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明星新聞

【獨家專訪】封面人物:隋棠 當野丫頭才快樂

在高雅外表之下,隋棠始終是帶著夏天氣息,用力笑、用力玩,讓每個女生都想和她當朋友的野丫頭。

採訪撰文/李郁淳  造型/游雅如  攝影/Loki Tsai  化妝/羅之遠  髮型/John(Flux Collection)

在高雅外表之下,隋棠始終是帶著夏天氣息,用力笑、用力玩,讓每個女生都想和她當朋友的野丫頭。

在過去三年內,我總共訪問了隋棠三次。

這期間,她從名模、主持人變成演員,愛情長跑曾經跌了一跤,但是她擦乾眼淚爬起來繼續走得神采奕奕,向全天下證明,一旦愛到了絕不肯輕言放棄。至於她演的謝安真曾在每個週五主宰了好多人的哭與笑,更被提名金鐘獎最佳女主角,我相信在揭曉的那一刻,許多《犀利人妻》忠實觀眾都在電視前默默為她打氣。

可惜最後她沒有得獎,巨大落寞寫在臉上。她甚至在典禮後被狗仔跟拍時,像快要哭出來的小女孩似,鬥氣似問狗仔:「那你要不要給我個擁抱?」這大概是史上第一回,明星與狗仔的緊張對峙得到完美和解,沒有人能拒絕的了那樣真誠的呼救,不只因為她是美女,還因為她是隋棠。

第三個封面故事,該怎麼讓情節發展?當然,我可以繼續渲染她的堅持、積極、完美和明星特質,然後幫她下一個「真正的美麗發自內心」或「愛情讓我茁壯」這類標題。


少點工作,多點自己

但我想說,真正可貴的是,隋棠一直沒什麼變。

好比說,她一早頂著一張素顏進攝影棚,看得出來很累,但笑起來就有光輝,不怕人家直直盯著她看;她聊天聊到起勁時,會抓著妳的手臂、輕拍妳的腿,一點點的肢體接觸像是邀請,要妳別把見外她當明星,就當有點熟又有點不熟的朋友吧;接著她會聊到佔去她生活絕大部分的家人和朋友,爸爸自從開始用智慧型手機以後,常把出去玩的照片,傳給被困在片場或攝影棚的隋棠看,父女的感情,又更近了些。

「去年真的很忙,忙到完全沒有自己的時間,變成一台工作機器。我想要真正的生活,在正常的時間和朋友吃飯,有什麼展覽也可以去華山看,不必等結束了才在那邊懊惱。最忙的時候,親情友情愛情全都被犧牲了,沒法回家、跟朋友聚會、陪另一半旅行。一直以來這些對我最重要的人,我能回饋給他們的時間卻是最少,我不喜歡這樣。」

她還是最愛去夜市,戴頂帽子就可以出門,她也還是不會對狗仔生氣,因為「有些事你用好笑的角度看,就覺得很可愛。」

「我現在看什麼事,都更清明了些。以前之所以不快樂,在於常會覺得自己好倒楣好衰,現在我懂得換個角度想了。比如說,假使現在碰到劈腿,大家會說好摔碰到壞男人,我會想,還好我們還沒結婚,不是最慘的。要是錢包掉了,我會告訴自己,好險不是整個包包都掉了。這真的差很多耶。」
 

新戲連番上檔,愛情是甜蜜問候

她說起話來還是那樣軟糊糊、笑咪咪的,擺脫謝安真附帶的愁雲慘霧後,那個從小在鄉下長大、喜歡衝浪、會熱血地和動物保育團體一起現身立法院抗議的野丫頭,好像終於又回來了。不過,《犀利人妻》電影以及和阿B一起主演的《夢十七》都即將在暑假上檔,沒多久還要到大陸拍《麵包樹上的女人》,可想而知接下來即將是緊鑼密鼓的行程。

「但是電影版《犀利人妻》應該算是愛情喜劇,講的是四年後的故事,等它上映以後,我才算真的脫離謝安真,畢竟現在,我還是要用這個角色和觀眾分享。而《麵包樹上的女人》是個很不一樣的角色,她一開始被當成花癡,遊戲人間其實是為了掩飾心中的傷口,就像《慾望城市》裡的珊曼莎,我非常期待這次機會。」

那重新拾回的愛情呢,怕不怕又因為外力因素而面臨考驗?

「不會耶,我永遠不會為愛情設停損點,一旦愛就要愛到底,傷也是等到被傷到底,才會覺得真的結束了。現在,生活中許多小東西就能讓我快樂,好比說吃飯時間到了或剛過,他會傳簡訊問我妳吃了沒,這種把你放在心裡的關懷,比什麼名牌包都重要。當然啦,可以多點浪漫更好囉,不過現在在一起的每一刻,都很開心。」她停頓一下,繼續說:「我覺得會出問題就是會出問題,跟工作忙不忙沒關係,人要變心,誰也擋不住。」


童年過得很狂野

有些女人,會教你怎樣挑選適合自己的東西,包括品牌和愛情,然後再分享如何緊緊抓住對你重要的東西,像是美貌和男人。她們像在揭露什麼武林秘笈,把自己多年來走闖江湖的經驗談化成諄諄教誨,深怕一不小心看到姊妹耍了笨,就會栽跟斗。但隋棠偏偏不是這樣的,她不會來個馴愛大作戰,好像也永遠學不乖,一場戀愛談了好多年,傳言如何分分合合,還是就那麼一千零一個人,但她依然如此安於最簡單的慰問小簡訊,像高中女生一樣,談場沒有條件的戀愛。

她可以坦然聊另一半,把自己傻的單純的全都攤出來,也可以拿著無釐頭的拍照道具,真心地樂在其中,好像變回那個在南投中興新村長大的野丫頭。

「這些道具對我來說都太斯文了,我以前很野,都會帶著一群表弟妹,去抓青蛙,然後把青蛙往牆上丟,聽牠『剝』一聲(保育團體不要撻伐,真的是小孩子不懂事,現在隋棠已經是動保尖兵,並對童年的罪行愧疚不已了);還有我們會去偷地瓜、偷阿公的錢,結果被我爸用藤條抽全身。」

「而且我很聰明,懂得把口香糖黏在迴紋針上,用縫線綁著,探進存錢桶裡偷我姊的錢,還有還有,小時候家裡只准我穿裙子,我會偷帶褲子去學校換,男生欺負我的時候,就拿科學麵的胡椒鹽灑他眼睛。」

終究是紙包不住火,氣質名模眼看就要露陷,但是,我們實在不需再多一個凡事一把罩的精明女達人來教我們過人生。隋棠美得不會要你窒息,在愛情裡還有很多要學習,甚至有點幼稚和淘氣,但她就和每個女人一樣,心裡都藏著一個野丫頭,哪天不小心跑太快摔了一跤,爬到樹上坐著看看風景揉揉膝蓋,馬上可以破涕為笑。

►【獨家專訪】4月封面人物:徐若瑄-宛若夢露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