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mc愛電影

「不是我選擇了舞蹈,是舞蹈選擇了我。」用靈魂跳舞的《曼菲》,即使肉身已逝,舞仍未止息

紀錄片《曼菲》,不僅獻給早逝的舞蹈家羅曼菲(1955-2006),也獻給所有奉獻一切身心靈、追求生命最極致純粹之美的舞者與藝術家。

Photo/牽猴子

「在所有的藝術裡面,舞蹈是最早有的,也是最難被理解的,易碎的,人在就在,不在就沒了。」

舞蹈家羅曼菲,五歲學舞,大學決定以舞蹈為志業、二度赴美學習現代舞,她可說是雲門第一代弟子,林懷民讚她為「天生的舞者」。舞台上的曼菲,天賦異稟,自信而大器,別人要花時間琢磨的,她比劃幾下便能上手。她最大的藝術成就,是讓現代舞變得生活化、隨和、有共鳴,一如她的勇敢直率,能直接了當打中觀眾的心,而不只是一門深奧的菁英藝術。

台下的曼菲,很洋派,不嬌弱扭捏、無需潤飾。她只不過是一個愛跳舞的純真女生,是家裡受寵的小女兒,也是情場上載浮載沉,卻始終誠實勇敢的奇女子。她去哪都只有一個登機箱,不用華服,沒有瓶瓶罐罐,幾件背心、牛仔褲,讓她足夠舒服去擁抱這個世界和每個人就好。


(曼菲於北藝大上課。劉振祥攝)

她也是個稱職的伯樂,不吝給年輕舞者機會、尋求跨界合作。如今享有盛名的舞者或編舞家如鄭宗龍、布拉瑞揚、周書毅、余采芩、簡珮如、劉奕伶、黃翊等,都曾受提攜,視羅曼菲為舞蹈生涯中不容抹滅的恩師。

無奈天妒紅顏,曼菲的罹癌,無疑是一記無情宣判,卻也讓她的創作力爆發,將所有生命的體悟順理成章濃縮進作品。直到生命盡頭,曼菲都還惦記學生排練的狀況,惦記那比命還重要的舞蹈。她重病時曾說:「如果那一天真的來了,我不會向任何人 say goodbye,就當我在隔壁房間睡覺。」

曼菲逝世後,雲門完成曼菲的遺願,根據她生前擬定的賓客名單,在八里排練場辦了一場告別派對。曼菲的親人、好友、學生都到了,飲酒、唱歌、跳舞,在她生前燦爛耀眼的舞蹈形象底下,回憶各自心中的曼菲,既是告別儀式,也是某種歡送的慶典。那是一種因為已經多麼純粹自在地活過,才能放手面對死亡任靈魂翱翔的灑脫。

紀錄片導演陳懷恩,挑戰拍攝一部沒有受訪者的電影,透過與曼菲親友的細細訪談,喚回那道令人懷念的身影。不只是獻給曼菲的情詩,也讓人再次看見為藝術奉獻的純粹心靈。 曼菲的生命,就像林懷民為曼菲打造的獨舞《輓歌》裡,長達十分鐘的獨舞旋轉,「就這麼一直轉下去,我就自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