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明星新聞

後大仁哥時代 陳柏霖-擁抱過後放開手

《我可能不會愛你》效應遲遲未退。一季過去,都「林來瘋」了!女星打計程車司機的案子都沒人看了!一喊陳柏霖,姊妹們還是驚呼「大仁哥」!偏偏陳柏霖像個動靜不沾的修行僧,輕淡地說:「我已經忘記他了。」

《我可能不會愛你》效應遲遲未退。一季過去,都「林來瘋」了!女星打計程車司機的案子都沒人看了!一喊陳柏霖,姊妹們還是驚呼「大仁哥」!偏偏陳柏霖像個動靜不沾的修行僧,輕淡地說:「我已經忘記他了。」

短期內還會一直被喊「大仁哥」的陳柏霖,被要求談談演過的幾個代表性角色,他是這麼說的:「其實我拍片,演一個角色時會全心投入去活在那個角色裡,等戲殺青我離開,就忘掉了。因為那是戲。」所以他說,就算李大仁,都已經忘掉了。「每次拍戲都是進入一個狀態,能有什麼感想?」他搖搖頭:「說有想法,就太技巧了。」

 
十年的能量累積
 
2002年陳柏霖以《藍色大門》裡的角色張士豪初登大螢幕,在國片萎靡的年代勇獲五百萬的票房,青澀的高中生模樣也同時得到許多粉絲的傾心。對於從《藍色大門》到《我可能不會愛你》,中間經過十年的累積,「剛入行時我不到廿歲,沒有太多人生經驗,因為拍片,我現在多學了幾種語言、知道怎麼和媒體、鏡頭互動應對進退,知道被採訪時怎麼說話急轉彎(這時他露出一抹慧黠神秘的微笑),甚至我覺得有了更多的智慧和智識,更有對於人的敏感度,有對電影的品味和審美觀,這都是不斷地在生活裡補充的養份,我十年前不知道這些。」一切在工作和生活裡慢慢地累積,更有助益的是戀愛。他自己說了:「要不是有談那麼多戀愛,我不會有現在的表演。」微微地有點感嘆。
 
世事浮沈,學習活著
 
他說起自己正處於感情關係的低潮期。
情感低潮卻被外界認為是事業高峰,問他會不會感覺這樣的人生很吊詭?他反駁不該用這樣的角度去看。他揮手在空中畫出高低不同的曲線:「我知道這個環境,搞不好過一陣子(熱潮)又沒有了。我不是出道才一兩年。這行就這樣,起起伏伏。」「世界上的道理也是這樣,就像金融業有好也有不好的時候……名利這種東西和金融體係實在很像吧?」他倒是正面看待變化,「所有事情都是起起伏伏,什麼東西都有高有低,這樣才會有活過的感覺啊。」在這樣讚損由人的年代裡,沒有什麼好強求的,訓練自己的本事才是真王道。於是他的生活哲學就是「隨時隨地學點東西,好好活著。」因為願意學習,他開拓各種潛能,出書唱歌,甚至跨界幫來自丹麥的珠寶品牌Pandora 設計飾鍊,他說:「Don’t say no before you try。If you never try,you never know。」
 
畫理想的藍圖
 
「我試了十年,已經找到方向了。」
陳柏霖兩年前拍電影《觀音山》,看到製片方勵和導演李玉的熱誠而受到激勵。「我想我在幹嘛?拍電影只是為了賺錢,或為了讓觀眾覺得我還不錯,就這樣而已嗎?」於是他成立自己的公司,開始未來的計劃。「對我的意義在於我找到了可以一起規劃理想藍圖的朋友。活著就是要跟相同品味的人談論事情,聊天工作,這樣才會做得更好。」
 
本想挖掘他未來藍圖的動向,也許是怕話說大了,所以他應該是發揮了之前累積來的急轉彎功力,好像說了很多又什麼都沒說,搞得採訪人有點氣虛,只想討個結論:就是到目前為止很滿意對未來的計劃?沒想到他回答:沒有,還沒滿意。「你有了計劃,像是有一幅圖需要連連看,數字有一到一百,畫到一百整個畫面才會出現,我現在只畫到十而已啊。」他聳肩攤手,像是在說:「才不過這樣子而已啊。」
 
過去的各色經歷,陳柏霖肯定用力擁抱過。眼下打開手臂,他要往自己開拓的大路走,他知道時而會順利時而不會,但就像他說的:「你沒踏上那條路,就不知道路上還會遇到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