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明星新聞

莉莉柯林斯Lily Collins 找到自己最合適的樣子,就是美麗

採訪/陳柏睿 翻譯/李佩琪  攝影/Margaret Zhang 圖片提供 / DR

人生永遠不缺良籤。你以為她們的美麗輕而易舉,其實那都是在挑戰與為難之中的學習。這一次,就讓 Lily Collins 告訴你怎麼找到美麗的配方吧!

Q:有個知名的爸爸,這曾經讓你困擾過嗎?關於自我意識覺醒這件事,曾有過任何轉折點嗎?
A:當我第一次碰到經紀人的時候,他問我:「妳到底有甚麼地方特別的?每個住在洛杉磯的人都是誰誰誰的女兒或表親」也許是吧… 我的父親也許一開始是我成長背景中最值得注目的一件事,但現在我已經演了八部電影,有些年輕人開始會問我:「嘿.. 我愛你的電影,但我媽愛妳爸」,我很高興我可以跟我爸說這個消息,但是其實這也無法定義在電影圈、在職場上,「我」究竟是誰。
 
我的家人和朋友都是會對我直言不諱的人。他們敢跟我說,「莉莉,妳怎麼會這樣?」…雖然我從沒讓他們這樣嚇到過,但如果有必要,他們一定會毫不客氣的這麼做。家人和朋友是我的依靠,我和他們在一起的時候不會討論我的工作,能這樣切割是很好的事。我們休息、閱讀、看電影… 我很珍惜這些特別的時光,讓我還能感覺自己像個普通人。
 
Q:誰是你在電影圈的偶像?
A:奧黛麗赫本一直是我所崇敬的偶像。她是這麼優雅:她的姿態,她的舉止。看著她的照片時,我看到的不是彩妝,而是她用全身的一切──從頭到腳──來表達她自己或是她扮演的角色。
 
我的母親也是我心中的女神,我們很親密。她有著她的年齡該有的美麗,數字對她來說根本沒有意義。她的笑容美得不可方物。還有海倫米蘭;她只要站上紅毯就是目光焦點。她很勇於嘗試時尚,把頭髮染成各種顏色──不怕冒險。年齡一點也不重要,只要妳覺得自己年輕而且快樂,誰能擋得了妳?我覺得這是美麗和時尚上共通的道理。只要妳自己覺得很棒,就這麼做。
 
Q:要如何內在得到快樂、外在也顯現光芒?
A:隨著年紀漸長,我越來越能接受以前我認為是缺點的部分。我16歲開始當模特兒,開始接觸到這一行的黑暗面。成長過程中有個鼓勵我欣賞自己與眾不同處的媽媽,後來卻突然之間投身於一個大家想盡辦法要達到統一標準的行業,這其實讓我相當困擾。
 
所以,我知道當模特兒並不適合我,因為我想追求的並不是著重物質性的成就。隨著年齡增長,我不再把自己的力氣花在以往讓我喪失自信的部分。我的身體來自遺傳基因,這就是我該有的樣子。我不會是高個子或是別的身材──否則我就得去做些自己並不認同的事。只要我銘記這一點就會釋懷很多。有些流行趨勢確實很酷,但若是不適合我,對我又有什麼意義?
 
 
Q:你漂亮的眼睛,常常會讓觀眾覺得你是一個聰明的公主,但是你會不會有真的很想試的角色呢?
A:重點在於我覺得有沒有挑戰性。我從來不想當故事裡的甜姐兒。我想要跳出框框,我想要自討苦吃。身為演員,扮演的角色越困難,就能學到越多;這樣的角色是在幫助妳挑戰極限,發揮自己都不知道的潛能。我認為被一個角色嚇得目瞪口呆的感覺最棒了。
 
Q:你可以告訴我們,以下場合:1) 去參加奧斯卡 2)去參加朋友的派對,你會化什麼妝容嗎?
A:我現在還很迷之前到羅馬參加電影《真愛繞圈圈》首映時的妝髮。我穿了一套紫色的 Elie Saab 長禮服,彩妝師 Polly Osmond 和我配了一個深紫色的唇彩,用的是蘭蔻的絕對完美唇膏;至於眼妝,我們用了美麗的新絕對深邃五色眼影。我們選擇了古典的好萊塢手指波浪髮型,整體造型非常優雅,讓我永難忘懷。
 
另外,還有一次是幾年前的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慈善晚宴 Met Ball。當時的主題是龐克風,而我是第一次跟彩妝師 Molly Stern合作。她幫我打造了一個超瘋狂的龐克妝,比服裝還要時尚。我喜歡把走紅毯當成一個玩樂的機會,特別是在我這一行,妳的造型實驗可以讓人們看到妳以前從未展現過的面貌,要是每次打扮都一樣就太無聊了。
 
如果是一個約會或是朋友的派對,我希望看起來比較清爽有朝氣,我會選擇具有光澤感的妝容。但是如果我今天想強調唇妝、眼線和睫毛,就會選擇霧感底妝。在日常生活中我比較喜歡水潤有光澤的肌膚質感──就像是剛做完臉一樣。氣墊粉餅就很適合打造光澤妝感、以及補妝,想要提神的時候就拿出來拍一下,因為不用帶一大瓶粉底液,也不需用到刷具,妳可以悄悄補好妝。
 
Q:擔任蘭蔻代言人,你可以分享你的美容小秘方嗎?
A:我在日常保養彩妝這方面有點懶。我相信臉上的東西越少,一天下來就越不會有東西出錯(笑)。我起床的第一件事情是在臉上大量潑水,然後我會用洗面乳洗臉,接著使用超進化肌因賦活露。不管外面是不是大晴天,我每天都會擦防曬。我只用少許粉底,輕拍在膚色不均的地方。我的雀斑不多,我也不想把雀斑遮掉。我最後會刷幾下GRANDIOSE黑天鵝羽扇睫毛膏,再依據當天的行程決定要用護唇膏或口紅。此外,晚上我拍完電影或是跟朋友出去玩之後回家,不管多累我都一定會卸妝洗臉。每隔幾週,我還會敷一次超保濕的面膜。
 
 
Q:這幾年在妝容上給自己的挑戰?
A:我不是櫻桃小口,眉毛又濃,所以我以前很怕同時強調眼唇的妝容,所以總是死守同一種畫法──煙燻眼妝搭配裸色唇妝──不過這幾年來我更勇於嘗試了,特別是在唇膏方面。
 
Q:你喜歡買什麼樣的 fashion 小物?
A:我發現我出門會去找別人沒有的東西。我在英國的時候,則都是去逛 Selfridges、Vivienne Westwood 和 Topsh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