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金馬57/2020金馬獎】《消失的情人節》大霈 李霈瑜:「愛自己很簡單,好好吃飯、睡覺,偶爾自私沒關係。」

以《消失的情人節》入圍金馬最佳女主角,對大霈來說,是淬鍊後的反芻。作品裡的她,拚了命要把「楊曉淇」詮釋到位,那種純粹渴望,同時映照在角色身上,不想留下一絲遺憾。

採訪撰文/廖崇捷 攝影/Hedy Cheng 妝髮/Stella Chiu

由陳玉勳導演,劉冠廷以及大霈主演的《消失的情人節》,魔幻寫實的劇情設計,走出戲院會有被療癒的效果,誠如導演所言,儘管劇中許多以現代社會氛圍看來「老派」的設定,如寫信、聽廣播以及洗相片等等,而老派的溫暖總是最能讓人有共鳴的,不被現代化的溫度,細細品嘗,終究使人熱淚盈眶。

 單肩印花洋裝,Shiatzy Chen
單肩印花洋裝,Shiatzy Chen

《消失的情人節》看來簡單,實為不簡單,在寫實的基礎裡,需要表現出破格的喜劇節奏,這次的拍攝經驗,對大霈來說,可是吃足了苦頭,不過辛苦是有代價的,入圍金馬獎11項大獎,其中包含導演、最佳女男主角、最佳原著劇本等重要獎項,關於拿獎這件事,一口氣入圍兩項(最佳女主角、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的大霈,這次選擇放下矜持,她說:「以前都會覺得要謙虛啊,但是後來就被前輩罵,沒有什麼好不好意思的,下一部作品在哪都不知道,所以一定要想著自己就是得獎者啊!」

 單肩印花洋裝,Shiatzy Chen
單肩印花洋裝,Shiatzy Chen

尋人啟事─楊曉淇

接到角色之後,大霈坦言一直處於夢幻的狀態,縱使有些緊張,但準備期間的興奮,蓋過了心中的那份不安,導演沒有給任何線索,一切都得靠自己努力,兩個月的專業表演課訓練,每天找女主角「楊曉淇」的靈魂,希望能夠與之對話,她說:「楊曉淇這個角色很難,以我一個新手來說,最快的方式就是找一個原型去模仿,但是現實生活中儘管有些人個性很急,但不會急得像楊曉淇那樣,她實在太奇怪了。」

大霈 李霈瑜《消失的情人節》飾演楊曉淇
大霈 李霈瑜《消失的情人節》飾演楊曉淇

直到開拍的那天,美好泡泡被現實一一戳破,不斷的重來再重來,磨損了不只有體力,還有信心,大霈說:「大概是開拍的前十天,我漸漸失去方向,有場戲拍得相當不順,我還跌倒大流血,不需要哭的橋段,眼淚在我眼裡打轉,但又想到大家都很辛苦,沒有理由妳自己在那邊掉眼淚,不喜歡脆弱被別人看見,不願意讓人別覺得自己很可憐(笑)。」如此的決心展現在「楊曉淇」的身上,觀眾透過角色,也能感受到大霈由內而外散發出的「鋼鐵意志」。

大霈 李霈瑜《消失的情人節》飾演楊曉淇
大霈 李霈瑜《消失的情人節》飾演楊曉淇

三十米與三十歲

以外景節目《水下三十米》獲得人生第一座金鐘獎,原來所謂的「鋼鐵意志」,是從那時候開始鍛鍊的,她說:「我的意志力是大海淬鍊的,儘管先前有許多外景的主持經驗,但是《水下三十米》是完全不同的東西,你要了解很多當地的洋流、生物特性,甚至是歷史,那時候被製作人罵很慘,一度還想說要不要換Janet來主持。但是後來我體悟到一件事,『痛苦會過去、美會留下』很多事情不要怕,做就對了,雖然不能一蹴可幾,需要花上許多時間,但很踏實安穩。」

《水下三十米》跨度了大霈的三十代,前後的心境轉變,之於《消失的情人節》重大命題「好好愛自己」也有巧妙的連結性,她說:「電影前半段的楊曉淇,很像三十歲前的我,不懂得愛自己,而後來的轉折,又變成了三十歲後的我,敢去冒險、去找自己,對於很多事情不再錯過或是漫不經心,重視自己的感受。其實愛自己很簡單,好好吃飯、睡覺,偶爾自私沒關係。」

享受在當下

某場映後座談會上,一對新婚夫妻的分享,讓大霈深深感受到電影給予的正能量,她說:「那場映後在誠品,老公帶著太太來看電影,原來他們才新婚沒多久,老婆診斷出有癌症,他們是偷偷跑出來看電影的,劇情給他們很多思考,人生中許多的離別可能都是相當突然的,如果來不及說再見的話會有多遺憾,他們緊緊地牽著彼此的手,全戲院的人都哭了,包括我自己。如果演員能為觀眾做些什麼,或許就是這種共感的安慰吧!」說《消失的情人節》很暖,不是說假的,需要親身走進戲院,好好被感動一番。

最後問問上台的感言準備的如何?她說:「我每天都在想、每天都在改,但享受當下是最重要的。」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