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18歲以後,要更認真一些,更約束自己一些。」《少年的你》易烊千璽,一夜長大

千璽和以他為首的千禧一代,真的長大成人了。他們彷彿在一夜之間長大成人——人們熱衷於討論和總結新一代的不同,但他卻被「特別專注的神情」打動,「18歲以後,要更認真一些,更約束自己一些。」他說,「不受外人影響,很自在。」

攝影/ThomasWhiteside 造型/MixWei 編輯/丁天 撰文/王燕青

火燒雲映染了天空。紅的雲、藍的天,漸漸融為一體,一層一層向行色匆匆的行人湧去。剛剛上完戲曲課的易烊千璽還沒走出教室,就在朋友圈看到了北京秋日的晚霞。在常人眼裡,年少成名的他似乎錯過了很多「正常的生活」,過去的一年,甚至說過去的五年,他都在過「藝人的生活」。錄制歌曲、排練舞蹈、代言跑場、舞台表演、影視拍攝,他只能在深夜結束每一天的工作後開始攻克學業。易烊千璽早就學會了在這樣的生活軌道裡欣賞每一個「普通一天」里的點滴感動。他也學會了用另一種眼光去看待來時的路。


2018年9月,他剛剛成為中央戲劇學院2018級新生。作為新生代表,他在開學典禮上說,命運讓一群人從天南海北聚集到了一起。他們「要憑著一番熱血和擔當,勇往無前」,易烊千璽在意的是,「終有一天會找到自己的方向」。他們彷彿在一夜之間長大成人。易烊千璽的新生感言迅速成為輿論熱點。不僅僅是因為「易烊千璽」,這個中國的Superstar,他的一言一行都會被無限放大,還因為,千璽和千禧一代長大成人了。他們在用自己的行動和態度向世人表明成年人的嚮往和意識。


作為千禧一代的代表,易烊千璽多了一些成熟和擔當。他知道每一個人生都不盡完美,只能不停地去尋找內心真正熱愛之所在。他也知道,「(人間)除了繁華盛景還應該有世間冷暖。」易烊千璽和他所代表的千禧一代,將慢慢展開人生畫卷,去體驗五味雜陳。


這何嘗不是一場冒險。

年輕的騎士

晚上十點,下課後的易烊千璽來到攝影棚。《少年的你》剛殺青,造型師正在給他整理。「這個造型讓你看上去更成熟。」我問他,「喜歡這個造型嗎?」他抬頭看了看鏡中的自己,那個稚嫩的13歲就出道的小男孩長成了一個充滿個性和調性的大男生。他的嘴角微微上揚,「我喜歡。」事實上,在多個場合,但凡有人問他你喜歡嗎,他總是這樣回答,更像是不讓發問者失望。他總是這麼善解人意。但此時,是的,他喜歡更成熟的自己。


易烊千璽的成熟不是中空的,而是有強大的內核。內核力量來源於他越來越強烈的自我意識和自我探索。他意識到自己不再是那個被選擇、被擺上舞台Superstar,而是要把態度、觀點,甚至靈魂都擺在鎂光燈下,去展現一個偶像該有的姿態,他會在意所展現的一切是不是有自己的想法和創意,畢竟,「最終站在台上的是我」。17歲的生日時,易烊千璽為粉絲們準備了一場美輪美奐的生日盛會。他親自選歌排舞,手寫了1,600份粉絲卡。易烊千璽不是一個對儀式感有強烈需求的人,但這些充滿心意的設計和慶祝,已經變成了他生活中的一部分。


他就像一個現實浪漫主義者,他的浪漫都從生活點滴生發,落實在他做的每一件大大小小的事情上。18歲的生日,對易烊千璽,對那場即將來臨的成人禮中的每一個人,都將是一場狂歡。他們將要慶祝易烊千璽,這個千禧一代的驕子最重要的人生時刻之一。他們期待與他一起記住這一刻。這更像是他們之間的一個約定。「那一天你可能會覺得非常特別。」易烊千璽不是一個時時都在期待驚喜的人,他的儀式感更像是融入了生活中的每一個細節,跟家人、朋友、粉絲在一起的每一個日常,都給他帶來了儀式存在感。他有時候會想起從前的那些自己的、別人的生日會。最早的是關於小學二三年級的記憶。他去參加同學的生日會,他們一起去科技館玩。他也會邀請同學們到家裡參加自己的生日會,一起去飯店吃飯,一起出去遊玩。已經想不起來具體的細節,心里關於那些記憶,「都是明亮的淺色」,活潑跳躍。


18歲成人禮呢?「18歲以後(的顏色)變得稍微暗一些,色彩更深沈。」易烊千璽形容這種「成人色」是隨著年齡的增長,意識到作為一個成年人應該有的責任、擔當、自律。他喜歡變化,好的、壞的,不能一成不變,「18歲以後,對家人、對生活、對工作,該有一些態度上的小轉變,要跟以前有點不一樣。」不一樣在於,「要更認真一些,更約束自己一些」。


成人禮對易烊千璽而言,更像是一枚騎士勳章。年輕的騎士仗劍走天涯,他走過的每一段路,都讓他更加自洽、自知、自由。他嚮往無拘無束的生活,「讓自己過得更舒服,跟身邊的環境相處更融洽,也讓身邊的人過得更舒服。」年輕的騎士一路碰到很多追求者、粉絲們。他們為他舉起他熱愛的紅色,他們為他吶喊為他鼓掌為他歡呼。


易烊千璽珍視這樣的互動。他盡一切所能做好分內的工作和自己喜歡的事,更重要的,過好自己的生活,「希望我能給喜歡我的人留下好的印象」,他和粉絲們互相關愛、陪伴、成長,「很多愛都是有限的」,易烊千璽希望粉絲們在喜歡他的這段時間里能跟他一起變得更好,留待以後,每個人都成長了,回頭看這段時光,不至於覺得蒼白無力,而是有切實的收穫感、生長感。所以,易烊千璽從來都不停下來,他把生活安排得滿滿的,他不停地尋找那些讓自己的生活變得更好的人和事。


會飛的泥人易烊千璽是一個慢熱的人。他不太容易融入到熱鬧環境中,反而喜歡在旁邊靜靜地看著別人的熱鬧,很少有一頭扎進去的衝動。抽離感是他身體的一部分。小時候,他被爸媽拉著去培訓班學藝,老師說這個孩子有天賦,易烊千璽會跳脫地想,大概老師對每個孩子都這麼說。慢慢的,他發現自己比同去的小孩領悟能力更強,能做到他們做不到的事。天賦讓他自己也喜歡上了這件事。


他不斷地投入,不斷地練習。剛出道時,看到身邊圍著太多的人,他有時會感到壓抑,面對鏡頭不知道該怎麼辦,「特別不適應所有人都看我」。可Superstar會聚焦所有人的目光。易烊千璽保持著抽離感,調節著自己的心態。抽離感讓他的天賦發揮得更極致。他需要這種持續的抽離感保持創作狀態,去經歷機械重復、悲歡離合,當時間飄逝成一片塵埃時,易烊千璽還能唱著自己的歌、跳著自己的舞。這對他而言不再只是工作,而是時光的歷練。


易烊千璽把這些歷練融入創作中,「通過歌曲、演唱會,讓更多人聽到我曾經說過的話,看到我想要表達的意思,」是的,「讓更多人看到。」他重復了一遍。這一刻,他是專注的,專注於「18歲的影響力」。更多空隙間,他會放空。他形容自己是一個「腦子特別肥的人」,「會到處亂飄,沒事坐著會亂想」。他喜歡觀察周圍熱鬧的人,想象他們在自己的世界里。有時候在一群人中間,有時候只是路過一條小路。他會被認真的人打動,「(他們)特別認真做一件事,(我)會偷偷離很遠拍下來,或者錄下來。」他就是享受這種專注,也努力成為一個專注的人,「不受外人影響,很自在。」

他想要飛。飛去很遠的地方。那裡有廣袤的大地,蒼茫的高山,也有白雪和藍天。他在自己的世界里,追求更精緻的呈現,不刻意表現自己,不在意別人的誤解。他相信人與人之間是有磁場吸引力的。他話少不做作,不會開導安慰別人,但他找到了讓他自如的圈子,「很多都是性格內斂、不愛說話,一直做自己想要做的事的人。」


他也找到了讓他痴迷的愛好。與其說是愛好,不如說是他與自己相處的一種方式——泥塑。17歲生日前,易烊千璽看了一部藝術家的紀錄片,其中有一位油畫藝術家,鏡頭裡的他很專注地在捏一個小小的泥人,雖然這個鏡頭只閃過了兩秒鐘,但易烊千璽還是被這個「特別專注的神情」打動了。他找了個老師開始學泥塑。第一節課,老師把他一個人扔在了工作室,讓他自己捏。易烊千璽對著大大小小的成品,拿著一坨泥開始捏,他按照自己的想象捏了一個人,眼睛、鼻子、嘴巴都捏得像模像樣,最後一看成品「比例是扭曲的。」


老師告訴他,要有全局觀,先有框架結構再去完善細節。這也教會易烊千璽在生活和工作中學會站到高處去看全局,同時腳踏實地,學會對待得與失。捏泥這件事能讓易烊千璽在一切情緒中都回到安靜的狀態,一捏就站三四個小時。他的泥塑作品都很抽象,隨心所欲,過程更像是跟自己對話,傾聽內心的聲音。他告訴自己,接下來的日子,對自己,對世界,都要溫柔一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