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明星新聞

【獨家專訪】蔡依林 快樂才是正經事 (下)

今年是我出道的第15年,會想跟當時15年前的自己說:謝謝她,很多都是經驗的累積,不管是開心的、辛苦的,還是有壓力的,都是個機會、經驗。要相信自己的未來會越來越好,不要受到侷限。

採訪撰文/Anais Y. 造型/蕭景引 攝影/陳明聖

化妝/簡淑玲 髮型/Johnny Ho @ 

今年是我出道的第15年,會想跟當時15年前的自己說:謝謝她,很多都是經驗的累積,不管是開心的、辛苦的,還是有壓力的,都是個機會、經驗。要相信自己的未來會越來越好,不要受到侷限。要相信未來會更好、會更加成長,這是人類一定會遇到最精采的未來,所以每個人都要有這樣的信念,不管是否現在正在掙扎當中都要相信這樣子的安排。愛情也是,要接受自己、愛自己,你才能在愛裡面比較自在。 

第一次的演唱會
我人生中的第一個貴人,應該是第一個經紀公司的老闆。是在MTV歌唱比賽之下,他把我簽下,才把我帶入行。1999年,當時我19歲,出道後,第一次經紀人帶著我去看阿妹的「妹力四射」演唱會,那是第一次知道什麼是舞台魅力。
 
早期,我開滿多演唱會的。一開始都是免費演唱會,以前很風行這種現場演唱會,有一個叫《Super Live》的電視節目,要在中正紀念堂唱現場。我當時是新人,緊張得要死,只記得那時候唱歌,小可愛一直滑下來,完全不知道要怎麼辦,畢竟我還很生澀、很新,就連唱錯了,我還說「可以再重來一次嗎?」。
 
當然也有很長一段摸索「怎麼現場表演」的階段,以前會擔心自己表現不好、忘記舞步,那都要訓練出來。因為演唱會也會有不少新東西,所以大型演唱會的練舞保守都要一個月,有時候也會壓縮到兩個禮拜,不過,幸好我是視覺記憶的動物,通常有舞步就會記得歌詞。
 
我的第一支麥克風呢,是公司買來用在演唱會上的。麥克風的重要性是,要有會配合使用的人跟著你,讓你的聲音更透亮,因為歌手的聲音很重要。但是,因為我表演衣服很複雜,所以我上台前是沒有幸運物的,一切只能放在心中。
 
第一次七十二變
第一次做不斷換衣服的表演,是在金曲獎上跳〈看我七十二變〉,非常、非常緊張,開場是很大的裙擺,舞者都在底下。後來現場表演,就變成常常要穿到三套以上。跳舞的時候,衣服都很緊,會箍著你的軀幹,動作沒辦法很伸展,而且衣服又很重,加上高跟鞋,整個很像歌仔戲那樣,一切都很重。常常一下台就傷痕累累,刮傷啊、拉傷啊。
 
當然這樣的表演很需要細節,有時候開演前聽到有不完美的細節,我還是會對旁邊的人生氣,我生氣不是會吼出來的那種,但是大家都看得出來我臉很臭。畢竟我是處女座的,很要求完美,只是每個人對自己的工作有所要求,所以不滿意時只能告訴自己要調適。 
 
舞台會像有一個保護色,大型的演唱會時,我會覺得自己跟舞台融為一體,就算穿得很性感也會很自在。但是拍照的時候就跟現場不太一樣,有沒有準備好都不一定自在。但演出就像運動選手一樣,會時好時壞,只要盡當下的力就好了。
 
因為在表演時,你要去累積你的表演經驗,當你可以表現出最自在的樣子時,就會讓人覺得是一種享受。只要自己很自在,不要一直挑自己毛病,觀眾也可以感受得到你的能量。犯錯是一定會的,我的鋼管老師會跟我說,你跳錯就跳錯了,不要再去想。我們表演者總是會很在意,但就是不要去想他。講起來很簡單,但,「不在意」,其實是需要練習的。
 
第一次演出十支錄影帶
坦白說,我最喜歡自己工作的一部份就是,我很喜歡做新的東西。不管是演唱會或什麼,我不喜歡一陳不變。就像做事情的時候,我不太注意小細節,旁邊的工作人員比較會注意,但我很在意學習、表演方面,是不是能更好、再創新。
 
之前也會趁放假的時候去上烘培、健身、網球的課,學習怎麼裝飾一個蛋糕。也曾經去英國上皮件課,去紐約上呼吸跟聲音的課程,在台灣上表演跟聲音的課,如果有美國來的客座老師,我都會去報名,跟劇團的人一起上課,畢竟舞台很大,不應該只侷限在錄音室。
 
這次新專輯,我也參與了很多前置作業。一直都覺得這些參與是必要的。
 
新專輯《呸》的概念是「Play」,每個人來到世界上都是個角色。而我想扮角色的原因是,之前看了舞台劇《悲慘世界》《戰馬》《Billy Elliot》,覺得很有趣,就像演唱會的形式,只是多了戲劇部分。劇中每個人好像都想成為大人物,但其實他們都是主角,來到這世界上不論是什麼職業、什麼樣的性別,每個人都有任務在,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角色。所以才想有這樣的專輯手法,也透過音樂和表演型態,體驗別人生活的感覺。
 
這次即興演了很多角色,有開心的、生活化的、有戲劇感的。並沒想要拍得很嚴肅,專輯是個「玩」的概念,就好像你出生不是為了來受苦,每個角色都應該有有趣的一面。而且我很喜歡笑,所以也希望能將笑容傳給大家。
 
第一次運用自己的力量
第一次運用明星的力量,是在高雄有個肌肉萎縮症的小孩,透過一個人送書給我,書裡面有寫到三個老師,其中一位是拍紀錄片,他來找我的經紀人湯姆,跟他說,這個小朋友從小到大最喜歡的人就是我。湯姆跟我轉達以後,我們就決定去高雄看他。
 
去他家探訪時,是小朋友的爸爸開車來高鐵站載我們的。他是肌肉萎縮症,也就是俗稱的漸凍人。這件事比「Ice Bucket」的活動還要早,當時大家都還不太熟悉漸凍人這個病症,但家長抱持很大的希望,所以當時我很緊張,很怕我會哭得唏哩嘩啦的。
 
我覺得這些病童、跟疾病抗戰的人需要很多正面的東西,很佩服他的意志力之外,也很佩服他的家長,他們承受很大的壓力。後面他必須用打字溝通,他有先預錄他後事的影片,看了很感傷。應該是為了不想讓他們有遺憾,才想說,盡自己一點小心意。
 
還記得他看到我的時候,露出很驚訝的表情。他很驚訝,我怎麼會出現在他家。你可以看出他的情緒,從眼神看出他很開心。儘管那時他已經不方便動了,但還是請媽媽幫他打扮整齊,頭髮、服裝都有特地裝扮。那是一種完成經驗的感覺,是不太一樣的力量。人的力量、勇氣是無窮的,從他們身上可以看到想要好的意志,很佩服他們之外,也突然覺得,生活中的壓力或小細節其實不必這麼在意。
 
第一次放輕鬆旅行
我小時候比較內向、嚴謹,處女座的個性,會對自己比較嚴格,現在才比較不會。前幾年放一個長假之後,開始盡量接受不完美的自己。完美,現在對我來說,應該是用放鬆的角度呈現。很多事情可以換一個角度想就比較放鬆,不會這麼執著。
 
當年因為我才剛上大學就出道,所以很難去認識系上以外的人,但我好朋友幾乎都是國小國中高中的朋友。當藝人以後,你會比較小心,不太敢隨便交朋友,會更小心一點,不過我的朋友都蠻久的。她們比較懂你的笑點,有相同的習慣,我覺得這是蠻幸福的事情,例如不用害怕說的話,對方覺得不好笑之類的。即便是現在,我們還是會常常一起去吃飯、看電影、喝咖啡。
 
放假的時候,有時會去旅行。自己旅行的話還是會選擇都市吧,不知道是不是這個行業的關係,很喜歡買東西,所以都市是最好放鬆的地方,到首爾會去新沙洞、明洞、東大門逛街。我也很喜歡去東南亞曬太陽,喜歡夏天,不喜歡冬天的厚重、寒冷。以前很怕曬黑,很想美白,但後來就放棄了,覺得自然就好,因為越是不想某事發生,某事就越容易發生。反正我也不可能白到哪裡去,健康就好。
 
但是,我們有夥伴喜歡計畫,所以出去玩的事都會交給她做規劃,我們只要從她給的行程中做選擇就好。記憶最深刻的一次,是去利物浦旅行,去披頭四的博物館,感覺很特別,而且冷得半死,但是在那邊感受一下披頭四在當地表演的感覺,然後我們大家睡在一起,很像以前的高中宿舍。
 
而且出國的時候,我還是很喜歡叫朋友打扮,希望他們把邋遢的形象收起來。如果大家都穿一樣的主題,會覺得好玩!就像去年萬聖節,我們就設定主題是公主系列,我扮的是白雪公主裡的壞皇后,以為大家會扮迪士尼的公主,結果沒想到其他人是扮愛麗絲夢遊仙境裡的撲克牌士兵。
 
蔡依林的第一個15年
今年是我出道的第15年,會想跟當時15年前的自己說:謝謝她,很多都是經驗的累積,不管是開心的、辛苦的,還是有壓力的,都是個機會、經驗。
 
這些年來,爸爸媽媽,還有姊姊,都蠻心疼我的,也非常謝謝他們的包容。也很謝謝彭姊,在我合約糾紛時幫了我,一直銘謝在心,向來只要是我喜歡,她都會支持我。
 
要相信自己的未來會越來越好,不要受到侷限。現在很多人壓力很大,容易把小事越想越嚴重,我以前也是會這樣,覺得前途很鳥,但要相信未來會更好、會更加成長,這是人類一定會遇到最精采的未來,所以每個人都要有這樣的信念,不管是否現在正在掙扎當中都要相信這樣子的安排。愛情也是,要接受自己、愛自己,你才能在愛裡面比較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