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卡拉迪樂芬妮 Cara Delevigne,卸下百變身份「只做自己」

超級名模、演員、歌手、作家…有什麼是卡拉不能做的嗎?來到這位女星洛杉磯的家中一探虛實,她給了唯一堅定的答案:「我想因為忠於自己而聞名,其它身份都是其次。」

Interview/Julia Felsenthal; Photos/Marie Claire US ©Thomas Whiteside & Instagram@caradelevigne

十月份《美麗佳人》特別收錄了卡拉迪樂芬妮(Cara Delevigne)的美國版獨家專訪,讓我們一賭這位英國超模最真實的一面,聽她聊初闖好萊塢心得、情侶密事,以及成長過程!

初進卡拉迪樂芬妮的大門,我便被隨即而至的犬吠聲嚇愣了幾秒,當我走進被大量蕨類及棕櫚環覆的後院,撲上來的兩隻混種狗卻有著卡通式的逗趣感,親人地蹭著我的膝蓋。

卡拉也在這時現身了,身上的 Puma 帽T和印花男性四角褲,相得益彰地襯著她的中性氣質和修長雙腿。她從容地介紹兩隻毛小孩:大隻的博美哈士奇叫作Leo、小隻的吉娃娃梗犬是 Alfie,還有另外兩隻不在這裡,是她「女朋友」的寵物。卡拉口中的女朋友,正是影集《美少女的謊言》裡的艾希莉班森(Ashley Benson),這時她們的關係尚未正式對外公開,卡拉卻輕鬆自若地分享著兩人因拍攝電影《她的搖滾滋味》相識,「我們都沒刻意在找尋什麼,這段關係發生地非常真實自然。」聊回艾希莉的兩隻狗兒時,卡拉或許還帶著點移情作用,說牠們「可愛死了」、「冷靜無比」,而自己的這兩隻呢?「簡直是瘋子!」

卡拉與女友艾希莉的兩隻狗。
卡拉與女友艾希莉的兩隻狗。

十年,從超模到演員

往庭院內走,我們就在泳池邊印著芭蕉葉圖樣的沙發床上坐下,卡拉本人體態纖盈,五官不可思議地精緻。「我們剛度假回來呢,我才提醒過自己,好了,今天要工作,不要癱在泳池邊。」她笑道,同時伸展著四肢。我其實早知道了她去度假的消息,狗仔小報、娛樂媒體同步播送卡拉與艾希莉的墨西哥遊記,這就是卡拉迪樂芬妮的怪奇世界;成名以來,卡拉的動態無時無刻不被關注,而她從一位倫敦高校女孩簽約成為模特兒,已經十年了。

我們不妨細數這十年間的卡拉演進史:一開始,她是足以銷出千支眉筆的屏息面孔(這對招牌濃眉大概是時尚界最經典的眉毛之一),她是席捲時尚界的超級模特兒,她是社群媒體上的潮流領導人。也有一段時間,她是報章頭版的派對女孩,然後,她是嶄露頭角的女演員,她是溫斯坦的指控者,她是社會議題的擁護者(心理健康、LGBTQ 權利、環境意識,這些議題於她因為切身所以鄭重)。別忘了,不愛牌理出牌的她還有這些驚喜:一本青少年小說、一首與菲董的單曲。「已經有太多人向我說,『妳才26歲?怎麼彷彿出道幾十年了』,真是可怕呀。」

卡拉在14歲時發現自己對演戲的熱忱。學校戲劇表演,她在假炸彈爆炸時奮力跳下舞台,謝幕時才發現手腕骨折,於疼痛中第一次意識到演戲的力量。卡拉的好萊塢夢,逐漸地藉由青少年小品《紙上城市》、DC宇宙《自殺突擊隊》與科幻巨製《星際特工瓦雷諾:千星之城》等作品實現。從伸展台轉戰大銀幕的模特兒不計其數,許多淪為花瓶配角氣場貶值,卡拉卻迸發著相同的能量,在《她的搖滾滋味》裡,她散發著專屬的不羈魅力,一雙濃眉底下更多的是細膩的情感演繹。

壓力鍋般的成長過程

出身上流家庭的卡拉,父親經營地產開發,外祖父是出版業大亨,祖母甚至曾擔任英國瑪格麗特公主的女侍。然而優渥的背景就與甜蜜無慮的童年正相關嗎?也不盡然。「我不希望大家認為我在抱怨。」細說成長陰暗面之前,卡拉小心翼翼地澄清著,對於能夠有衣食無缺的童年,並且進入好學校、出國渡假,她非常知足。

然而,卡拉也曾目睹母親海洛英上癮;她自己也花了多年抗拒受同性吸引的傾向,「我不想要感覺與他人不同,即使從小就有格格不入的感受。」這是當時卡拉的兩個姊姊和一個哥哥都無法解讀的密語心事。這段期間卡拉擔起照顧母親的責任,想要確保每個人無恙安好是她的天性。「回頭看,當時的我好像不該被放到那樣的處境中,但沒有人逼迫我,事情就這樣發生了。」卡拉說道。

然後,15歲時,「所有我逃避的問題都沸騰迸發了。」卡拉指的是精神崩潰症狀,「我完全喪失應變能力,無法呼吸、無法喘息,只能一頭撞到樹上把自己敲昏。」藥物治療雖然有效,卻使她變得麻木,當時是工作給了她一個出口。十年過去,卡拉面對工作也有了不一樣的心境:「現在,工作是我的發聲平台,不再是逃避問題的管道。」

真實本色

現在的卡拉很享受生活中的平衡模式:練習獨處(這在過去一向是難題)、練習冥想、喝綠色蔬果汁。還是會小酌,但她非常注意成癮風險。「癮頭無所不在,」她指了指身邊的手機,又說:「除了呼吸和吃飯,我不養成重複做某件事的習慣。」至於動態的嗜好,卡拉還是那個愛挑戰極限的少女,攀岩、跳傘、賽車、密室逃脫樣樣難不倒她。卡拉興致勃勃地與我分享最近一次上節目《荒野求生全明星》的經驗,她親手切開並吃下一隻死老鼠,「主持人貝爾把刀遞給我,我心想『耶,來吧!』」

相同的開放觀念,也反映在卡拉的性愛觀上,採訪間她侃侃而談飛機上的「高空情趣」,坦言比起「被服務」,她更喜歡服務她的伴侶。她跟艾希莉近日被狗仔拍到搬著情趣性愛長凳進入家中,對此,卡拉翻了個白眼,她不懂大眾為什麼對此大驚小怪。「我不是為了性而高談闊論,這是關於經驗分享,不論是被侵犯、困惑的經驗,箇中美好與險處都需要被談論。」

採訪結束前我向卡拉借廁所使用,化妝室的壁紙跟泳池邊的沙發床是一樣的芭蕉圖樣,馬桶是手繪的南美風情花卉圖,是我使用過最酷的廁所。然而這還不是卡拉最有趣的廁所裝置,她在倫敦的家中有一對並排的馬桶,這樣一來她和姊妹淘就能「邊尿邊聊」,她說:「這是世界上最過癮的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