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周冬雨:「我不想碌碌無為,天天跟機器一樣沒有激情地重複,我不是這種人。」

周冬雨很清楚,做演員,越往後會越脆弱,她知道自己的長處與短板(弱點)分別在何處,那就讓自己的優勢再明顯一些吧,她不想自己不擅長的東西,反過頭來傷自己的心。

Edit / Ren 文字、圖片取自中國《嘉人》

「來吧!」她讀罷一段需要馬上確認的工作文字,把手機甩在化妝台上,給自己喊了一句號子,是為對我們打招呼,也是為這場採訪的開始,有點兒像導演喊「開機」。
 
眼前的周冬雨瘦瘦小小的,塌在皮椅裡,最簡單的白Tee,外面套一件深色的棉織帽衫,短髮遮住額頭,沒化妝,眼底有一點淺紅色的暗暈,是連日來宣傳兩部電影和在組裡拍戲往來周折的疲憊攢下來的。過去每每累到極致,她都會有極其短暫的「瞬間厭世」感,以前很難控制情緒,現在學會了怎麼與其共處:「在那個當下把情緒看得太嚴重了。過一個小時,一天之後再看,就不是事兒了。」不高興就回家和媽媽聊聊天就好了。「我媽不懂戲,也不懂我在做的事兒,我一焦躁就會覺得所有事情都是沒有意義的,活著也沒意思。我媽就這麼教育我,讓我放一會兒再說。」現在再難過,她只要想到一回家有一盞燈等著她,就好了。
 
 
去年拿下金馬獎「影后」的消息,父母得知後並沒有特別的反應。周冬雨把獎杯拿回家了,他們就像包洗漱用品和乾果一樣,用一個透明密封袋把獎杯包起來放到櫃子裡。家裡沒人幹這一行,爸媽知道現在也幫不上她什麼,就任其自由發展。周冬雨絮絮不停地說現在特懷念上學時被媽媽管著的日子——任何家務活兒不讓她幹,任何娛樂活動也沒有,她讀到高三了還沒有手機,媽媽每天騎自行車去學校門口接她放學,那時候她覺得「特別丟臉」,現在完全理解了她的固執。媽媽的愛有點像父愛,父親則更紳士。周冬雨自小多動又散漫,不喜歡兩點一線一成不變的生活。她像一株野生植物似的那麼堅韌和自然,不求關注,也不刻意博取他人的好感。
 
「我特別受不了父母叫孩子寶貝,我媽從來沒有這麼叫過我,她覺得特別酸受不了,叫不出來,我也是。」所以媽媽叫你什麼?「小兔崽子。」現在回想起童年,她印象最深的是夏天,還是個小娃娃的時候,坐著爸爸親手打的小木板凳,穿著媽媽做的小褲衩,光著脊梁,晃著腿吃西瓜。「那時候也是這個髮型,」她胡擼胡擼碎碎的短髮,「我不喜歡拿勺挖著吃西瓜,太慢了。我喜歡咬著吃,吃滿臉,我媽說能美容。」她說著說著樂了,眼睛瞇成一條縫,有一種掩飾不住的磊落和天真。
 
 
《七月與安生》 結尾,周冬雨在最好朋友的死亡通知書上簽字的戲,後來被有心的網友專門剪出來,一幀幀分析她表演的層次,情緒的變化,讚歎幾年不見,她演技的進步和成熟。看起來那麼撕心裂肺的戲怎麼演的?「就演唄。」她一邊說,一邊攥著帽衫的拉鍊,拉上去拉下來,重複了好幾遍這個動作,塑料拉鍊於是就跟著發出嘎啦嘎啦的聲響,為她漫不經心的語調做著伴奏。那場戲大約只演了三條就過了,因為她哭多了眼睛會腫,腫到下一場戲完全拍不了。《七月與安生》拍攝週期緊張至極,急到幾乎等不了讓一個女演員的眼睛自然消腫。三遍,周冬雨演得全不一樣。她演戲就是這樣,不喜歡每一條都一樣,「那樣自己演得也覺得沒意思,到時候在大銀幕上一看,觀眾也能看出來,這演員哭煩了吧?」
 
曾經聽倪妮講過和周冬雨一道合作的感受,在徐克、袁和平的《奇門遁甲》劇組,倪妮驚訝並羨慕周冬雨那很多臨場的快速反應與靈感。把這個評價轉告給周冬雨,她反而皺了眉犯難:「沒有,我是喜歡在現場放飛自我,但也需要導演把我拉回來。」她在徐克的劇組其實很苦惱,總被導演叫到監視器邊去看回放,每條演法都不同,不同景別重複拍幾遍,戲都接不上,她就只能逼著自己規範自我。
 
「演員說白了就是戲的道具,沒有那麼多的主動權,很被動,這一點從我第一天做演員就知道,所以我特別有自知之明。必須要先完成導演的要求,才有資格去創作。」她以前很長一段時間演戲都很不自信,直接表現就是笑場,其實除了演戲,任何工作都是一樣,「當我笑的時候就說明我很尷尬。」後來是遇到陳可辛和曾國祥,才在他們的鼓勵和肯定下增加了信心。《七月與安生》 拿獎她當然是開心的。想拿影后這件事,也沒什麼不願意承認的。她的計劃裡是有這事兒的,只不過沒想到會來得這麼早。「對,我說實話,我不會說隨緣……我就是一個要強的人。每個人都想在自己的崗位上有所成就,我不想碌碌無為,天天跟機器一樣沒有激情地重複,我不是這種人。」
 
 
MC:「素」這個字你會想到什麼詞?
 
周冬雨:素食、素雅,我挺喜歡「素」這個字,特別乾淨。我長得也素,經紀人說我長得特別寡。沒辦法,父母給的就這樣。
 
MC:「素顏」對演員來說是挺難的一件事。
 
周冬雨:我平時都素顏,沒得金馬獎之前,我是惡評如潮。不管做什麼都是錯,大家都罵我。有時候要演罵人的戲,我不知道怎麼罵,就去看看那些評論,對我很有幫助。剛出道第一年我會受傷,為什麼要這麼罵我?想跳樓,後來我就覺得「哦,好吧」。
 
MC:你心裡有恨嗎?
 
周冬雨:我連懟網友的勁都沒有。徹底好轉是因為我得獎了,演了個適合我的角色。現在不洗臉出門,大家覺得周冬雨素顏好漂亮,好白。有天早上起來太趕了,等下午到了地方才發現我的襪子兩個色是不一樣的,從沒這樣過,想哭。他們看了說,這樣好時尚。
 
MC:這讓你悟到了某種人生真理?
 
周冬雨:大家喜歡你就是愛屋及烏,不喜歡你你做什麼都是錯的。人嘛,我特別能理解。你敢說你不勢利嗎,我也勢利,每個人都有勢利的時候,隨心走唄,就活一輩子,及時行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