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邱澤/吳慷仁/陳柏霖/吳青峰|Rebel with Love

SUBSCRIBE

ENTERTAINMENT mc愛音樂

艾怡良創作新專輯《偏偏我卻都記得》首波主打在愛裡無〈貪〉不歡的懺悔之作

睽違三年之久,「唱作天后」艾怡良終於推出2021全新創作專輯 《偏偏我卻都記得》,首波概念主打〈貪〉將於10/14全亞洲首播,單曲和MV也將在當日晚間九時同步上線。

Photo、Video / 環球音樂

艾怡良創作新專輯《偏偏我卻都記得》首波主打在愛裡無〈貪〉不歡的懺悔之作

日前深夜「唱片天后」艾怡良,無預警將她社群粉絲團頭像化為全白,像是蓋上白布,亦或是留白的畫布,讓人充滿無限想像,並在po文中寫下:

那些想忘記的回憶,總選擇蓋上。無意間掀開,我這個人,偏偏卻都記得。「要提起勇氣再愛之前,先好好懺悔。」

#艾怡良2021全新創作專輯

看而上面這則訊息圖文的許多網友還以為是網路壞了,才全白顯示,一直在畫面出現,讓有的粉絲高呼喜歡這留白的想像,坐等「唱作天后」艾怡良的下一步。而在數小時後,頭像換成了畫架,上面放著一張即將被揮灑藝術的畫布,也因為嗅到天后有新動靜的歌迷們開始一連串驚呼著:「一步一步揭開了,太期待啦!」、「第一波就要虐大家啦?來吧!」、「光看文案,就已經起雞皮疙瘩了!」、「終於不用只循環播放< Forever Young>了!」道出大家對艾怡良的新專輯苦等了近三年之久的心聲。


艾怡良用繪畫和歌曲創作「她的自溺,我們的療癒」

在這一則艾怡良即興作畫的影片內容裡,一幅描繪人性內心各種慾念的畫作,從社群開始渲染,是作為將推出個人第五張專輯《偏偏我卻都記得》的艾怡良,帶來藝術性開場與概念前導。艾怡良描繪剖析眾生情感,詞曲如藝術品一般深刻動人,歌曲的起承轉合,加以她歌聲獨有的氣息,擅長的低吟淺哼直搗人心,「她的自溺,我們的療癒」就是這樣特有的氛圍,引領我們走進一個藝廊,駐足在這裡端詳、投射、著上自己情感的色彩。

抽象的慾望躍然到畫布上 翻轉後蘊藏「貪圖」無極限!

在這個影片中,艾怡良也用其擅長的壓克力畫,以「貪‧圖」為概念即興創作,大膽的色彩與線條,把抽象的慾望躍然到畫布上,色彩裡有紅色的炙熱與酷黑的冷靜,對比的衝突展現內心與自己的對話,眷戀擁抱著的兩人,在畫面翻轉後更帶出蘊藏的「貪」字,呈現出人們對慾望追求的無極限。

只是看似永無止盡的需求,其實也並非壞事,像是情感中貪念對方能和自己有對等回應般的引喻。繪畫對艾怡良來說,是一種藝術治療,在這幅名為「勸戒」的畫作,則是她構思了一天,畫了近三個小時才完成。新專輯《偏偏我卻都記得》的製作期則花了三年時間,於是她這次將藉由歌曲、畫布,跟大家分享這三年來的感性面貌,艾怡良說:「在創作的過程中,除了旋律、歌詞,還有很多像是電影般的畫面會出現在我的腦海裡,這次有畫作的展現,與新歌一起呈現給大家更完整的艾怡良。」

睽違近三年,艾怡良即將推出全新專輯作品《偏偏我卻都記得》,讓她回想起從2018年《垂直活著,水平留戀著。》深獲各界肯定,〈Forever Young〉也讓艾怡良首獲最佳作曲人殊榮。2019和2020則是以不同形式跨足電影界,2019年先是演唱施立導演《野雀之詩》電影主題曲〈愛比死更寂寞〉令人驚艷,2020年更發表了由自己出演女主角並自己創作的電影《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主題曲〈我這個人〉再度入圍金曲獎最佳作曲人,更讓初次踏入電影領域的她,在片中以反差又自然的演出,入圍了台北電影節最佳新演員獎項之外,演技與歌曲也雙獲金馬獎肯定,同時入圍最佳新演員和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獎。

現在艾怡良再從電影女主角身份回歸創作歌手,在2021年終,交出全新創作專輯《偏偏我卻都記得》,包含〈我這個人〉在內的11首歌曲,把生活裡的每個部分經過她細心的詮釋後,成為歌曲以音樂形式發表。

艾怡良X陳建騏全新懺悔之作,在愛裡無貪不歡!

艾怡良這次的專輯依舊與熟悉的製作人陳建騏再度聯手打造,專輯名稱《偏偏我卻都記得》其實並非任一歌名,亦非節錄歌詞,而是以專輯的名稱作為這次意念的「總結」,從這個帶著懺悔的角度,用歌曲一一告解。

製作人陳建騏這次在歌曲中除了使用鋼琴、吉他、合成器與大提琴等素材,編製出貼合艾怡良意志的編曲之外,更在作品中加入許多急促的呼吸聲與環境噪音,有了這些聲響,讓整首歌曲的貪念主題更顯張揚,以〈貪〉作為這次專輯的概念敘述,是艾怡良對自我與世界表達懺悔的方式,「要提起勇氣再愛之前,先好好懺悔。」即使我們想再提起勇氣做以前做錯過的事,前提都是,我們該好好懺悔。

這首首波概念主打單曲〈貪〉的詞曲由艾怡良獨自完成,歌詞中「兩手空空了,也不見得愛得太收斂。」有時候你以為,那些都是愛,其實只是貪。透過艾怡良總是擅長以看似旁觀者的角度文字,描寫主觀意志,那種其實看似不服輸的示弱,正是許多人感情裡無法避免的貪念。有時候愛著一個人,並不是這麼大方到可以把這些愛,輕易地分給別的人事物。延伸到生命裡,對於那種極度希望得到的,其實往往也只得到了一小部分,微乎其微,即使你用盡全力,甚至自不量力。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