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劉亦菲:「把心交給自己也是一種勇敢,恐懼是需要去克服的。」

作為演藝圈有名的低調派,今年是劉亦菲出道的第15年。珍惜羽翼,也被保護得很好,甚少緋聞,對流言從來不回應不解釋。她是一個有定力的女人。

Edit / Ren 文字、圖片取自中國《嘉人》

劉亦菲可能是個懶人。


不過是在不用工作的時候。拍攝結束之後,她換了牛仔褲、襯衫、球鞋和鴨舌帽。「衣櫥裡也是這幾樣居多」,簡簡單單的,日常能穿。
 
最近劉亦菲有3部電影要上,玄幻愛情大IP《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傳奇導演比爾奧古斯特指導的戰爭片《烽火芳菲》、奇幻喜劇《一代妖精》。
 
演員總是會忙一陣閒一陣。閒下來就切換成另一種模式,「沒什麼時間觀念」,逗逗貓、看電影、宅在書房,去大學同學的工作室練舞,上個月還去泰國參加了另一個同學的婚禮。微博上不怎麼發自拍,多是和朋友和劇組的合影,好多還畫質朦朧,要麼就是隨手拍,連濾鏡都不用,「還不就是懶唄」。
 
 
作為演藝圈裡有名的低調派,這是劉亦菲出道的第15年——出道時15歲,演富家小姐白秀珠驚艷眾人。彼時連Facebook都還未出現,和現在動輒宣傳期上微博熱搜、買榜是截然不同的時代。
 
珍惜自己的羽翼,也被保護得很好,15 年來甚少緋聞,對於傳聞從來不回應不解釋。說到底還是懶,「我覺得需要解釋的事,都特別耗能量。」
 
但工作起來就處女座上身。她武打戲好看、堅持不用替身,網上還流傳著片場的花絮。沒加後期、吊著威亞自己完成的打戲,行雲流水。高希希導演說她從高台跌進水里的戲,一拍就是一夜。跌進去和在水里的姿態很重要,拍到最後已經無力憋氣。「爆發力很好。跳樓戲也敢,看她那麼拼,我沒有選錯人。」
 
何況,她還有讓人移不開眼睛的那種美,不帶攻擊性的,很靈。看到她之後,我覺得沒必要追求「美而不自知」,她一定知道自己外表上的優勢,但是卻不怎麼當回事。
 
 
封面的全紅色造型,頭上還有紗,造型和攝影正在糾結手部的姿勢,她說「哎呀,不要設限嘛」。回答我的問題也是這樣,認真,不愛抖包袱,在力求客觀,但也不願意把事情說得太局限。
 
MC:演員這份工作改變了你什麼?
 
因為當了演員,所有的成長都是每個角色帶我走過來的。表演會讓你跳出慣性思維,到陌生的領域探索,這和人生很像,但比人生更濃縮更戲劇性。它也讓我的極限一直往前推。小時候經常會覺得,我的能力就到這裡了,我清楚自己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但拍戲過程中逐漸會去打破這些極限,現在我知道完整的自己是無限的,就像一塊拼圖回到原有的畫面,也像水回到海洋,真正的創造力應該是這樣的。
 
MC:最近突破自己極限的事情?
 
上一部戲《烽火芳菲》,要在身上安置爆炸的炸點,其實我很緊張,能聽到自己的心跳很快;但另外的一個自我就更集中注意力,克服了這種擔憂。那個場景是我這部戲唯一看的一次回放——就跟你中彈了一模一樣,那個專注力和反應是無法控制的。把心交給自己也是一種勇敢,你不會去想萬一出錯了會有多危險、我倒下去的時候若有尖銳物體怎麼辦……確實恐懼是需要去克服的。
 
MC:拿到《烽火芳菲》劇本有什麼感受?
 
首先這個導演是傳奇人物,一屆奧斯卡,兩屆金棕櫚。其次這是單女主的戲,有足夠的篇幅去完整地把故事在銀幕上表現出來;而且是戰爭年代,會有很不同的體驗。確實是在某個村莊里呆了一個多月,演的時候就是體驗生活。衣服就沒有乾過,沒有固定休息的地方,就在外面站著,一站站一天,很原生態的,有點像紀錄片。因為車開不進去,下些毛毛雨導演可能覺得挺好,就一直淋著雨拍,確實很貼近人物的生活。
 
MC:女主角是什麼樣的人?
 
一個寡婦,帶著孩子,挺堅韌的女性。
 
MC:那麼另一部電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呢?
 
女人視角的戲,濃度夠,覺得有很多空間可以發揮。
 
 
MC:《 十里桃花》 裡的夜華、墨淵、離鏡,現實中會選誰?
 
夜華,他真的是挺完美的一個角色。
 
MC:一天花多久在社交網絡?
 
現在挺多的,我覺得精神世界沒有前幾年那麼豐富。有時候這個慣性吧,一看手機就會停不下來刷,就會逃避。就覺得再刷會嘛,再玩會(遊戲)嘛,其實不是個特別好的現象。
 
MC:對你來說怎麼樣算是放鬆?
 
工作的時候是比較快樂的,相反讓我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工作,比較容易天馬行空。休息的時候也就逗逗貓、看看書、跑跑步、看看電影。
 
MC:希望什麼已經消失的東西可以重現?
 
並沒有,我覺得每一個時刻都是不可複製的。
 
MC:最近的一次休假是什麼時候? 
 
上個月去泰國參加了同學的婚禮。和同學在一起能回憶起很多學生時代的事。泡一杯茶在書房坐著也是舒服的,不必出門的時候可以宅在書房好幾天。
 
MC:喜歡看哪種類型的書?
 
哲學、心理學,還有宗教類。你去書店會發現,哲學、宗教、心理學、社會學都放在一起,很多掛念是顛覆性的,能讓人思考,幾頁字看下來感覺心靈做了massage一樣,心沉下來,很安心。
 
MC:最能激發你好奇心的是什麼?
 
我最大的好奇還是自己。探索自己,這是最大的謎題,不會停止。
 
 
MC:那你最近對自己有什麼新發現?
 
最近我一直會提醒自己,工作的時候要盡量打開自己,別人覺得你怎麼會突然挺沒正形的;我就是不想讓自己那麼去在意別人的眼光、在意會不會出錯,所以乾脆就反著來。另外作為演員,只有打破自己,才能進入角色。我經常會打破現場的走位、設計,所以可以算是現場的一個叛逆分子吧。導演看完也會說,亦菲這狀態也不錯,挺好的。
 
MC:作為30歲的女人,對未來有什麼規劃?
 
想成為的人,只要一去定義,其實就縮水了。拿斯坦尼來講好了,他絕對不是因為大家想要把自己定義成一個表演大師,才去寫這本書,才去做40 年的研究。那個東西在自己的精神世界裡,不需要以定義去加冕的。只有這個東西才是閃閃發光的,其它的都是附帶品。如果你想功成名就、鮮花掌聲,直接追求是追求不到的,一定是你創造了有價值的東西在那裡。至於我,就是做個好演員,能夠挖掘各種人性。
 
MC:你在女明星中,一直接戲不多,商業合作很堅持原則,你會感到焦慮嗎,害怕自己被公眾遺忘?
 
如果我有這樣的焦慮,我應該會選擇多拍戲。演員相對來說比較被動,我很喜歡演戲,但沒有特別好的劇本時,我選擇等待。我的觀點是這樣的,你喜歡做一件事情,然後大家通過這件事情認識了你,而不是你想讓大家認識你,所以才去做這件事情。只有喜歡做這件事,在做的過程裡收穫到的能量和感動,才足以讓你有熱情堅持下去。
 
 
MC:你認為自己是內心強大的人嗎?
 
時而強大時而脆弱吧。有的人說你為什麼不發脾氣,不是特別難以忍受的,我都不會……當然我也有能量很足的時刻,但我選擇不去發出來。因為我會發現,那樣做之後是對能量的一個損耗。平和的話,四兩撥千斤,這是更強大的態度。
 
MC:入行至今,對你幫助最大的導演是哪一位?
 
拍第一部戲導演是把我嚇唬得夠嗆(笑)。每個導演都很不同,但信任是導演能給演員最好的東西。演員有時候會迷茫,不知道達不達得到要求。但導演選擇相信你,這個過程就會越來越順,我拍《烽火芳菲》 就是這樣。
 
學生階段特別希望老師能給我確定的答案。但是對於一個成熟的導演和對自己有些要求的演員,導演就是讓你自己去找,就是用鏡頭拍你,讓你給到他這些東西。至於具體怎麼給,不是「教」會的,是一種心裡的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