時候就不會有這種奇葩言論跳出來了,你懂我意思嗎?

我當然也知道男性社會充滿了階級剝削、偏見歧視、差別比較、框架限制、不公競爭等等事實,欸,大家都知道好嗎,但為什麼明明就是在討論女性議題,主題就是異男犯罪結構問題的時候,一堆路人異男(指定範圍)要自己跑出來喊著「被迫害」?覺得自己受委屈了是又在委屈甚麼?你是性犯罪者嗎?你不是的話你在激動個什麼?

所以讓我寫文章的時候還要一直加上引號「指定範圍」,來指定出這個「我就是沒道理的厭女、我一點都不在乎你的弱勢(手比讚)」的人,以希望其他人不要自己跳進去這個坑,不要搶著坐這張椅;就連加上這一段的這個動作,我都覺得正就是一種性別的高低感,不然為什麼是我們要一直強調不是在說對方全體,但這些人(指定範圍)口中羞辱的女子卻偏偏是指所有的台女?(我們的身邊還是有很多頭腦清楚的優秀的男子,真心感謝他們的存在)

又,台灣社會的主流有很不關心男性嗎?(而且台灣有成為男性弱勢結構嗎?!)Come on,我認真覺得台灣是個超級有社會正義,到處充滿對各類議題抱持著關注的有志青年的地方,而且我們有最棒的言論自由啊,那些人(指定範圍)為什麼不自己去寫一篇主旨為男性弱勢的有條理的文章,充分讓我們這些無知的社會大眾理解台灣男性的處境,那大家一定會去拜讀按讚的啊?哪會被冷落?

為什麼非得要到處去討論女性弱勢的地方亂射自己的不安全感?這樣是能替「性別平等」起到什麼作用?

我打一個白話的比方,就好像衝進漫威粉絲社團,然後大喊「你們怎麼都不討論DC正義聯盟?!你們這些超級英雄自助餐!」是不是很???  

欸我是女性,我當然會優先關心 Feminism,充分了解自己以後再去擴及到更多需要知道的光譜和面向呀;如果今天有人會對某個群體只是想要「爭取不受害的權力」而產生「憤怒」或是感到很「異常」,不就代表你只是「不自覺」處在父權社會中,而不能容忍「潛在受害者」有憤怒或害怕的資格?那這不就正說明了女性主義在台灣根本沒怎麼落實?

有一句話說:"When you’re accustomed to privilege, equality feels like oppression."當你習慣了特權的時候,#平權對你來說就像迫害。 

所以 #性別平等教育 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重要,哪一個政治人物跟大家說性別平等教育不重要,那他/她肯定很有問題;我不敢說台灣的性別意識世界棒,但單從「性別平等教育」的落實程度來看,可能有比韓國好一些些(就一些些)。

韓國早期社會的性別刻板印象太牢固,並且有著一種「間差社會」,教導韓國男子必須無所不用其極成為社會菁英不然就會被社會淘汰的觀念,然而女性只需要結婚生子最好的人生是帶小孩,兩性社會地位與聲量都相當懸殊。這種極端的壓力使得一部分男性歪曲成「唯我」的價值觀,認為女性是天生低賤、可迫害的,這也是為什麼韓國的網路厭女情節更加嚴重;比如2016年曾經發生過一件「江南隨機殺人案」,然而嫌犯並不是那麼隨機,而是決心殺女人,隨便一個女人,任何一個女人都好,因為他就是「仇恨所有的女性」!

所有的女性,都是他想要下手殺害的對象,那你又能說怎樣就不會成為受害者,或是女性的恐懼是空穴來風嗎?

為什麼女子從小就被教導,上廁所要結伴,不要走夜路,不要穿太少,上廁所的時候要檢查看看有沒有隱藏攝影機,門鎖有沒有正常,外出喝飲料如果中途離開回來就不要再喝(可能會被下藥),鑰匙放在手指中間可以作小武器使用,要學防身術,怎樣可以掙脫束縛住手腕的塑膠條,要在背包裡面放防狼噴霧器或嗡鳴器,或如果什麼都不會的話,至少在包包裡面放一個保險套……(避免強暴懷孕)

為什麼是女生在成長的過程中被迫要具備這些 #生活常識,而不是最簡單的從小教導一個男孩「#不要去強暴別人」!? 

為什麼是女生被教導要溫柔婉約,要順從異性,被告誡要有禮貌的拒絕,千萬不可觸怒對方(因為可能會被殺掉),而不是每個人學習如何尊重對方的選擇與負面心情的正確調適?

學習如何面對與認知自我的慾望,如何在尊重他人意志的情況下,合法合理的範圍內解決個人需求?  

性別議題的最終目標本來就不是單一性別優勢,而是「平等」,每個人,不分生理性別心理性別,都可以在自由意志且不傷害他人的前提下,不受任何歧視與束縛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從事想做的職業,過自己期望的人生。

你不想要別人對你宣洩的無情言語,你不想要別人對你做的事情,就不要對別人說對別人做,這是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相待的基礎和禮儀不是嗎?什麼時候變成了一件這麼難的事情呢?

這件悲劇發生在韓國,但不代表所有韓國人皆是如此,請莫再加深以偏概全,與厭女文化的網路仇恨,正如同你不希望因為一件事就被女性以偏概全成變態,是一樣的。

那麼我們可以做些什麼?

1.不成為加害者!

2.不成為旁觀者!

3.不要畏懼地說出自己的感受,表達對這些事情的「不舒服」。

4.持續關注,分享,讓性別平等成為不需要再分享的「常識」。 

請務必閱讀此篇   

[ 性剥削女性N號房事件完整講解 ] (Youtube 影片韓文原音)

中文翻譯請點此 

(了解更多:[ 韓國男女不平等報告書 ])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