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OMMUNITY 玩味特搜

《博恩夜夜秀》二當家賀瓏:我與 Joker 不同,下了舞台後我還是個快樂的人

前情提要:SoundOn 原創 Podcast 節目《感官一條通》,主持人由曾任多屆金曲及金音獎評審,現為 The Big Issue 樂評、StreetVoice 音樂頻道總監小樹擔任,每次邀請不同來賓進行深度專訪,欲開啟所有繁忙人們的感官,而本集來賓為賀瓏。

圖 / 薩泰爾娛樂 提供

許多人,對《博恩夜夜秀》這名字肯定熟悉,或許,還是博恩的支持者,喜歡聽他說笑話、喜歡那臨場感,以前,我們都稱這樣的人為「脫口秀演員」,但其實他們不是用「演」的,正名為「喜劇演員」似乎更佳。

二當家,不是綠葉,這一切都是事先安排

然而,今天先別提博恩了,你聽過賀瓏嗎?那天專訪,賀瓏穿著輕便的 T 恤來到專訪現場,一頭捲髮、一副黑框眼鏡,見人就笑,那是還沒有被過度「社會化」的笑容,你可以清楚明白地感受到賀瓏還有一點點天真,許多人說,當你開始進入職場,做一份工作,你的眼神會開始轉變,真心也是。但賀瓏似乎異常地保有那份真誠,他,年紀非常輕,但其實已經是《博恩夜夜秀》的二當家。

他不介意別人說他是「二當家」,甚至有一句話非常有名,簡寫是 #TBT,意即 Better than brian!他的粉絲專頁名叫「賀瓏 Hello」,跟最近非常時髦的流行用語「是在哈囉」有著異曲同工之妙,或許,這是他當初沒想過的吧!許多喜歡他的粉絲們,無論他發布了什麼新消息,總是在下面留言 #TBT,彷彿這就是進入賀瓏宇宙的通關密語。

問起賀瓏,他介不介意別人一直覺得他比起博恩是個「二當家」的角色,他說:「完全不介意!因為這是一開始就已經設定好的人設」,聽到這,真的覺得他把這個人設發揮得淋漓盡致,這就是賀瓏討人喜歡的地方,在他內心,這不是一種「比較」,而是一種早已安排好的,他必須演活的角色,又或者更正確地說,這就是他,既然早已安排、設定好,一切就要照著劇本走,這是一門專業。

喜劇演員,也能成為正職

賀瓏說,他年輕時就喜歡去講笑話,在 Comedy Club 那小小的地方就開始了,當時用佐野先生這個名字「出道」,在賀瓏個人的臉書上的關於那欄位,他寫:「在佐野先生擔任裝傻」,其實,賀瓏一點也不傻。

專訪過程中,從他的言談間,他就像是在跟我們分享一件快樂的事情。他說,自己從來沒有想過能以「喜劇演員」作為正職然後活著,也跟我們分享,其實許多人也有這樣的理想,但理想的背後代表的是:早上需要好好「扮演一個正常的上班族」,掙到足夠的收入,然後晚上再繼續飾演、實踐這個理想。

但他很幸運,有天博恩跟他聊起他就要開公司了,問賀瓏要不要加入,起初,賀瓏並不相信這一切是真的。沒想到,下一次見面,就被現在的老闆與博恩認真的簡報嚇傻,賀瓏笑著說:「那份簡報全部都是英文!我其實…沒有很看得懂,就是最後數字那邊有看懂」,語畢,真的替他的天真捏了一把冷汗,但也替他開心,這樣的機運使他有了今天,能做他喜歡的事情,並成為正職,不需要因為社會的框架,扮演一個「正常又稱職」的人類,而是能把他腦中那天馬行空的想法,逗樂許多不快樂的人們。

賀瓏身為喜劇演員,並不認為自己是 Joker

提到怎樣的喜劇演員算成功?,許多受訪者總會有好遠大的計畫,聽起來是個好遠、好遠的事情,但問賀瓏,他的回答不禁令人莞爾一笑,他說:「我覺得…至少能讓我一個禮拜坐一次計程車吧!」

後來,我想起了知名電影《Joker》,起初,他站在台上想逗人笑,但完全沒有一個人笑,只有他自己笑了出來。但下了舞台以後,他再也笑不出來了,他對這個社會感到悲憤難耐。因此,同樣的問題問了賀瓏:「你下了舞台以後,還笑得出來嗎?」,他很直率地回答:「許多人都會說自己像 Joker 一樣,下了舞台以後就陷入深沈的痛苦與悲傷,然後將自己在舞台上帶給觀眾的歡樂解讀為建立在自己所有的痛苦之上,但我並不這麼認為,我上台超級 Happy,私底下也超級 Happy!」

在這麼不快樂的時代,充滿集體焦慮的世代,有賀瓏這樣上舞台、下舞台都同樣快樂的男子,也算是少數了,但這就是賀瓏迷人之處,他並非犧牲自己的快樂去迎合他人,而是真正的感到快樂。


希望,快樂會傳染。

《感官一條通》賀瓏完整 Podcast 精彩專訪請聽,必須說,賀瓏時而認真、時而放鬆,若你還不認識他,那麼肯定得聽,因為你會從中聽見他過人的魅力,若你已認識他,那你能夠聽到更深入的他,總之,給個機會聽看看嘛:

SoundOn 立即免費收聽 → http://bit.ly/3c1lvdT

Apple Podcast → https://apple.co/2PkXWTE

Spotify →https://spoti.fi/2v8y0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