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明星新聞

【獨家專訪】封面人物:徐若瑄-宛若夢露的女人

「大家都說我有個 Big Heart,但我覺得很多東西佔為己有並不是一種快樂。我打從心裡覺得,賺錢最多的是妳、閃光燈最多的是妳,但身後那群人是最重要的,因為我今天的光芒,是因為有他們的幫忙。當然有到谷底的時候,但也很感謝,每次到谷底都有貴人出現。」

「大家都說我有個 Big Heart,但我覺得很多東西佔為己有並不是一種快樂。我打從心裡覺得,賺錢最多的是妳、閃光燈最多的是妳,但身後那群人是最重要的,因為我今天的光芒,是因為有他們的幫忙。我當然有到谷底的時候,但也很感謝,每次到谷底都有貴人出現。」—徐若瑄。

►【徐若瑄在倫敦】 Vivian的異國私密日記

像夢露一樣的女人

徐若瑄穿著洋裝、披著捲髮,皮膚透得發光,圓圓的眼睛望向車外風景時,一樣讓我想到夢露。火辣甜美的尤物總是渴望給男人安全感,可是男人好像就這樣放肆地濫用情感。Vivian 晚餐跟我一塊喝紅酒,一邊說:「我常對男人好過頭,我常把持著一個觀念,但全部的人都不認同我,我對家人、朋友都是百分之百無私的付出,更不用說我們常常做慈善,幫助我們都沒見過面的陌生人,對她們都這麼好了,我為什麼要對男朋友那麼嚴格?我堅信,不用耍心機,不用耍手段,因為那就是我。那如果每次都失敗,我還是堅持要自己的原則,因為如果你懂我,你愛這樣的我,你才是我對的人。如果你覺得我很 nice、太配合、很有安全感、很容易找得到我、不刺激、沒有新鮮感、沒有欲擒故縱,然後你就被別人吸引走了,那,也是緣分。」

我想起徐若瑄每一次勇敢地在報紙上用迂迴低調的方式承認,像傻大姐一樣把自己犧牲奉獻,男友都知道她的行蹤,因為她喜歡給另一半安全感,乖乖的自己報備今天去了哪裡,儘管 Vivian 解釋說:「我不覺得那是報備,我想跟你分享今天發生的一切,因為我愛你。但我秉持這樣的觀念,就永遠都失敗的,因為,男人就是喜歡越抓不到的女人,因為當他們看穿妳、太了解妳,便知道怎麼去 control 妳。」

「可我也沒法改變。我喜歡給人安全感,我害怕獨處、害怕孤獨,就算我沒有另外一半,我還是喜歡跟很多人在一起。有些人喜歡自己去看電影、旅行;我不喜歡。我喜歡拖著一大堆人,我就是喜歡我的喜怒哀樂,一轉頭,就有人在我旁邊看到。我好怕轉過頭去沒有人能分享。」

我想開始生活

夢露在1956年跟著新婚丈夫亞瑟米勒到倫敦去拍片,她在那裡跟當時的助理導演 Colin Clark 作了一天的情人,在溫莎城堡附近不顧一切地約會了一整天,在草地上奔跑,裸身入河裡沐浴……。

可惜 Vivi 是來跟我們工作的。但她坐在保母車的後座看窗外,跟我說:「我想來倫敦生活,這裡都沒人認識我,好自由。我喜歡聽英國腔的英文,好可愛,我想練好一口完美英國腔。這裡天氣也好特別,一天就像四季一樣。」

► 【徐若瑄在倫敦】 編輯精彩側訪&拍攝花絮

「我以前的生命只有工作,所以我真的不知道什麼叫生活。但現在,我想生活,因為我想做更好的演員。我在歌手時代,是被包裝好的,有些歌手也許不是這樣,但我的case是。我很少接觸到生活跟人群,也被包裝得很好、住很好的飯店。」

「但,我覺得一個好的演員每次演的東西都不一樣,都是不同的人生,妳可以自己嘗試的,就盡量去經歷。像是滑雪,我超怕冷、又怕受傷,但我逼著自己去滑雪。就是想要成為一個好演員,這樣的想法,在鞭策我改變。好的演員不能遠離人群,不能張著眼睛看不見,看不見老百姓的喜怒哀樂,聽不見別人的故事,感受不到。這是為什麼我想生活。我想要有一個完美的代表作,20年、30年後,大家講到妳,就是那部電影。」

婚姻到底有沒有這個需求?

 幸好 Vivian 從來沒有像夢露一樣傻氣。她想生活,但生活裡並非一定要有婚姻。憑藉著從骨子裡深深散發出的勇氣,就算被這樣一個柔軟優美的身形給束縛住靈魂,多數人只閱讀她的標籤,她還是每天鼓勵自己、要求自己。

至於一輩子的承諾,她緩緩而有點提防地說:「婚姻這件事,我不是很明白,到底有沒有這個需求。我還沒有找到答案,我也不知道它是不是那麼絕對,或者這是不是愛的保證。我只希望碰到一個人,能夠疼我一輩子到老,哪怕我變胖變醜,都會在我身邊,這個比婚姻還要重要如果我真的要結,我就不要離。我會做好結婚的心理準備,跟我演過的電影角色一樣,要無私,不管妳婚後發現他什麼缺點,就是包容。如果婚姻跟交男女朋友一樣,幹麼還要簽約?」

 「關於愛情,沒有選擇的。妳選擇不相信,日子怎麼過?妳只能選擇相信。當然隨著長大,妳聽的事情越來越多,事情是殘酷的。有時候,閉一隻眼睛看這世界,會讓這世界更美好。」隔天早晨,Vivi 坐在灑滿陽光的窗邊,倚著白牆寫日記,她呼喚我跟攝影師坐到她旁邊一塊吃飯。空氣裡瀰漫著一股愉快的寧靜,我知道回台灣後,她將再也不會跟我們這麼近,她將繼續做徐若瑄。

 

採訪撰文/楊茵絜  造型/游雅如  攝影/陳明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