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陳庭妮|Modern Vintage

SUBSCRIBE

LIFESTYLE藝術

2022夏日,走進臺中國家歌劇院看一次由楊景翔演劇團重新演繹的《我為你押韻─情歌 Revival》

《我為你押韻—情歌》劇本寫於2008年末,在2009年做為台大戲劇系的一齣劇展小戲,後來由創作社製作,楊景翔執導,連演五年,當中也賣出了中國版權在對岸巡演。如今,這劇本擴大編制成更大的製作,想不到我二十幾歲時寫下的押韻焦慮,成了一首傳唱十幾年的芭樂歌。

圖片/楊景翔演劇團提供,文字/馮勃棣

2022夏日,走進臺中國家歌劇院看一次由楊景翔演劇團重新演繹的《我為你押韻─情歌 Revival》

一般人提及該劇,都會探討其最主要的議題—情歌、庸俗與芭樂文化。其實,除了這最為顯著的題旨外,在寫作過程中,我非常有意識地在經營男女主角之間的語言。我熱衷於挖掘言詞背後潛藏的意義與表達。但本人也迷失於說話的迷霧中,著迷此道又為其所苦。

《押韻》的故事中,女主角維英無意間救了男主角柏翔,整齣戲的主軸落在男女主角兩人間的對話。女主角非常想認識男主角,為了維繫與他的關係而不斷抬槓、追問、惹怒。柏翔起先不想搭理,導致一人急欲想要聊天,一人急欲想結束話題,兩人不斷交鋒,聊人生大道理,聊生命的愛與傷心。

女主角急切想確認某些晦澀不明的東西,開始絮絮叨叨、喋喋不休,彷彿只要話停下來了,關係就停了。她太想在語言中獲得安全感,在感到自身語言的笨拙時不禁大喊:「你知道我為什麼一直講話嗎?我說話,只是為了確認你想不想聽!」

在此,女主角到底說了什麼根本不重要,她說話的意義是為了撫平心中的不安定,於是急切了,躁進了。我在劇本中安排了非常多的「停頓」。對話中(也在人生中),停頓可能是試探,可能是醞釀,可能是終結的前兆。無言的片刻和說話的片刻同樣值得玩味。可能有些東西正在消逝,可能有些東西值得等待。

亟欲去表述愛的人們呀,應該要學會尊重那些停頓。對關係有信心,就要對安靜的時刻有信心。

劇末,我給了這對迷失於語言中的男女主角一個跨越關係危機的結局。不是因為我相信浪漫,是因為我相信人能跨越。劇中,他們一度因為對彼此的誤會猜忌而遠離。最後,他們將一切說開後,疑惑被解開了,兩人釋懷了。他們走到彼此面前,凝視著彼此,自始至終絮叨的女主角說,讓我們詞窮吧。

她不用再說了,明白了在安靜中體會到的平凡無奇,可能有更雋永的光彩。期待在這令人疲於奔命的世界中,我們可以放心地安靜、等候、信任,任憑那些無以名狀的問題與答案,飄蕩在空氣中也無須害怕,

2008年,我在傷心時寫下這齣戲,為自己與世界療傷,寫下一對男女不停地聊天,在他們的對話中疏理我內心中理性與感性、傲慢與自疑間的鑽牛角尖。在才華洋溢的導演、演員、設計群的幫助下,我持續收到許多觀眾的回饋,說他們看完戲被療癒了,願意再次勇敢了。

如今,這戲的Revival版本要走進臺中國家歌劇院與國家戲劇院。我開始有點相信了,當年在咖啡店寫下的一對男女主角用了將近五十頁的檔案在聊天,可能這樣一聊,就讓他們聊成了永恆。

如果幸運是最芭樂的一件禮物,那……

我很芭樂。

更多資訊:

2022夏日放/FUN時光—楊景翔演劇團《我為你押韻──情歌 Revival》

8/27(六)-8/28(日)

臺中國家歌劇院 大劇院,為自己的青春來押韻:https://npacntt.tw/n02u6j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