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明星新聞

【獨家專訪】封面人物:張孝全,冒險沒有準則

其實,我叛逆期老早自國中開始,那時候沒做什麼很壞的事情,就是愛玩。還記得我是最後一屆聯考生,一年曠課大概一、兩百節,雖然說功課沒特別好,但成績應該可以推甄某些學校,只是操行就是到不了。操行,學校只給我60分,但推甄都要80分才行,我沒考到就想說不唸了。

其實,我叛逆期老早自國中開始,那時候沒做什麼很壞的事情,就是愛玩。還記得我是最後一屆聯考生,一年曠課大概一、兩百節,雖然說功課沒特別好,但成績應該可以推甄某些學校,只是操行就是到不了。操行,學校只給我60分,但推甄都要80分才行,我沒考到就想說不唸了。

幸好,到最後一關,還有個聯招,我跟我媽拿了所有費用,把錢全部拿去玩掉,後來我媽知道原來我什麼都沒報,真的快崩潰。那時她已經管不動我,剛好她有事要出國,她覺得:「算了,隨便這孩子吧」。後來她留了一張感性的紙條跟一個月生活費,還有一張復興美工准考證,就出國了。她知道我從小喜歡畫畫,她說:「你可以選擇生活自由自在,或者選一個有興趣的東西繼續往下走」。看完那封信,我就決定,我還是去考,還考上了復興美工。後來,我媽回到機場,第一件事就問我,「張孝全有沒有去考試!?」我一說考上了,她就哭了。
 
要能一直有熱情
 
後來,到了20歲,除了吃喝玩樂,我一直有個夢,是要做建築設計相關。我外公就是做建築的,辦公室裡常有房屋模型,我也從小就喜歡空間,所以想立志當建築師或者室內設計師。本來給我自己的最後通牒是27歲,沒想到我一路就是拖到現在,才決心好好演戲。
 
我想20歲跟30歲的差別,就是我越來越宅了。還是會上山下海,但不會去幹麼,頂多兩個朋友開車去海邊,帶一些酒、隨身喇叭,插著手機聽音樂,然後撿一些岸邊的木柴生火,等酒退了再回家。
 
我希望自己能一直有熱情──對生活,與喜歡的人事物。我曾經有過沒有熱情的時候,有兩次拍戲的低潮,讓自己有感覺的唯一方法就是時間吧。我兩次都停止工作一年,一次去當兵,回來就好了;那第二次就想,嗯,繼續用當兵的方式,不要工作一年,我去洛杉磯玩一個月,也去環島,結果因為不是在部隊,就胖到快100公斤。有時候就是心累了,你需要讓心真的靜下來,不要被慾望或者外在的東西蓋起來,遺失方向。
 
現在覺得,原來演戲的開關打開了,我還有滿多力氣的。原來透過一個角色、一部戲,你也好像可以得到什麼、失去什麼,也說了一些你不敢說的,感受你不會去想的事。我已經決定要好好做演員,專心地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