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FASHION 風格專題

「我的外型,即使在俄羅斯,還是有人覺得白子是傳染疾病。」白化症女模的真實身體告白

「人們大多時候會把裸露身體跟表現性感畫上等號,但性感對每個人的定義卻是不同的。你可以穿連帽上衣跟外套,還是會有人覺得性感。」--- Kimi,白化症女模。

Marie Claire Taiwan


Marei Claire (以下簡稱為M.C. ):為什麼你那麼喜歡日本?我知道你也喜歡動漫。

Kimi:因為當我9或10歲時,我的父母送我去公立學校,因為我的視力很糟,我有視力上的疾病,所以父母才送我去一般學校,但我因為我的外型而跟同學們有問題。在俄羅斯當一個白子,就像在亞洲是一個怪人一樣,因此我經常跟同學吵架,他們給了我很糟糕的學校經驗。當我回家時,我媽會給我看一些動畫,那些角色是白皮膚、紅眼睛、白頭髮,他們總是有些魔術片段,做一些特別的事,我就變得很著迷,想著,在這世界上也有人會畫像我一樣的孩子,做著特別的活動、有特別的能力。這意味著,世界上有人為像我這樣外型的人,塑造得更美。動畫,讓我覺得,能為我生而為人的樣貌感到輕鬆一點。動畫讓我愛上白子,因此我看動畫,也愛上這樣的可愛文化。

M.C.:你有完全了解這次美麗佳人的計畫嗎?

Kimi:沒有,請幫我。

M.C.:好,因為在台灣,在大眾場合裸露身體是具爭議性的。

Kimi:這部分我了解。

M.C.:之前的拍攝,我們認為你對於自己的身體是很自在的,可以接受裸露上半身。我不確定你真的可以嗎?

Kimi:我願意裸露,勝過於穿著衣服。

M.C.:從什麼時候開始?從你小時候嗎?還是從當模特兒開始?

Kimi:我想,是當模特兒開始吧。當我踏入模特兒這行時,發現人們已經對我的外型很接受,他們會有興趣拍我,也有興趣以全裸的方式拍。當我踏進模特兒圈時,他們就教我什麼是裸體拍攝。大概跟我踏入模特兒圈的時間差不多。

M.C.:這個計畫是想跟所有人提問:「我們不是女性主義者,但我們想知道我們的身體是一樣的,我有的你也有。為什麼我們要感到羞赧,或者遮掩?」我該怎麼解釋呢?我想說的是,你的身體是自然的,你不需要隱藏,也不需要因為露出身體而感到羞愧。明天我們將會在街上做拍攝。拍攝場景會是在傳統市場跟公車站。很熱鬧的西門町的大道,你可能會在路人旁邊拍攝,你會覺得他們好像在竊竊私語,討論你在幹麼,為什麼要露胸部,這些反應都是我們希望能在這部短片中紀錄到的片段。基本上是這樣,我不確定你是否會緊張?

Kimi:我不會,我是很有興趣的。

M.C.:你曾經在台灣,在大眾場合以半裸或全裸拍攝嗎?

Kimi:還沒,但我願意試。

M.C.:明天會是第一次。我有點緊張,因為我不知道人們會有什麼反應。

Kimi:老實說人們通常是因為我的外型注意到我,而不是裸露,而且因為我是白子。

M.C.: 人們注意到你,同時也因為你沒穿衣服。

Kimi:我知道,但這對我來說是一件很普通的事。你知道即便在俄羅斯,我的外型,以俄羅斯老一輩的觀點,白子就是有疾病。所以他們會覺得我有病,是危險的,我可能會傳染給別人,我可能很快就死了。當俄羅斯人看到我時,他們不會跟我說話,就是漠視。

M.C:你曾經因為自己的外型和別人不同而感到沮喪嗎?

Kimi:你知道歐洲經紀公司都是時尚之都,會為你找時裝品牌試鏡,我當時18歲,那是我第一次當模特兒,我沒想法也沒經驗。而那是巴黎,試鏡團隊看起來超級專業跟時尚。我還在試著了解什麼是Dior,什麼是Prada,什麼是Gucci,我根本不知道這些品牌名稱。你就坐在那邊不知所措。我很害怕,因為我不高,但其他人真的很高。四年前他們還對所有身材尺寸很嚴格,現在比較寬鬆,各種身型的女孩都可以,但是四年前,他們還是堅持要很瘦、很高,金髮,商業訴求的臉。當時我很困惑,還因此哭了。

M.C.:提到模特兒,模特兒的行為就是表現他們的身體,對嗎?我們發現你可以很自在地表現你的身體。

Kimi:當你跟很藝術的人們一起工作時,他們也會把你當藝術一樣拍攝。我有些很能啟發人的攝影師朋友,他們會教你如何可以在拍攝時能夠手腳平衡地擺出好動作、跳舞、更進入狀況,像畫作一樣。

M.C.:就是很自在的展現自己對嗎?

Kimi:對的沒錯,人們大多時候會把裸露身體跟表現性感畫上等號,但你知道,你可以穿得比較性感,可是性感對每個人的定義卻是不同的。你可以穿連帽上衣跟外套,還是會有人覺得性感,對其他人來說,這卻是看個人,每個人對性感的定義並不同。舉例來說,人們會認為性感的有幾種:很瘦、很具有肌肉美、超級瘦、有胸部跟臀部的性感,但,拜託,一般人不會把我當作性感的,所以我很開心我能夠拍到裸身的作品,我想我是夠有女人味,以及非典型的性感,我不會像金卡達珊那樣的深色皮膚、巨臀巨乳。看待事情有很多角度,這是為什麼一座裸身雕像,還是會有人覺得那是性感的。

M.C.:你的朋友們怎麼看待你的工作?

Kimi:有些俄羅斯人,當他們看到我拍裸照,會覺得我是妓女。那是刻版印象,就像每次我從朋友口中獲得一些意見時,他們會說:「Kimi,你為什麼要浪費你很有女人味、很美的身體,你是一個皇后,你就是拍裸身,告訴大家你有多棒!你是在浪費你的美麗,因為只有你的老公可以看到你裸體,只有你的愛人可以看到你的美麗,而不是其他人。你應該讓所有人看到」 而我只是把它當作身體,就只是身體而已。其實沒什麼,你並不需要跟其他人隱藏你的身體,我的意思是,你可以;但如果不,我不認為我的身體是只為了特別的一群人而生。跟某人有一段關係是很特別的,有性的接觸對我來說是特別的,但是表現我的乳房,那只是乳房而已。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