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獨家專訪】鍾楚紅 淡出演藝圈後的楚楚紅顏

還記得八○年代香港電影裡,總會出現這名巧笑倩兮的女子,身邊站著英姿颯爽的周潤發發哥。不似林青霞的英氣,張曼玉的慧黠,鍾楚紅的笑顏總漾出一股特別的甜。1994年息影後,她逐漸淡出演藝圈;沒想到今日有幸親見女神歸來,並令人驚喜地帶來攝影師的新身分。
採訪撰文/林侑青   攝影/詹朝智
 
洗盡鉛華的影后
 
採訪紅姑那天,時不時用眼角餘光偷瞄眼前溫婉的女子,真的很難相信記憶裡沉寂許久的名字竟真的現身眼前。當年,她演文藝愛情片,演搞笑賀歲片,鬼片當然也少不了,並曾榮獲二屆亞太影后。1991年底,她嫁給結識多年的廣告才子朱家鼎;婚後,她洗盡鉛華,一邊協助丈夫打理生意,也積極參與公益環保活動,毫不戀棧鎂光燈前的一切。無奈,2007年癌症拆散了這對神仙眷侶,紅姑被迫回到單身生活。一度消沉的她最終在宗教裡找到力量,如今的紅姑就像一朵開好的茶花,一個人靜靜芬芳。她曾在訪談吐露,「我心裡沒有再婚的渴望。曾經擁有這段婚姻,已經很完美,有誰比他更好呢?這個人已經那麼 perfect,我本身也不容易愛上一個人。」
 
這幾年,她過得益發簡單,拈花惹草,鍾愛拍照,「我喜歡捕捉美的東西,我種花,賞花,每朵花不同時間有不同的美態,綻放、盛開,還沒凋謝前是最美的,從燦爛到慢慢落下,就好像人生一樣。」曾經,她是底片殺手,但現在她選擇隱身鏡頭後方,試圖捕捉一瞬的靈光,「在鏡頭前是我的工作,我很樂意,如果不是工作的時候就不喜歡被拍了。我還是喜歡在鏡頭後面,喜歡拍照多一點。透過相機,能看見平常看不到的風景,在很細微的地方發現它的偉大,以及不能被忽視的地方。照相機不僅是個工具,它讓你的靈魂有表情。」
 
留住瞬間的攝影師
 
去年,一向支持藝術創作的 Agnès b. 發現了紅姑的攝影天分,力邀她以《To Hong Kong with Love》為主題,拍攝心目中的香港。接下任務的紅姑,開始穿梭大街小巷拍下老工匠的容顏,走訪舊街區的屋村(類似台灣的國宅),尋找失落的稻田與紅樹林,甚至二度登上直升機空拍香港被遺忘的山巒,以及蜿蜒的海岸線。這些攝影作品成了她給香港的情書,「很多人沒想到香港原來這麼美,我從空中看見不同的陽光、不同的島嶼、不同地方的海水顏色都不一樣,特別美。我最喜歡香港充滿人情味的小區,這些老工匠用他們的手藝構成了今天的香港,以後未必有人傳承,我很感激他們還在做他們最擅長的事情。香港迷人的地方就在於有新有舊,如果只看新的部分,跟其他城市沒什麼兩樣。」
 
拍攝自己家鄉感受總是特別深刻,幸好還有機會捕捉舊事物凋零的瞬間,「我最難忘的就是拍攝舊區,並且見證它的迅速變化。有一次想回頭補拍時,那一幢占了半條街的舊唐樓竟然已經被拆了大半。我也拍了香港最後一片稻田,拍完第二天就收割了。看新聞才知道這裡即將要發展,或許以後香港再也見不到平靜祥和的農田。」紅姑也發現過度建設對生態的傷害,「從直升機上俯瞰香港,我看見火燒山林的痕跡,看見屏風樓阻擋沿岸氣流,看見山丘被侵蝕,看見堤壩改變水流方向,造成海浪沖擊,令島嶼縮小甚至消失。工業污染的霧霾壟罩美景,同一天拍攝新界北和清水灣,同片天空竟然是兩個世界的色調。遇到這些境況,我會感到氣餒,但也提醒我要更珍惜眼前的香港。」
 
時間改變了地貌,也改變了紅顏,卻更淘洗出靈魂的純粹。無論歲月如何流逝,在鍾楚紅身上,只看得見一派歲月靜好的沉穩與安然。未來,一直來一直來;但總有些什麼值得我們放慢腳步回首細觀。「我愛香港,也希望香港人可以慢下來,體會最美的風景就在身邊。不用到遠方,就可以看見香港美好的一面,」這是紅姑對家鄉最深情的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