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明星新聞

陳庭妮 躍動的心突破自我 愈活愈年輕

「身為演員,妳必須要有很強的定力,才能持續往電影的夢想前進。這漫漫長路是一段寂寞的過程,妳要能忍受空檔即是失業的折磨,才能迎接下一次機會。」陳庭妮說起她的電影路,眼睛亮著光,她形容:「我認為這是一種執念的浪漫。」

撰文/Florian Jiang 攝影/陳明聖 服裝造型/戴希 化妝/史丹利 髮型/Ting

 陳庭妮是台灣第一批試管嬰兒,母親經歷五次失敗才終於懷上她,早已是高齡產婦的年紀。對母親不顧年齡限制勇敢圓夢,她說:「以前不懂,總覺得沒有就沒有,何必這麼辛苦?」年少的她認為那是「隨緣」,凡事無需強求。

好玩參賽「夢幻之星」,十八歲奪冠一夜成長

   年僅十八歲的她一夜成長,開始明白,所謂的「隨緣」,並不是什麼都不做等待一個結果,而是經過努力後,把結果交給上帝;既然幸運趕上那陣子的名模熱,總要做些什麼把握這樣的機會。「如果真心愛,就不可以這樣漫無目的的等待機會。妳能等多久?妳必需做些什麼去改變現狀。」上帝看見她的努力,一連三部的《真愛》系列戲劇大熱,她嘗到走紅的滋味。

《真愛》系列初嘗走紅,電影夢在心底萌芽

   也因此,陳庭妮珍視也珍愛著每個年紀的自己,「人生無法省略」,她用心感受每個年齡的悲傷與欣喜,聆聽歲月給她的方向。然後,她聽到心底的聲音:她要拍電影。然而並沒有電影上門。她急,急著和經紀人討論、急著找出問題,「我要解決問題才能跳脫啊!」製片導演卻異口同聲:「只是覺得角色不是妳。」如此的答案實在令人氣餒,但陳庭妮說,「每個人都要有目標,不該輕易放棄。」她堅持對電影熱愛的執念,義無反顧。

熱愛電影義無反顧,《失控謊言》入圍金馬

   寂寂等待的日子如濤濤逝水,嘩啦啦的沒有盡頭,一等就是好幾年。她生命中的貴人樓一安導演終於出現,她接下處女作《失控謊言》,「其實我一開始很遲疑,怕駕馭不了這樣的角色,害了其他演員。」陳庭妮表示,但周遭人的鼓勵推著她往前走,她說:「我永遠感謝樓一安導演,也一直佩服他敢啟用我的膽量。」

   《失控謊言》讓她一舉入圍金馬獎最佳新演員,陳庭妮並沒有被這榮耀沖昏了頭,反過來檢視自己。「我是碰撞出來的演員,不像其他人經過有機的訓練,身上像有無數的抽屜,隨時可以轉變各式聲調及肢體動作,所以決定去學校學習。」

北京中戲進修演技,「台灣姊姊」不再年輕

她在北京中央戲劇學院進修,因為最年長,被稱呼「台灣姊姊」,驚覺入行時被導演說「妳有的是什麼?妳只是年輕而己!」的她已不年輕,但有什麼關係?只要有自信,什麼時候都可以追尋夢想!她說:「我對年紀一直很有自信,不管從前的黃毛丫頭或現在的輕熟女,每個年紀都有每個年紀的美,我不會把自己落入年齡的框架。」

這樣的自信,讓她勇敢演出新片《盜命師》的電子花車女郎,對這個和她生命懸殊的角色,陳庭妮說:「只是外在看起來迥異,但本質上,『我』和戲裡的人物,都擁有讓自己活下去的方式、都是努力過生活的人,我不覺得『她』離我太遠,身分只是她的一小部分,重點是她人生的起承轉合。」

不會落入年齡框架,喜歡各階段的自己

她認為這些都是《失控》後的體認。她說:「以前碰到角色上門,我會直覺反應,這不是我,我沒辦法演鋼管女郎。但現在我有自信,我就是她,我可以轉化自己,變成那個角色。」

歲月增長了年齡的數字,但也給了她人生的智慧,「歷練急不得,所以我喜歡每個階段的自己。我有時會檢視過去的日記,回顧那些開心的、難過的事,感到無限驚詫。當時怎麼會有那麼多的情緒波動?但那都是我。雖然回去看年輕時自己的外貎,確實回不去,但這些年看到的人生風景,真的和以前不一樣。」青春從來教人追悔,然而時時保持一顆躍動的心,反而讓陳庭妮愈活愈年輕,更勇於嘗試各種年少時不敢去做的事,她說:「想做什麼就放膽去做。別人的讚美不是唯一,自己的肯定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