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孔劉|Precious Season

SUBSCRIBE

ENTERTAINMENT mc愛電影

雄影專訪/《講話沒有在聽》導演李念修 父親過世那天就跟電影一樣荒誕!

黑色幽默短片《講話沒有在聽》將於2021高雄電影節上映,導演李念修接受專訪,揭開電影背後有笑有淚的真實故事,讓人既開心也動容。

採訪撰文/黃馨慧 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雄影專訪/《講話沒有在聽》導演李念修 父親過世那天就跟電影一樣荒誕!

曾榮獲台北電影節最佳紀錄片、業界人稱「神剪手」的李念修導演,與監製黃薇夏共同推出黑色幽默短片《講話沒有在聽》,由李念修的親身經歷改編,描述在父親過世那天,一家人共同發生笑中帶淚、淚中帶笑的荒唐故事,片中找來硬底子演員金士傑、楊貴媚飾演父母,竺定誼、張詩盈和梁舒涵飾演三兄妹,班鐵翔則是劇中的關鍵角色。

▲(左起)班鐵翔、金士傑、楊貴媚、張詩盈、梁舒涵、竺定誼共同主演。(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左起)班鐵翔、金士傑、楊貴媚、張詩盈、梁舒涵、竺定誼共同主演。(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黃薇夏說,李念修在編劇時,將全片情緒最重的一場戲設定在背景是工業區的河堤,她心想:「哪有這種地方?只能靠切鏡位的方式呈現吧!」沒想到高雄的林園工業區成就了她們的「魔幻場景」,甚至主視覺海報都是在這裡拍攝的,讓她們都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講》片10月23日將於高雄電影節首映,李念修說,非常感謝高雄電影節跟「高雄拍」,他們不只在各方面都給予大力協助支持,也很尊重創作者,能在高雄播映真的很開心,加上剛好遇到解封,許久未見觀眾坐進戲院的感覺,「最想看大家會在哪裡笑」,她們也預告這部短片後續將有機會發展成舞台劇和長片,希望觀眾可以期待。

▲導演李念修。(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導演李念修。(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拍片,是為了向亡父「真正告別」

說起故事的源頭,還是要回到《河北臺北》這部紀錄片,李念修父親因為大時代因素,先後加入過國民黨和共產黨,只為求一口飽飯,經歷過戰爭殘酷,輾轉到了台灣生活,她從小聽父親說那些戰時荒謬的故事,總覺得「又在唬爛」,直到她答應父親,要把他的故事告訴更多人,親身走訪父親當年走過的路,方知聽來荒誕的事竟都真實存在。


整部片紀錄時間長達15年,可惜在片子尚未完成前,父親就已過世,讓她心中始終留有遺憾,說完了父親的故事,她沉澱好多年,終於能將悲傷轉化,改以幽默口吻呈現父親過世那天的故事、說了全家人的一天,在心裡跟父親做真正的告別。

▲▼片中荒謬爆笑的場景,幾乎都來自李念修家中真實發生的故事。(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片中荒謬爆笑的場景,幾乎都來自李念修家中真實發生的故事。(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父親過世那天,真的就是那麼荒唐!

李念修笑說:「我爸本身就是很Drama的人。」父親過世當天,就跟他的個性一樣超級戲劇化,「凌晨4、5點接到我媽電話,我媽有點不確定他是不是真的死了」,她覺得人是否過世,可以看看呼吸、心跳情況來判斷,她甚至建議母親用血壓計測量,「我媽說:『量啦!啊就沒有東西啊!』我說沒有東西那就是死了,但我媽一直說,『啊我不知道他死了沒』。」對於死亡的不確定,也許是來自於一時之間難以接受的複雜情緒,但抽離來看,卻帶著一絲喜劇色彩。


加上當天要移動大體,卻因為電梯過窄,不只床推不進去,連輪椅都會卡住,葬儀社工作人員乾脆從父親大體背後抱著他,大家一起搭電梯下樓,當時李念修心想,如果她父親真的在場,應該會大飆髒話,萬一此時恰巧有人要搭電梯,不知場面會有多荒謬,這個場景也成了故事發想的起點,劇中角色的個性,也是她家人的投射。雖然礙於種種限制,不得不剪掉這場戲,但她笑說,飾演小妹的梁舒涵事後告訴她:「導演,這場戲我一直在憋笑,想說我是誰、我在哪。」

▲▼金士傑在片中已過世,只有警察張再興看得到他。(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金士傑在片中已過世,只有警察張再興看得到他。(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講話沒有在聽

片中老李(金士傑飾)生前碎念沒有人在聽,過世了碎念更沒有人聽見,只有張再興飾演的警察無意中「通靈」完成他的心願。為何取這片名?李念修爽朗地笑說:「長輩講話就沒有人在聽啊!」長輩講話容易repeat,加上價值觀或看法,可能不是自己能接受的,最後就會被當耳邊風。


有趣的是,老李的老婆阿珠(楊貴媚飾)看似「講話沒有在聽」,但她對老李最後的心願心知肚明,經過一番掙扎後,還是通知老李當兵時的袍澤、失散十多年又在台灣相見的小趙(班鐵翔飾),讓他們做最後的告別,兩人在河堤上唱著王寶釧苦守寒窯十八年終得相見的唱詞,暗喻他們之間的情感,十分令人動容,這段故事也源自李念修的父親。

▲▼河堤告別戲是全片情緒最濃重的一場戲。(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河堤告別戲是全片情緒最濃重的一場戲。(圖/高雄電影節提供)

她說父親愛唱京劇,一直唱的都是旦角,在家總愛穿女裝,因為覺得那些東西「非常漂亮」,父親曾告訴她,當兵時喜歡過一個男性同袍,但礙於當年的社會價值觀,一直沒有越過那條線,為了迎合世俗眼光,最終仍結婚生子,走上「正軌」,但心裡也許不是真的完全沒有遺憾,才會一直將往事放在心底。


說著父親的故事、說著全家人的故事,李念修覺得,這並不只是某一家人的故事,可能家家戶戶都有自己的故事,所以她最希望的是,當觀眾看完全片,都能想回家和家人說說話,「有時候你不一定會做出什麼回應,但我覺得傾聽還滿重要的,等到某一天你真正想聽的時候,你已經聽不到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