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温貞菱:「沒有最好,只有更好,每一個當下都要竭盡所能。」

再度用不同的姿態面對世界,影像中的温貞菱總是那樣的落落大方、氣質出眾,她在本色與角色之間取得了絕佳的平衡,看她演戲,總能在寫實的場景裡,幻化出如萬花筒般的絢爛光彩,你不知道,下一秒會出現怎樣的風景,令人既期待又驚喜。

採訪撰文/林佳蕙 編輯/廖崇捷 攝影/Weslie wei 造型/蕭景引 化妝/Jimy (Backstage) 髮型/首婁Yuna(80's Studio)

洋甘菊刺青落在在她的鎖骨的位置,選擇這式圖案,是因為這種花的生命力旺盛又療癒人心,一如她面對演出工作的態度,透過不斷的自我檢視、自我修正,讓她每一回的演出都是代表之作。 參與過的電影中,最喜歡哪一個角色?從影至今,最感困難的演出?未來最想嘗試扮演的身份為何?最想合作的導演又是哪一位?面對這一連串提問,温非常認真地睜大著眼,她說自己無法回答關於所謂「最」的問題,因為在她的世界裡,沒有所謂的極致,也沒有終點。可見她對每一件事情都不畫地自限,還能更好嗎?還能超出大家想像嗎?這樣的她從來都沒有變過,從過去到現在都是。

Diva系列墜鍊、手環、戒指,all by Bulgari ;藍色高領衫、圖紋拼接洋裝,both by Chloé
Diva系列墜鍊、手環、戒指,all by Bulgari ;藍色高領衫、圖紋拼接洋裝,both by Chloé

Diva系列墜鍊、手環、戒指,all by Bulgari ;藍色高領衫、圖紋拼接洋裝,both by Chloé
Diva系列墜鍊、手環、戒指,all by Bulgari ;藍色高領衫、圖紋拼接洋裝,both by Chloé

我所知道的一百分

曾獲金鐘獎女主角和女配角獎項的她,這回再以鍾孟宏導演的《陽光普照》,入圍金馬獎最佳女配角,但她坦言,每當別人稱讚她某個角色演得很好的時候,自己都無法直接認同,這樣的温,彷彿對完美有追尋不完的執念、總有個想像中更好的自己和她較勁?「對我來說,我只是在追求我所知道的100分,那當然會讓我覺得很累,但是我就是在毫不思考、毫不猶豫的狀況下,就會一直往那裡去,這就是我的個性。」這次合作的演員中已有不少舊識,彼此早有一定的默契,而電影拍攝期間,自己也正在準備期中考,與戲中的角色「小貞」有許多呼應之處,理應不難詮釋,演出經驗豐富的她,仍感戰戰兢競。

電影中的小貞,是一位正在努力考大學的高三生,和柯淑勤與許光漢分別有著不同程度的對手戲,面對實力派的前輩,自在大方,面對同輩的年輕演員,她也能展現近十年戲齡老到的一面,這一次的她,的確沒有讓大家失望,儘管戲份在長達三小時的電影裡,仔細估算起來,佔據只有約莫10分鐘,卻也能成為精神亮點,實為不易。

她強調電影是人與人高度互動的行業,就算事前準備再充足,還是有各式各樣的狀況會影響現場的成果,温說:「當我能把我想詮釋、把我在看劇本時想說的情感透過表演呈現,並且讓多數觀眾能夠理解,那才是我所謂的完美。」她常會主動要求導演再拍一顆Take,但事後仍會想著要怎麼樣才能讓自己更好一些,「當然會希望自己能真心認同最後呈現的結果,而不是想著整個劇組在等我,勉強而過,這是一個角色、一個活生生的人,經常警惕自己竭盡所能在當下做到好,甚至放映的那一剎那,我都還會有許多新的感受,有時把這樣的感受加以調整,帶到下一部戲裡運用。」

太美好的第一次

入行以來,她似乎連沉溺在掌聲中的一秒鐘時間都沒有,腦中只不斷想著如何讓自己更好的她。12歲拍了第一支廣告,19歲拍攝第一部電影,直至今天,她都感念著領她入行的師父許肇任導演,「一開始我並不是因為戲的狀態或結果而喜歡上拍戲,而是因為很珍惜、喜歡跟所有工作人員在一起的時間。導演拍片的時候把所有人都當成家人,收工之後大家就一起吃飯, 第二天一早又起來,為完成一部戲呈現給觀眾打拼。每個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為一顆畫面努力,也等待其他的夥伴完成自己的部分,那整個狀態都很迷人,導致我對拍片的感受非常好。」抱著這份感恩,在大銀幕上發光發熱,飲水思源的道理,是那麼樣的純粹,卻也是最難能可貴的精神,師父引進門,修行在個人,而經過這些年,相信許師父對温徒弟的亮眼表現,嘴邊都能掛著一抹欣慰的笑容吧?

她分析自己對戲劇熱愛的另一個原因,不外乎能夠滿足自己不斷追求、無止境學習的求知慾。為了研究一個新的角色,她會接觸不曾閱讀的書籍、電影、歷史等,並且理解不同角色的立場,她的生命因此有了自四方開展的可能性。

每一個當下都有原因

每一次都享受著創造角色的過程,近期為了演出曹瑞原導演的年度大戲《傀儡花》,戲中的她,是名客家與原住民混血的少女,為了符合角色的外在形象,她刻意把自己曬得很黑,許多人看到她都大為吃驚,真有必要如此犧牲,透過化妝不也能達到同樣效果?而温倒是不以為意,她說:「大家覺得犧牲很大,我覺得那是為了角色不叫犧牲,每件事情的發生都是有原因的,我今天選擇在這裡,就該把在這裡的我該做的事做好。」黝黑的皮膚搭配上她的大眼睛,彷彿在宣告世界,我,温貞菱就是這樣一名狠角色。(笑)

號稱是台灣影史最困難的女性角色,這次不僅要同時使用英文、客語、台語和排灣族語四種語言,為了取材最真實的畫面,團隊還必須上山下海,拍攝起來非常艱辛,但她絲毫沒有怨言,温說:「在拍攝現場,見到那些活了幾百年的樹,從花草樹木中,就可以了解這個世界,每個生命都同等珍貴。大自然會讓我回到更安靜純粹的感覺,但那是在一般世界中,我們沒有辦法有的狀態。」如果生命是無止境的課堂,角色即是課本,她在這當中有掘之不盡的樂趣。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