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彼岸之嫁》黃姵嘉:「不要輕易放過自己,但要適時原諒自己。」

小小個頭,說起話來充滿能量,黃姵嘉是台灣戲劇圈一個獨特的存在,拿下金鐘獎後,更確定自己正在盛開演員花路,我是演員這四個字,說來更加鏗鏘有力,真實並絕對的存在著。

採訪撰文/廖崇捷 攝影/Weslie wei 造型/陳君農 妝髮/Wa wa

姵嘉是個沒有距離感的人,說話的時候很放鬆,擁有鄰家女孩的氣質,一笑起來便感染了周圍的氣氛,讓整個工作環境充滿了親切氛圍。對於編輯團隊或是攝影師的要求,都用自己的方式完成,達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和她工作是非常自在且舒服的。

刺繡 T-Shirt、蕾絲過膝裙,both by Shiatzy Chen。
刺繡 T-Shirt、蕾絲過膝裙,both by Shiatzy Chen。

非科班出身,高中到大學是舞蹈專業,常被過去「北藝大」的同屆戲劇系友人吐槽,她說:「過去常常會到戲劇系幫忙排舞,覺得演戲有趣,後來開始拍演戲,他們就說我是來搶飯碗的,或許是跳舞跳太久了,剛好有機會踏入戲劇圈,就一直到了現在。」無心插柳的,似乎總是最能不小心發光發熱的那個,在校期間為了賺零用錢,開始接觸電視電影的演出,演到最後入圍金馬拿下金鐘,她說:「過去我真的很不好意思跟大家說自己是演員,但是拿獎之後就像是有了一個證照,讓自己明白,原來自己可以靠這個吃飯。(笑)」


說自己在生活中靠的是直覺,沒有包袱、在專業領域上執著,她的真,短短幾個小時讓人放在心底,暖暖的。

不要輕易放過自己,但要適時原諒自己。

驚喜之外的奇幻旅程

《彼岸之嫁》的演出是從沒想過的驚喜,說是驚喜,應該這麼說,從選角到試鏡,壓根就不知道這是一部國際型的大製作,只知道來自馬來西亞的兩位導演,需要找尋有台灣口音的演員,就這樣悄悄地經歷了一場前所未有的拍攝體驗。而導演只看過了過去她的作品片段,加上一場視訊會議,啟程到馬來西亞拍攝,一切都如夢幻一般。

她說:「《彼岸之嫁》的拍攝規格和過去很不一樣,片場充斥著來自世界各國面孔以及語言,但有趣的是,雖然彼此的語言不通,但是大家都相當專業,各司其職,有時不需要語言,大家也能知道對方的想法,很有效率地完成工作,心想,原來這就是國際製作的規格阿!」戲中合作演員,台灣的吳慷仁是過去就合作過的,林路迪來自好萊塢,田士廣則是過去北藝大同屆的戲劇系校友,姵嘉的表現沒有讓人失望,儘管因為後來宣傳和劇情有所出入,形成兩極的評價,關於這點,姵嘉倒是輕鬆看待,她樂觀地說:「的確,很多人反應和期待有落差,不過在歐美觀眾的角度看來,亞洲的神祕儀式,帶著奇幻的元素,像是冥婚等等,有著比較特別的角度,不同觀點去看,也就看到不同的重點,或許就是台灣觀眾會有些期待落空的地方吧。」

刺繡 T-Shirt、蕾絲過膝裙,both by Shiatzy Chen。
刺繡 T-Shirt、蕾絲過膝裙,both by Shiatzy Chen。

角色中的每一個我

笑說自己是CP值很高的演員,會用盡一切方法幫導演完成心中的想像,演員是導演手上的棋子,而這棋子要如何走得漂亮,在自己的位置上發揮最大功能,她也有自己的一番見解,她說:「通常我不會給導演太多意見,大部分的時間我都會用導演想要的方式去呈現,因為我認為在工作上,『相信』是很重要的一個原則,當導演相信我的時候,我就能發揮自己的最大值,當然我也會在不同的嘗試之中找到最適合自己的呈現方式,讓角色跟自己融合在一起。」如此,既有演員魅力,又有靈魂的獨特角色,就這樣順勢誕生了,自然且不矯情造作。

刺繡 T-Shirt、蕾絲過膝裙,both by Shiatzy Chen。
刺繡 T-Shirt、蕾絲過膝裙,both by Shiatzy Chen。

聊到工作上的那個「我」,這麼多年的表演之路,其中肯定潮起潮落,是否有句話放在心中,持續鼓舞自己前進,她說:「『不要輕易放過自己,但要適時原諒自己。』道理很簡單,在任何事情上,你都要努力去完成,不管事別人的期望,或是對自己訂下的目標,只要有目的地,就要盡力往那個方向前進,但是如果事情過了,可能不如預期,也不要把自己鎖在一個情緒裡太久,過去我常會鑽牛角尖,想著為何當時不那樣不這樣,後來我明白,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再怎麼埋怨或是對自己生氣都沒有用,只要想著下一次肯定要更好,那樣就行了。」

留些空白給自己

生了一張娃娃臉,又或許是靠體力吃飯的舞蹈訓練了將近十年的時間,過了3字頭年紀的姵嘉,還是一副大學生的樣子,看來無憂無慮,青春無敵,她說:「前一陣子參加同學的婚禮,婚後大家一起去唱歌,其中新娘說自己已經3年沒唱過歌,我心想這也太跨張了吧!我的意思說,雖然我們到了這個年紀,可能都有一些包袱,像是工作啦,或是家庭等等,但我認為絕對不能太去成為這個社會加諸在你身上的框架,意思是要給自己留些空白,這些留白會讓你有放鬆的餘韻,在這空白中放縱自己一下,去唱歌、去跳舞,去做什麼都好,只要不要傷害自己或別人,否則時間久了,對人生也會感到厭煩,人生就這麼長,不懂得空白或是享樂時在太辛苦了。」

淺駝色連身褲,Sandro。
淺駝色連身褲,Sandro。

想環遊世界、想當導演、想嘗試有別於陽光的陰鬱角色,縱使不知道演員這行飯能夠吃到什麼時候,不過活在當下的每一個姵嘉,都是真實且充滿能量的。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