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孔劉|Precious Season

SUBSCRIBE

ENTERTAINMENT 明星新聞

莫子儀從《追兇500天》豐富角色多層意義,找到演員的加值與價值

第55屆電視金鐘剛公佈,莫子儀因myVideo迷你影集《追兇500天》獲評審青睞,入圍迷你劇集最佳男主角。劇中他將演出有些怪咖行徑的警探,除了個性偏執、有話直說外,觀察力與記憶力更是一流。不過卻因工作而經常性的把家裡當旅館,進而觸發婚姻狀況。於此同時,他在工作中也因一起重啟調查的謀殺案,察覺到自身於婚姻問題中產生的矛盾,並發現本身有著情緒失控的問題。

Photo / 七十六号原子

莫子儀從《追兇500天》豐富角色多層意義,找到演員的加值與價值

今年台北電影節莫子儀因電影《親愛的房客》獲得影帝殊榮,當時他說得獎是因為自己有一點點運氣跟大家的努力。然而他的努力正是把角色進入生活狀態中,其中某部份就是可以藉由角色為真實人生去與社會對話。他在新劇《追兇500天》演出具有「強迫性人格疾患」的角色,他為了進入角色情緒,尚未開拍前就開始花許多時間去研究關於強迫性人格疾患的領域,他透露自己在初期對故事中要描繪此病癥十分謹慎,「這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必須好好拿捏」。 

莫子儀要讓角色不被標籤化,更不能當作一個鬧劇來演出,反而是要表達更多的社會同感,這樣心態讓戲劇輪廓加強了寫實感,也更為了與真實環節搭橋梁而找到獨特魅力,在幫角色說話、寫故事同時,也是誘發出人性良善的同理心。

藉由角色道盡喜樂抑或渾身是傷的人生難題

只是在《追兇500天》當中,如何用戲劇衡量「強迫性人格疾患」病因,莫子儀試圖不直球對決,而是拐了一個彎來塑造人物,「譬如他會很要求所有的事情都必須按照自己的方法跟原則,也有很強烈非黑即白的道德判斷與是非對錯」。就在角色塑形同時他沒有要角色相對正常,反而是從缺陷中找到原因而去改變,這些內心轉折如同寫實生活中的我們抗拒挫敗的同時,其實也認識了自我。那些現實中不能被認可的,若能藉由戲劇傳達心境,也是演員對社會、環境能賦予的加值與價值,進而豐富角色以外更多層面的意義。

莫子儀對劇中的徵狀不是演出就好,因為光與導演討論故事就已進行好幾個月,他深究角色核心,道盡的都是生活裡不論喜樂抑或渾身是傷的人生難題。不論是角色或是故事,可能都在邊拍邊找的過程中多做一些創造,讓觀眾更能發現角色的成長,「尤其該角色,對於事情的判斷有種常人難以抗衡的執念,除了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覺和專業,也間接造成他在人際關係上的傷害」。

好看的戲劇要拉出的視野絕非單一性的角色建立,他坦言這回角色的性格轉化相當吸引自己,同時也坦白自己與角色有部份的相似,若不是演員身份,可能就會活成這個角色的樣子,「執著、固執、任性、反叛,有看不見的缺陷,和無法拋棄的良善」,不會偽裝自己的莫子儀,現實面的接觸的確有他說的那些影子存在,不認識的人以為他是刻意拉開距離,但當進一步,就會發現那就是他,執著但善良,固執卻溫暖,而任性和反叛都是要求自己要更好的狀態,那是他對自身的要求,也是他在生活裡去品嘗、反思進而到演員身上的最大努力。

為戲劇添加情感,各自有著瓶頸,但卻也各自美麗

莫子儀可能希望社會可以更好,所以藉由演員身份在表演的戲劇中呈現更完整的寫實感,但有時為了戲劇張力,他仍會引出一些讓人難以預料的行徑。就如同他想要在《追兇500天》中有著怪癖的性格,所以他大方的拿出本身具有的神經質,然後融合把角色拿到生活裡,親自去學起針灸。「在戲裡面,他就是一個篤信中醫,然後會自己幫自己針灸的一個怪咖」。雖然出現場次不多,但覺得既然角色是這樣的人,那他也應該去好好學習一下中醫,於是找了醫師朋友學針灸、中醫理論,從醫病史開始,進而拍攝時是扎扎實實的為自己針灸。這樣的形象除了更反映角色的偏執,也恰好形成角色某種魅力。

但要把形象充滿正能量的他,呈現怪咖形象,若未看劇還有點難以想像。導演蔡怡芬就坦言,她是看見莫子儀照片後感到他有一種「神經質」而去設計劇本,莫子儀也坦白神經質可能跟作為一個演員有關,也才會因此對許多細節敏感。但演員工作就是要不斷跟人接觸,也許正因為需要生活在團體中,他才開始與自我有了磨合,讓自己的固執跟神經質不這麼顯而易見,所以演出這部劇算是一種可以灑脫釋放的機會。

在《追兇500天》這樣的刑偵類型片,演員能把自我的一塊與故事結合,其實也正是一種加分效果。莫子儀從戲內人物以至戲外人生,就是遊走在自我探索中,去挖掘未知、意想不到的一面。不過角色對了觀眾的味其實還不夠,如何與寫實面相呼應才是真正挑戰。劇中演員包含莫子儀、小薰、林暉閔等,分別都有多場感情糾葛極重的內心戲要呈現,而莫子儀除了要顯現角色面對自我的掙扎,更在其中隱隱拋出給予人性溫暖的企圖,那怕仍是挫敗,卻像真實世界的我們,雖然各自有著瓶頸,但卻也各自美麗。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