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蔡詩芸|New Adventures

SUBSCRIBE

ENTERTAINMENT 名人故事

《美國女孩》導演阮鳳儀專訪,攤開親身成長經驗,把最重要的拍成電影!

《美國女孩》新導演阮鳳儀用溫柔的影像語言,攤開成長經驗,去述說生命或許不可承受之重,將以初試啼聲之作,緊抓觀眾的心。

採訪撰文/劉哲學 攝影/Hedy Chang 攝影助理/Lil Light、Zoey Wang、Chiu Hsin Mei、J.C. Pan 妝髮/Stella Chiu

《美國女孩》導演阮鳳儀專訪,攤開親身成長經驗,把最重要的拍成電影!

金馬獎入圍揭曉時,阮鳳儀緊張得不敢看直播畫面,連聲音也不敢開;她盯著製作人的臉,只敢從對方的表情變化觀察入圍情況。或許能說她白緊張一場,或緊張得很值得,因為在當天,她的首部劇情長片《美國女孩》獲得了最佳影片、最佳原著劇本以及最佳新導演等共七項大獎提名。

自己的故事

《美國女孩》是阮鳳儀自己與家人的故事。電影講述母親診斷出癌症,為了治療而帶著兩個女兒回到台灣展開新的生活,宛如一個反轉的移民故事,藉由回到原生家鄉的生活情節,刻劃其中的文化差異、母女對峙、抗病經歷。


對創作者而言,說自己的故事或許熟悉,卻不一定簡單。但阮鳳儀覺得,第一部片還是想拍對自己最重要的東西。2018年她從美國讀完電影研究所再回到台灣,想起了這段國中時期的回憶。「身為創作者,常常需要思考自己是什麼樣的人,為什麼自己的成長經歷讓我變成這樣;當我認真思考這些問題的時候,所有答案都指向03年回台灣的這個時期。」她解釋道。

母女之間

《美國女孩》描繪女主角和母親來回碰撞的緊張關係,細微而真誠地刻劃母女間的各方稜角,深刻動人,卻不尖銳。在這些引人共鳴的日常,有著爭執、笑聲和淚水的家庭場景中,電影叩問:如果一個母親能做到的最好,在孩子眼中仍是不夠呢?阮鳳儀說,拍攝這個題材「難在對自己要很誠實」。


為了站在媽媽的位置,她讀了網路上許多乳癌患者的日誌,還拉著媽媽兩個人去做家庭諮商,也因為在寫劇本的過程踏入30歲,她開始遇到媽媽當初可能需要做的決定,這些都讓她更加理解小時候媽媽沒讓她看見的種種。

用影像捕捉念想

在《美國女孩》之前,阮鳳儀拍了一部短片《姐姐》,描述媽媽帶著她和妹妹搬到美國時的故事;《美國女孩》像是短片精神上的延續,同時也讓她明白,最個人的東西是往往最有共鳴。「我們在影片裡花了很多力氣去還原那個時代,03年的時候台北的變化已經沒那麼快,但仍然有很多東西在慢慢消失,其實也是想要把那個時空捕捉下、留下紀念。」


完成第一部長片對任何電影人來說,都是意義重大的里程碑,阮鳳儀說:「這部電影有把對我很重要的故事講出來,也釋放了內心曾經很糾結的那一塊,感覺『我放下了,可以開始做別的事情了』。」而《美國女孩》無疑是一部嶄露光芒,獨具風格和溫暖情感的作品,也讓人期待她接下來要繼續述說什麼樣的影像故事。

《美國女孩》裡面印象最深的一場戲是?

媽媽自己到醫院做化療那場戲。本來跟攝影師討論很久要怎麼呈現,後來(林)嘉欣一坐定位,我們發現其實只要兩顆鏡頭,一顆廣角、一顆特寫就夠了。這場戲讓我見識到厲害的演員怎麼把劇本上可能只有兩句話的戲,演得這麼精采。


最崇拜的電影導演是?

很多耶,怎麼能問電影人這種問題(笑)。像台灣自己的大師侯導、楊德昌導演就不用多說了。其他技術上學習很多的有兩個,是達頓兄弟和法哈蒂,他們讓我看到寫實的力量;我很喜歡達頓兄弟的手持鏡頭和走位。


對你最有啟發的電影是?

18歲那一年看了《末路狂花》,看完就失眠,太好看了。應該說,電影讓我看到很多生活裡沒有的女性楷模,讓我覺得很有能量,有很多可能性。

2021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獎-阮鳳儀《美國女孩》

金馬58阮鳳儀得獎感言

「謝謝金馬評審增設這個獎項,謝謝林書宇導演,他是最希望我得這個獎的人,謝謝你帶我入行。謝謝我的爸爸、媽媽和妹妹,讓我分享我們家的故事,那段時間其實對我來說是很難熬的一段日子,但因為被拍成了電影,讓我有了出口。……想謝謝製片人,這三年我們沒有一天不想著《美國女孩》沒有一天不想讓這部電影變得更好,我們只是基於愛電影的心。能夠跟這麼多愛電影的人在這裡,還有觀眾,我覺得很榮幸!謝謝金馬獎!」

圖片提供/台北金馬執行委員會
圖片提供/台北金馬執行委員會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