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IZ*ONE,4位團員的真心話時間:「一定要成為能發揮正面影響力的人。」

剛以〈幻想童話Secret Story of the Swan〉回歸的IZ*ONE,早先特別接受韓版《Marie Claire》專訪,聊到首張正規專輯《BLOOM*IZ》的宣傳,與張員瑛、曹柔理、權恩妃以及金采源四位成員,一起共度了如畫般的午後。

Text、Photo / Marie Claire Korea 翻譯/王雅芳

M.C.:最近剛結束〈FIESTA〉的宣傳活動吧?

權恩妃:這段時間很感謝每一個支持我們的人。這張專輯中也收錄了我為團員寫的歌曲。 在創作時,我請團員們各唱一次我突然想到的旋律,透過這樣的方式決定整首曲子的概念和氣氛。 這首歌名叫做「SPACESHIP」。因為我看著本田和奈子的樣子,覺得很可愛,所以自然想到可愛的歌詞。我下次想挑戰不同感覺的歌曲。

張員瑛:在這段活動期間,我不斷聽到恩妃和叡娜稱讚我的表情或動作,所以覺得更加充實 (笑)。

金采源:因為想呈現一個新的樣貌,我挑戰了短髮,結果超令人滿意。

M.C.:這次的專輯有IZ*ONE團員參與創作,感覺更有意義。

曹柔理:我寫了一首〈總有一天我們的夜晚也會過去〉。這是我在聽流行歌時,突然腦中浮現旋律,就立刻彈鋼琴寫出來的。歌詞的靈感則來自我和團員一起渡過的時間。我希望能夠引起聽歌的人的共鳴,所以喜歡用日常生活的素材創作。

張員瑛:我在日本時,為〈DREAMLIKE〉這首歌填了詞。因為我工作時很專注,所以我記得,這次填詞時也是一鼓作氣就寫出來了。 歌詞是有關「 IZ*ONE和WIZ*ONE會繼續這場像夢一般的旅行」的內容。

M.C.:下一張專輯想要呈現怎樣的感覺呢?

張員瑛:之前發行的〈Violeta〉、〈La Vie En Rose〉和 〈FIESTA〉都是花系列,感覺比較類似。下次想要呈現給大家截然不同的一面,像是更正面或是驚悚的感覺。

M.C.:想要培養怎樣的力量來營造變化呢?

金采源:可能是我的練習生時期比較短,所以在看自己的舞台表演時常覺得還需要努力。 我想要持續加強歌唱和跳舞的實力。

權恩妃:我想認真地學習吉他和鋼琴,希望以後有機會在舞台上展現邊彈奏邊唱歌的姿態。

M.C.:記得人生第一次的舞台經驗嗎?

張員瑛:我小時候的夢想是當主播或律師。不過內心有個地方也很嚮往當藝人。我第一次是在6歲時,聖誕節的時候,和姊姊一起在爸媽面前表演。 記得那時候我們還特訓了一個月。這場表演之後一直持續到我小學六年級 (笑)。 那時我邊唱 〈冬風〉之類的童謠邊跳舞,還加上演戲。

曹柔理:我小學的時候希望長大後的工作跟鋼琴有關。不過,我之後中斷鋼琴的學習,進入合唱團,發現唱歌非常有趣。我在國一時,和朋友一起參加校內英文流行歌大會,在全校面前合唱碧昂絲的「Listen」。那時很多朋友跟我說,我唱得比想像的好,給我很大的自信。

權恩妃:我幼稚園的時候想要當幼稚園老師,因為我很喜歡小孩。可能也是因為這樣,所以我和IZ*ONE的妹妹們相處融洽。不過,進到中學後,看到李孝利、IVY和Wonder Girls等前輩,我開始做起明星夢。我表演才藝時,在舞台上唱了BoA前輩的歌,當時心臟真的砰砰跳!!從那時候開始我就迷上K-Pop了。 

金采源:我是看到少女時代前輩的表演後,夢想可以跟她們一樣站在舞台。 我第一次表演是在國中,是很難忘又有趣的經驗。

M.C.:在那之類累積了很多舞台經驗吧?現在還會像當初一樣緊張嗎?

張員瑛:我覺得太緊張的話會影響表現,所以上舞台之前我會完全放空。我算那種「相信練習那麼多次我的身體都記起來了,就好好享受舞台吧」的人。

曹柔理:站上舞台後反而不緊張了。我很把握在舞台上和歌迷一起享受的時間。

M.C.:出道已經3年了,應該很習慣表演了吧。 除了表演之外,有沒有什麼事情也變習慣了呢?

張員瑛:因為我們是一個團隊,所以我現在已經習慣先想到別的團員了。其他團員應該跟我一樣吧。

金采源:出道之後我得到更多粉絲的關注和愛。 所以我每次在表演 時,會覺得自己有責任要做得更好。 

權恩妃:我原本以為出道之後就萬事順遂。沒想到出道以後增加了許多煩惱。 我會思考怎樣更有效率地練習。我認為比起沒有頭緒地大量練習,更重要的是正確掌握有問題的地方。

M.C.:12名團員可以達成怎樣的綜效呢?

權恩妃:我們團聚集很多在歌唱、舞蹈和外型等更方面很出眾的團員。我認為這些優點加起來就創造出IZ*ONE的魅力。我有一次單獨自己做表演,雖然時間很短,但因為很緊張,所以感覺站在台上很久。光是知道舞台上除了我,還有 11名團員一起這點,就能減輕我心裡負擔。總之,我愛IZ*ONE (笑)。

M.C.:看來妳們已成為彼此的支柱?

張員瑛:沒有一天是安靜的(笑)。鬧哄哄的氣氛本身就是一種力量,因為能感覺到我們在一起。 還有,特別在低潮的時候更是最大的支柱。我們常常分享煩惱,互相給意見。 我最常跟恩妃姊說,姊常常立刻提出解決方法,我很感激。 姊也會把選擇權讓給妹妹們。

權恩妃:雖然我覺得要有自己的時間。可是當我真的獨處的時候,又覺得很孤單。

M.C.:恩妃身為IZ*ONE的大姊,同時也是團長。有沒有辛苦的地方呢?

權恩妃:身為團長,我覺得這是我的本份,並沒有特別覺得累的地方。反倒因為IZ*ONE的團員都屬於不會表現出辛苦、默默忍受的那型,我變成習慣要確認她們的心理狀態。 我有時候會直覺到對方應該發生了什麼事。 

M.C.:怎樣排解壓力呢?

權恩妃:吃很多東西 (笑)。我喜歡辣的食物 。

曹柔理:我以前會一直忍耐,但隨著歌唱活動的進行,我的性格也變了。現在我會和團員分享彼此的煩惱,不知不覺中煩惱就消失了。 

M.C.:最近待在宿舍的時間應該很多吧,主要在做些什麼呢?

張員瑛:前不久我做了司康、焦糖咖啡和糖葫蘆。其他團員把過程拍下來,然後我們一起編輯影像到半夜。真的很有趣。下次想要挑戰其他的食物。

M.C.:原來對影像編輯有興趣呀。如果可以經營Youtube頻道的話, 想要做什麼內容呢?

曹柔理:我想和彩演姊一起拍影片,像是翻唱歌曲或直接創作歌曲等。 

權恩妃:我想和玟周一起拍旅行Vlog經營Youtube。

張員瑛:我覺得跟兪真姊一起拍美食的影片應該不錯吧?我想跟歌迷分享IZ*ONE的日常。

M.C.:對於IZ*ONE來說,總是支持自己粉絲的意義是什麼呢?

權恩妃:因為有他們,我才能站在舞台, 也才能坐在現在這裡。

張員瑛:粉絲有多喜歡我們,IZ*ONE就有多喜歡粉絲。 我希望粉絲可以這樣想, 不是「我喜歡員瑛」,而是「員瑛也喜歡我。」

金采源:每當我覺得自己有所成長時,我都覺得是因為粉絲,我才變成比昨天更好的人。 真的非常感謝。

M.C.:為了報答粉絲,有什麼信念是絕對不會忘記的嗎?

曹柔理:出道之後,我遇到各個年齡層的粉絲,讓我開始思考「影響力」。有不少粉絲年紀都很小,所以我常和其他團員說,我們一定要成為能發揮正面影響力的人。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