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金曲入圍8項太強!阿爆:「希望未來大家的歌單裡,都有一首原住民語流行歌。」

以族語專輯《母親的舌頭 kinakaian》入圍金曲獎包括「年度專輯」等八項大獎的阿爆(阿仍仍),用電音尬古謠的精彩讓好多耳朵嚇了一跳。如果能夠有更多喜愛這樣音樂的耳朵,或許,就能讓母親的語言在更多舌頭上彈跳。

採訪撰文/林侑青 攝影/Weslie Wei 造型/陳君農 化妝/亮亮 Shane 髮型/Miley Shen 編輯助理/蔡淇竹

「我心裡守著1個願望好久了/我要我們2個永遠在一起/有3個地瓜就剛好夠吃了/若4個芋頭就太飽了/生5個很有力量的孩子/打到6個獵物有夠英勇/7個阿拜糕分他們吃就不會吵架/8個斗笠給他們就不會受日曬/9件衣服給他們穿得暖暖的/再10個孫子我也太幸福了吧…」,這是阿爆和媽媽愛靜一起創作的〈1-10〉,琅琅上口的族語歌詞搭上排灣古謠〈aljus〉,是一幅多美好的排灣家庭畫面。

越在地,越國際

《母親的舌頭 kinakaian》裡的歌詞,草根地可親可愛,感恩生命,為生活加油,跟講台語的平地人談戀愛,去外省人開的雜貨店賒帳買保力達,吃阿嬤煮的吉拿夫和刺蔥山豬肉湯。如實的部落日常,唱來是飽含生命力的律動,阿爆說那就是族語創作最大的優勢,「你看〈Despacito〉很多人聽,其實西班牙語跟台灣原住民語的音節很類似,都是講一個字裡面可能會有四、五個音節,很適合用來唱歌。」

印花頭巾,藝人私物;咖啡色針織流蘇洋裝、奇異果綠針織流蘇洋裝,both by Bottega Veneta;流蘇繫帶跟鞋,Prada。
印花頭巾,藝人私物;咖啡色針織流蘇洋裝、奇異果綠針織流蘇洋裝,both by Bottega Veneta;流蘇繫帶跟鞋,Prada。

「其實做母語音樂是一個解放,比方說我想要嘗試比較快節奏的歌,像大眾認為碧昂絲那類的舞曲,用中文真的很難做到,華語有它的美感,可是如果要做一些律動性強的音樂的時候,英文也不是我們的語言,那既然有自己的語言可以使用,為什麼不用?」

上張專輯《女人 vavayan》結合了族語與靈魂R&B,《母親的舌頭》則是放超開的山地朋克混電音。在台灣音樂市場偏小眾的原民音樂,放上網路後反而擁有無遠弗屆的影響力,「我很多聽眾是在國外念書、工作的台灣人,他們會推薦給國外的朋友,他們都很喜歡。比方說像〈無奈 tjakudain〉這首歌,我開啟 YouTube 協作功能,所以現在有韓文、日文、阿拉伯文、西班牙文、葡萄牙文的字幕,很酷!」

成為 Playlist 裡的選項

2014年開始和媽媽、外婆創作《東排三聲代》,2015年開啟「那屋瓦 Nanguaq環島部落收音計畫」採集古調,2016年與媽媽合作的《女人》獲得金曲最佳原住民語專輯獎,對阿爆來說,這條族語創作之路仍只是開端,原民音樂不一定只能走世界音樂、文化遺產這種路線,也可以編曲混音得很大器、很流行、很攻佔夜店及排行榜。

「我目前三張母語作品,都是不一樣的風格,希望可以給很多母語創作者一些信心去嘗試。可能有人先試了之後,會越來越多人一起加入這個行列,我覺得很好。當作品越來越多的時候,台灣群眾也會越來越習慣,很希望有一天大家日常生活中的播放清單,裡面有一首原住民語的流行歌。」

耳環,藝人私物;針織高領上衣(作頭巾用),H&M;印花無袖襯衫、V領毛衣,both by Prada。
耳環,藝人私物;針織高領上衣(作頭巾用),H&M;印花無袖襯衫、V領毛衣,both by Prada。

近年來,阿爆也常在活動中擔任原住民音樂創作者的導師,希望貢獻自己在華語流行音樂圈打滾的累積,提供資源以茁壯更多母親的舌頭,「很多原住民二、三代很想要接近自己的文化,可是找不到方法。一般講到文化,大家都好沉重,其實它可以很輕鬆,用音樂就是很好的方式。就跟我們學習傳統料理一樣,吃了這麼多西餐、韓式、日式,可是要有一個味道是屬於自己原來族群的味道。你可以不用每天吃,起碼要有一個選項是它。」

人只是一點點

17年前以團體「阿爆與 Brandy」出道,得了金曲獎,公司卻倒了。離開演藝圈後,阿爆在診所當護士,八年前接下原民台主持棒,之後推出族語專輯二度殺回金曲獎。但每每提起《母親的舌頭》一舉入圍八項大獎,豪爽的爆姐低調揮手,「我們從小就被教育,我們就只是人,只是一點點,大自然的一點點。比方說我入圍可能在某些報導好像好厲害,可是去部落演出,很多人其實不知道這件事,他們只是喜歡你跟他們一起唱歌、跳舞,你會很容易被提醒原本的樣子,這就是當一個母語歌手的好處。」

當願意遵循生命的流動,生活也自然會遺你以豐盛。阿爆說,以前華語歌唱到後來會心虛,因為和自己的生活差太遠,「所以母語音樂的這個轉彎也是很適合我。」用自己的語言,自己的樣子,唱自己的歌,就像祖先喜歡的那樣。一如阿爆在〈母親的舌頭〉裡吟唱的排灣古謠〈sinacealjan〉,「我們的話自然而然/說起來是多麼美/我們的話習以為常/說起來是多麼美。」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