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蔡詩芸|New Adventures

SUBSCRIBE

ENTERTAINMENT 明星新聞

《追兇500天》小薰:「用冷來保護被瓦解的傷,也用笑來支撐勇氣保護家人。」

進入角色靈魂的小薰(黃瀞怡),在《追兇500天》表演中,內心總是踩在高空鋼索上,從小被母親家暴而承受的內心黑暗面,讓她就算傷口結痂也不斷隱隱作痛,為了詮釋內心傷痛而顯露崩潰情緒,將緊緊揪住陌生的你我。

Photo / 七十六号原子、小薰IG

《追兇500天》小薰:「用冷來保護被瓦解的傷,也用笑來支撐勇氣保護家人。」

myVideo迷你劇集《追兇500天》中小薰因從小原生家庭暴力問題影響了她的心理,雖然婚後隨丈夫經營餐廳感覺擅於交際,但於內心早已築起高牆,仔細察覺下她在感情面所散發的冰冷,其實也更令人心疼。劇中她被懷疑謀殺親夫,雖是以一起重大事件為開端,但那只是事件,劇中真正在於人的情感、家庭的困境、現實的掙扎,以及標籤的貼上與如何撕下的真實環節,這些在真正生活可能都是近乎釐米的些微距離,可遠可進。

只是處在高壓的環境,容易去把感觸拋棄或刻意遺忘,這次藉由戲劇來貼切命中社會的寫實性,也是冀望觀眾在觀看同時喚起新聞事件中觀眾所沒察覺背後的痛。小薰這回跨幅不同的情緒層次,漸漸堆疊,讓觀看者跟著情緒走,一同垂淚。這時間,是不用去想背後是不是要拋出甚麼議題或者發人沈思的對話,陪同角色情緒開展的瞬間,也意識到人生需要的溫暖有多重要。

用冷來保護被瓦解的傷,也用笑來支撐勇氣保護家人

今年在金穗獎拿下最佳女主角的小薰,近兩年接下作品多是黑暗題材,這回《追兇500天》幾乎讓她幾近情緒崩盤,「這角色的內心刻劃層面很多,她是人家的好媳婦,然後又是她丈夫的太太,和需要照顧自閉症弟弟的姊姊。不管是在親情或愛情上,承受的壓力還蠻大的,尤其要為家人背負責任」。但她認為拍戲過程並不是重情緒的戲,而是當自身已進入角色後,已經對她有了同感,當要闡述一些事實的時候,那個情緒會相當揪心。

劇中面對的痛,其實都是環境一刀一刀的刺下傷口,小薰劇中可以剛毅、堅強,但也既脆弱與悲憤,她就算微笑也是絕望,她的靈魂彷彿是被踐踏的,所有悲憤只能躲和藏,椎心刺骨無法表達,戲裡她用冷來保護被瓦解的傷,也用笑來支撐勇氣保護家人。

小薰為了感同身受被受暴著的心理創傷,去看了許多同類型電影,也聽了一些演講,「我想探討被家暴的人他們心理面的狀態,跟他們精神上面的狀態是什麼,然後再來就是,我覺得做功課不難,難的是在於你到現場要拍戲的時候,你要把做功課的東西都丟掉,可是並不是叫你完完全全的就忘記,而是你要把他毫無痕跡的演出來」。她形容最後角色如何符合現場,要怎麼演或跟誰對戲,都可能要再經過細節調整的調整,對她自己而言是作為演員比較有挑戰的地方。

藉由戲劇傳達愛,為女性發聲

社會刑案的發生往往司法可能只制裁了兇手,但在悲痛之後,社會該是默默承受,還是從動機去理解加害與被害者,不同的論述觀點也被討論多時,只是仍未獲重視。但那可能影響的層面是社會秩序出現的警訊,包括家庭及教育環節的品格成長,也牽涉社會經濟的結構。《追兇500天》是真實刑案啟發的作品,小薰認為女性犯罪一定事出必有因,「我覺得沒有一個人可以天生下來就想當這麼壞的人,她一定是被欺壓、被壓抑了很久,她才會做出這樣的行為」。

「我其實還滿同情和心疼劇中角色,因為女生畢竟在這個世界上的地位,妳再怎麼強,再怎麼厲害,都還是比男生再弱一點點,或許藉這部戲或許可以為女性發一些聲,獲得一些關注」。劇中的小薰的堅忍都是為了保護家人,就算傷痕累累也充滿愛的傳達,表現上更讓戲劇增加了可看性。故事中不管接下來是不是拋下過去,重新起步,但知道戲劇猶如種子,看劇時,我們可能只需要一條毛巾陪著拭淚,但只要藉此延展自身對環境多了一份期待,比如從學會如何幫助家暴受害者,多關心身邊的人事物,都是一個重新美麗的開始。

《追兇500天》8/28 myVideo懸疑登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