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陳庭妮|Modern Vintage

SUBSCRIBE

ENTERTAINMENT明星新聞

獨家專訪|孔劉 Netflix 《寧靜海》驚悚來襲!「劇本讓我腦中滿滿驚嘆號!是等待已久的作品。」

睽違多時,孔劉終於重返小螢幕!Netflix獨家影集《寧靜海》的誕生,除了宣告韓國影視更加多元的戲劇類型,也展現了十足野心,令人讚嘆!

採訪撰文/廖崇捷 翻譯/Mia Chou 圖片提供/Netflix

獨家專訪|孔劉 Netflix 《寧靜海》驚悚來襲!「劇本讓我腦中滿滿驚嘆號!是等待已久的作品。」

《寧靜海》12月24日於Netflix獨家上線,由鄭雨盛擔任製作人,便已話題十足,找來包含孔劉、裴斗娜、李準等實力派演員,更讓眾人迫不急待。影集改編自導演崔恆勇同名短片,敘述在不遠的未來,地球因缺水導致生存困難。一群太空人前往月球上廢棄的太空站,執行取回神秘樣本任務,過程發生意外事件,揭開不為人知的秘密。

逐漸追上好萊塢腳步的韓國影視團隊,影集中加入別於以往的細緻特效,希冀讓觀眾更有置身其境之感,征服太空新版圖,他們又做到了更上好幾層樓的新紀錄。作為劇中吸睛的靈魂人物,孔劉早先短暫在Netflix人氣影集《魷魚遊戲》短暫現身,這次正式壓軸登場,飾演劇中登月航員隊長韓允才,有著別於以往的嘗試。在影集上線前1個月,我們搶先獨家訪問孔劉以及編劇朴銀嬌,聊聊這次參與《寧靜海》的感想。

等待已久的驚嘆號

人生作品《鬼怪》在劇迷心中留下難以抹滅的印象,小螢幕作品空白許久,對於孔劉來說,是否能有更突破性挑戰,成為這次點頭演出的關鍵,他說:「接到了《寧靜海》的劇中,閱讀劇本的過程中,腦中滿滿都是驚嘆號!我認為這是自己等待已久的作品,並且有必須演出的直覺。」

攤開孔劉的作品史,幾乎是在不同時間點,都能遇上符合當下時代潮流的故事,2016年的《屍速列車》便是最好的例子,被奉為 K-Zombie 經典。去年首次挑戰科幻電影暖身試水溫,這次則是整裝完備,展現企圖,孔劉繼續說:「無論劇本或角色具有何種獨創性,我認為在《寧靜海》這個作品裡,都有前所未有的新鮮感,因此值得一試。」

《寧靜海》讓我腦中滿滿驚嘆號!是我等待已久的作品。

善惡同體新魅力

航員隊長韓允才,背景設定是軍人出身,為營造憤世嫉俗及無法捉模的性格,和導演花了許多時間討論,孔劉說:「導演原本想要比現在劇中看到更為粗暴,如反派一般的效果,無法被觀眾立刻定義的那種類型,所以一開始是很模棱兩可的人物,而隨著劇情的進展,可以看到角色不同的一面。」

為了加深觀眾印象以及對於角色過去有所鋪成,在外型上也做了細節化的處理,他繼續說:「想了許多辦法讓韓允才更有血有肉。是不是要在臉上黑色特殊妝?或是皮膚曬得很黑?都曾在考慮選項內。不過最後我們選擇讓他脖子上有刺青,這也是過在我身上比較難得的作法。希望會有更粗獷的感覺。」由內而外細膩建構角色,專業不在話下。

無重力太空表演法

早先釋出的劇照中,演員們穿上太空衣帥氣的模樣讓人驚艷,不過原來戲裡神態自若的表現,都是「演」出來的?孔劉說:「導演有努力要讓我們演起戲來輕鬆,也盡量演出動作戲時看來自然,製作組精心準備了太空衣戲服。不過儘管如此,真的穿在身上還是頗為沈重。一開始不太習慣,腿上像是掛著沙袋還是鉛袋在運動,雖然很新鮮,不過因為從來沒試過,因此很生疏(笑)。」

故事發生在外太空,「無重力」表演當然也免不了,他繼續說:「為了展現無重力的狀態,這應該我演員生涯中第一次身上吊了這麼多鋼絲。劇中有一個非常驚險的無重力橋段,拍攝過程吃了很多苦頭。當下很期待最後的成品會如何?心裡想著說不定會誕生歷史性的帥氣畫面呢!」

一切都是為了希望

《寧靜海》透過科幻驚悚形式包裝,對孔劉來說,想傳達怎樣的目標宗旨呢?他說:「我想一切都是為了希望。有許多隊員孤軍奮戰,雖然一開始是因為不同原因而聚在一起,有各自的貪心、慾望,或是種種現實原因。不過最後他們都經歷了同樣的狀況,不得不一起煩惱,並找出解決之道,這些變化都讓整部戲充滿看點。」

照亮無盡黑暗的月光—《寧靜海》編劇 朴銀嬌

《寧靜海》編劇 朴銀嬌
《寧靜海》編劇 朴銀嬌

談及朴銀嬌編劇筆下作品,與奉俊昊導演合作的《非常母親》堪稱一絕!演過她劇本的演員包含金惠子、元斌、申敏兒、朱智勛、孔曉振等,清一色演技派。

《寧靜海》導演原是朴編大學課上學生,朴編對於導演短片版本印象深刻,因此導演介紹給鄭雨盛,促成影集誕生。原預計是院線電影,劇本經歷六年時間來回修改,最後花了1年時間完成影集劇本。對於朴編來說,《寧靜海》在浩瀚宇宙中構築的,是一次尋找希望和為意義奮鬥的旅程。

這次和製作人、導演以及演員工作的感覺如何?

裴斗娜與孔劉不僅是相當優秀的演員,更因為對作品本身有深度的瞭解,常提出相當棒的點子,不會因為角色設定有所受到限制。所有演員的熱情演出,更加提高了影集的完成度。和鄭雨盛前輩長期以來一起工作,彼此互享理解與信賴,他會適時關心,不會給人壓力,是相當帥氣的製作人。

過去創作刻劃人性精彩,這次也在劇中感受到。設計人物的過程是怎樣的?

如果只是照本宣科安排角色,最終無法打動人心。爲讓故事順利進行,有時關係是相連的,有時又是對立的。我努力站在他們各自立場去思考。不是善惡的對立,也不是對錯的問題,而是希望可以表現出多樣的看法與解讀。《寧靜海》中有很多場面要突顯出角色立場差異,是我在關係設定上苦惱最多的作品。

《寧靜海》想傳達給觀眾的訊息是什麼?

劇情充滿懸疑的緊張感,在最與死亡相連的宇宙空間裡,爲了尋找生存希望和為意義而戰鬥的旅程。希望可以透過劇情反問自己,在面對死亡威脅時,會做出怎樣的選擇?是不是值得生存下去的人? 

韓國影視製作實力與日俱增,您如何看待這件事?未來還想嘗試怎樣的題材?

韓國影視產業發展和所帶來的成果,對我來說有著切身之感。在構思題材和故事時,考慮現實性的制約確實消失很多。未來想以東洋世界觀為基礎,創作奇幻恐怖或是動作類型的作品。

想對台灣觀眾說的話?

蔡明亮導演的《愛情萬歲》是我在學電影時讓我留下深刻餘韻的作品。請好好享受《寧靜海》。儘管語言和文化不同,也會很有趣,因為我們都是地球人。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