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明星新聞

【獨家專訪】封面人物 張鈞甯的最純粹告白:寧靜就是一種力量

我之所以去印度,也是當時自己的狀態不好,太慌亂了。我是喜歡簡單生活的人,一旦心情被外在變化而影響,就會開始浮躁,必須一直緊抓住進來的新東西,才有存在感。我以為,唯有事業在進步,人生才算進步。直到去了印度以後才發現所有都市人的通病,覺得自己一旦沒有跟上外在的變動,就會恐慌、緊張,沒有存在感。

採訪撰文/李郁淳;服裝造型/Gwen Yu;攝影/陳明聖;化妝/張婉婷;髮型/Jojo

在拍攝《美麗佳人》六月號封面時,張鈞甯談起了關於去印度旅行的種種…

我之所以去印度,也是當時自己的狀態不好,太慌亂了。我是喜歡簡單生活的人,一旦心情被外在變化而影響,就會開始浮躁,必須一直緊抓住進來的新東西,才有存在感。我以為,唯有事業在進步,人生才算進步。直到去了印度以後才發現所有都市人的通病,覺得自己一旦沒有跟上外在的變動,就會恐慌、緊張,沒有存在感。

有個北京的朋友告訴我,他去了趟內蒙古,蒙古包裡頭30度,外頭卻是零下40度,我問他在那裡幹嘛,他說,看羊看牛,學馬頭琴。我開始覺得那種生活很棒,是一種把全世界的紛擾拋在腦後的純粹。

每個機緣的成熟有其徵兆

最令我感到恐慌的是,作這行年紀有一定關係。我想要拿到好角色,終極目標是成為很好的演員,這過程勢必有些起伏。年紀對女演員來說是個限制,你沒在一個年紀衝到某個位置,後面起來的人會很多。很多好的戲,會找更年輕或演技更好的女演員,如果我沒趕快被看到的話,勢必會被淘汰的。我超慌的,華語圈有多少演員,你要怎樣被看到,成為無可取代的人,而不是一直處於「還可以」而已。我以前不是這樣競爭心強的人,我不想當明星,想當演員。但我發現最厲害的是要當演員明星,這很重要。

我一直是很怕被看見的人,不想被關注,不想參加比賽,我一直是乖寶寶,也很隨性,有就有,沒有就沒有,直到拍完《白色巨塔》後,有個憂鬱症女孩寫了很長的信給我,說她的人生因為看了這部戲有了轉折,我才明白公眾人物影響這麼大,分享我的經驗可以讓很多人得到感動。讀完那封信我哭超久,希望這力量可以再傳達出去,有了知名度,就能達到這樣的成果,其他東西可以被忽視。

可是偏偏有時候,原本是屬於我,或我非常渴求的角色,畫面都在腦海裡成行了,只因為我後台不夠大,就被別人拿走了,得不到想要的,都會令我萬分懊惱。

但我慢慢懂了,就像每一段人生的旅程,自有它成熟的機緣,凡事都有sign,有些事急也沒用,準備好了自然就會來。

回歸自我,清空多餘負擔

最近和家人聊天,說到我心情之所以這麼紛亂,就是失去了自己。我很感謝姊姊和高中同學,有這些真實的人在我身邊,幫助我不被娛樂圈的變動沖走。他們會提醒我,這就是人生中必要的發生,重要的是你這個人,以及用什麼態度去面對世界。之前有次參加精品活動,一開始進去很不自在,大家看我是藝人,讓我手足無措。姊姊說,我應該要學會長大,出席的都是名人,只是來自不同領域,在那種場就是正常社交,懂得真實和他們對話,不能總覺得自己格格不入,你就被這職業限制了。

聊完以後,我覺得自己應該要把自己的主軸活得再強大一點,之前心思都在工作上,想的是我要作什麼、得到什麼,一旦沒有了就很失落,現在我應該加強自己,學更多語言、讓眼睛看得更豐富,外在的東西就不會令我翻騰了,一旦讓自己成為依附中心,就會安定下來,這些都是回歸到最內心的世界。

就像旅行就是一種充電,充電不一定是知識上的,也要把內在髒的東西丟掉。一個人就這麼大,能裝入的東西也就這麼大。我每次出國都很討厭整理行李,什麼都想裝,深怕沒帶到會後悔,結果越裝越多,反而成為負擔,所以太多的行李反而是阻礙。以前旅行會計畫很多,現在喜歡隨性。旅行就像跑步或人生一樣,要懂得抉擇、釋放、丟掉,反而可以多出空間來裝當地的東西回來。►繼續看 張鈞甯 我的歸零小旅行…

►繼續看 張鈞甯 貼身影音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