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ENTERTAINMENT mc愛音樂

《天橋上的魔術師》喚起80年代回憶!台灣歌壇天王天后輩出,影響華語流行樂壇功不可沒

隨著《天橋上的魔術師》開播,劇集美術特效把80年代神還原喚醒回憶,戲中一幕用收音機聽卡帶專輯然後真的”卡帶”,需要把卡帶拿出來用鉛筆轉一轉的80年代,正是台灣歌壇大爆發時代,許多金曲成為永恆的傳唱!

Text/ Wang Photo/ 網路

80年代我們都聽什麼歌?

在80年代長大的小孩,可能因為年紀尚小,未必對「台灣錢淹腳目」有那麼切身的感受,然而,伴隨經濟發展而來的音樂播放設備–Walkman隨身聽的普及,國語流行音樂不再是透過收音機才能接收得到,變為年輕一代時尚、活力的象徵。和上一個十年校園民歌不同的是,台灣流行樂壇無論在創作和宣傳上,都進入了大鳴大放的嶄新時代,影響力之深遠,無論你有沒有恭逢其盛,對那些現今仍叱咤樂壇的天王天后肯定都不陌生。



「丘丘合唱團」台灣第一個搖滾樂團

丘丘合唱團
丘丘合唱團
延續「後民歌」風格的「丘丘合唱團」,由新格唱片在82年推出的第一張專輯《就在今夜》,被視為本地搖滾樂團始祖,主唱金智娟的沙啞嗓音與前輩女歌手們細致婉約歌聲全然不同,加上強勁的節奏,大大撼動樂迷的心,專輯同名曲《就在今夜》,和其他主打歌《為何夢見他》、《旋轉木馬》、《河堤上的傻瓜》,那個年代的年輕人全都能朗朗上口。

              

小編私心鍾愛《為何夢見他》,年少時說過的再見,午夜夢迴之際偶爾浮現腦海,不是撕心裂肺的情傷,反而像是對自己過往的回顧……「為何夢見他,那好久好久以前分手的男孩又來到我夢中,為何夢見他,那男孩在我日記簿裡早已不留下痕跡。」

             

羅大佑堪稱台灣華語樂壇的轉捩點

羅大佑
羅大佑

和「丘丘」仍帶有民歌的純情TONE調不同,加入1981年成立的滾石唱片、1982年發表第一張專輯《之乎者也》的羅大佑,一登場就是充滿懷疑與批判,《鹿港小鎮》在思鄉之餘最重要的是低吼「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鄉沒有霓虹燈」;非一般情歌的《戀曲1980》開宗明義就說「你曾經對我說,你永遠愛著我,愛情這東西我明白但永遠是什麼」;與從小就自帶孤獨的因子的《童年》–「就這麼好奇就這麼幻想,這麼孤單的童年」。

            


           

向日本取經打造東洋風偶像

林慧萍
林慧萍

金瑞瑤
金瑞瑤

80年代初一股吹自日本樂壇的東瀛偶像風,仿效松田聖子、中森明菜的台灣玉女歌手輩出,當時歌林的林慧萍與金瑞瑤堪稱兩大山頭,一是眼神憂鬰唱功了得,一是完整複製日系可愛風。林慧萍的「往昔」翻唱自松田聖子的「Only My Love」:「一朵盛開的花如詩如畫,你的微笑多芬芳高雅高雅,可愛的你不知到那裡去,卻留下了無限情誼。」金瑞瑤則有翻唱河合奈保子「Smile for Me」的「飛向你飛向我」:「飛向你,飛向我,海鷗海鷗海天深處樂悠悠。」

          


         

文青氣息詞意深受年輕人喜愛

潘越雲
潘越雲
從成立開始,至今仍對華語歌壇影響力極深的滾石唱片,幾乎就是80年代台灣國語流行歌的代名詞,多張專輯和歌手,張張暢銷、各具特色。和羅大佑合作的有潘越雲的《天天天藍》、張艾嘉的《童年》,「不知情的孩子他還要問,你的眼睛為什麼出汗」等文青氣息濃厚的歌詞,深受青年學子的喜愛,此外,鄭怡《小雨來的正是時候》(拍譜唱片發行)則讓製作人李宗盛聲名大噪。

陳淑樺在80年代成為都會女性代言人

陳淑樺
陳淑樺
他於1984年加盟滾石後,製作張艾嘉的《忙與盲》、發表自己的第一張專輯《你是我生命中的精靈》,並陸續製作了潘越雲的《舊愛新歡》、周華健的《心的方向》,和陳淑樺1988年的《女人心》(專輯中有「那一夜你唱了酒」、「別說可惜」等),與1989年寫下華語流行樂壇第一張百萬銷售紀錄的《跟你說 聽你說》,當中的「夢醒時分」–早知道傷心總是難免的,在每一個夢醒時分,有些事情你現在不必問,有些人你永遠不必等–傳唱至今。

        

       

另一山頭飛碟坐擁天后和偶像天團

蘇芮
蘇芮
張雨生
張雨生
除了滾石外,80年代另一大龍頭唱片公司是飛碟唱片,除了天后級的蘇芮、蔡琴、黃鶯鶯,天王歌手則有王傑,以及88年高唱「我的未來不是夢」、次年發行《天天想你》的張雨生。83年讓蘇芮聲名大噪的同名專輯,與電影《搭錯車》合作,同時也是台灣首張電影原聲帶;84年的《驀然回首》裡則有「心痛的感覺」,用滄桑的嗓音唱出刻骨的情傷。

      

     

憂歡派對
憂歡派對

除此之外,飛碟在華語歌壇更為人津津樂道的豐功偉業,還有打造小虎隊、憂歡派對、紅孩兒、紅唇族、星星月亮太陽等男女偶像團體,專輯《新年快樂》中,可以看到憂歡派對帶著剛出道的小虎隊向大家拜年,小虎隊旋即以同張專輯中的「青蘋果樂園」成為最強青少年偶像。    

齊秦
齊秦

張清
張清

綜一唱片則有和姊姊齊豫不同、外型叛逆、歌聲卻溫柔深情的齊秦,在1985年留著長髮發行《狼》專輯,讓「原來的我」紅極一時,87年《冬雨》中則有「大約在冬季」、「外面的世界」;張清芳也在85、86年由點將唱片推出《激情過後》和《昨日夢已遠》(主打歌「我還年輕),清純的形象和高亢嘹亮的嗓音,奠定往後天后的地位。有「搖滾教父」之稱的薛岳同樣出道於80年代,85年的第二張專輯《天梯》有〈機場〉、〈溫柔的拒絕〉等多首動聽好歌,去年底曾舉辦薛岳逝世30周年的紀念活動,足見他對樂壇的貢獻和重要性。

   
  

 

歌壇團結 大合唱

1985年受到英美等地歌手為救助非洲饑荒大合唱「We Are The World」等歌的影響,台灣各大唱片公司也幕前幕後精銳盡出地集合起來,並由60位歌手演唱、錄製了「明天會更好」,此舉轟動當時兩岸三地的華語歌壇,去年更有新生代網紅們為了替疫情下的台灣民眾打氣,錄製了復刻版。同樣的模式到了1987年,是為了動物園搬遷至木柵,由滾石發行了「快樂天堂」,89年則是因六四事件的發生,各大唱片公司歌手再度合唱「歷史的傷口」,這幾首膾炙人口的歌壇大團結歌曲,為80年代歌壇寫下光輝的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