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許瑋甯|ART SPECIAL

SUBSCRIBE

LIFESTYLE 閱讀

《才不稀罕當空姐:這才是飛機上的真實人生》:「就跟我們所有人一樣,下班後,甚至是上班時,都只想盡快回家。」

對空服員抱持幻想的你,來聽聽正港空姐莎拉怎麼說!

Photo / 高寶書版、IMDb

《才不稀罕當空姐:這才是飛機上的真實人生》:「就跟我們所有人一樣,下班後,甚至是上班時,都只想盡快回家。」

有「航空界金筆作家」之稱的莎拉,新書《才不稀罕當空姐:這才是飛機上的真實人生》將揭開空服員的真實生活,在許多人眼中,這份工作光鮮亮麗、擁有數不清的出國機會,以為空服員就是每天畫著漂亮的全妝、梳著完美的包頭,將機場與飛機走道當成伸展台一般,盡情享受旁人的注目禮。

但事實上,在莎拉的形容之下,空姐的受訓時期,堪比高三考大學的借屍還魂,甚至總逃不了被「學姐」刁難的命運,機上的宮鬥劇也不是說說而已,從令人聞風喪膽的「鬼」學姐、以在上位者姿態頤指氣使的機長,到予取予求的乘客,空服員必須以完美的笑容面對一切的虛榮與傲慢,經過時間的淬鍊,專業的外表彷彿無堅不摧,然而燦爛的底下,身心早已斑駁不已。

不管是對空服員有著憧憬,或是以為空姊過很爽的你,先聽聽莎拉怎麼說,好不好壞不壞,請你再判斷一回!

《才不稀罕當空姐:這才是飛機上的真實人生》摘文 : 既生花,何生草?

友航是台灣成立的第一間國際線航空公司,剛成立時由官方全力支持經營,揹負著為國共內戰後播遷來台的國民黨政府開拓國際能見度的使命。雖然一九九五年後,官股逐漸撤資,也漸脫離過往的政治宣示色彩,轉型為民營航空公司,執行一般商務航空業務,但有鑒於這樣的歷史背景,官方色彩還是相當濃厚,甚至官股也不是完全退出,仍佔有一定份量。這樣的公司結構使得友航多少有些「公家」色彩,福利自然是不能太差。況且有官方的支持與扶植,如同郵政、電信、大眾運輸等產業一樣,我們大概會清楚知道,除非台灣滅亡,不然這間公司是不可能倒的,多給人一種「鐵飯碗」的保障之感。

而我所服務的公司是首間為促進市場活絡、良性商業競爭而成立的非官方國際航空公司,資金大多來自民間一般投資人,沒有「非死不可」的國族主義渲染,依據資本主義自由市場運作,經營策略以投資人利益為導向。在這樣的公司成立前提下,如果飛機、油價、航權、機場租金……等固定成本無法省略的情況下,又想做到台資企業力求的cost down,人力成本自然是首當其衝第一個被開刀的對象。

舉幾個簡單的例子,在二○一六年因應友航罷工,台灣勞工意識抬頭的風聲鶴唳之際,我的公司才終於開放全球所有航點外站,空服員住宿飯店「一人一間」。在此之前,有超過一半的航點外站都是兩人一間房;而外站津貼也在公司開航二十年後,破天荒終於首度調升,完全符合台灣GDP 的漲幅步調,不過調漲之後也大概還是友航外站津貼的三分之二而已。而我們公司的員工,在面試階段都要接受一份適職測驗,題目大約有五道,大多是「你認為服務的真諦是什麼?」一類、生活與倫理的八股題型。天知道我是個從小只要上作文課就會在心裡大放鞭炮表示慶祝的怪胎,在面試階段,認識的姐姐告訴我有這份測驗,要我好生準備之際,我還全然不以為意,覺得自己就算用腳寫都能寫到PR 值九十八。

「我不知道今年的題目會是怎樣,不過,」姐姐突然放慢語速,以示莊重:「我知道一定會有一題,就是問你贊不贊成公司成立工會。不管妳其他題目答得有多爛,這題一定要寫不贊成,不然絕對不會被錄取。」我在姐姐語重心長的告誡下,屁顛屁顛地面試去了。在考試的那天,考卷一發下來,果然一眼我就瞄到了那鼎鼎有名的一題。在長達十六年「標準答案」教育的無情強暴下,我有再多天馬行空的幻想,也只敢對言情小說裡的驃驥大將軍傾訴,所以我第一時間馬上就在那題目下的空白處率先謄了「不贊成」三個大字。至今我仍清楚記得自己寫的不贊成理由是什麼:「如果一間公司愛護員工至已超過工會可以爭取的範圍,何苦需要工會呢?」

二○一六年,友航罷工後,見證了蚍蜉撼樹之力,我的公司有超過半數空服員拋去自己曾經寫的「不贊成」,冒著考零分的風險,聯名加入「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達到與資方團體協商的門檻,而我也是其中一個。當初考的那道題目,聽說消失於自此以降的新進員工之中,成為傳說。

突然有點明白了為什麼那些曾經經歷過戰爭、極權壓迫的人,比如戰犯、慰安婦,在經歷創傷來到盛世太平的現在,仍要那麼積極爭取一句道歉,不肯放下。我想,那是因為一個人生在世上最難過的一件事,或許就是無法為自己堅持的信念從一而終,而這種信念非得要經過某種艱難,不論是生理上或是心理上的,才能自身體上脫穎而出。然而人性的溫暖彈性,往往令大部分的人被社會祥和的表象欺瞞,也不是很明白所謂「信念」是什麼,所以這些人想以痛苦寫下的記憶告訴我們:不要忘記,才有警惕。

在我開始當空服員之後,有很多人問我:「出國之後要住哪裡?要怎麼從機場到飯店?」會有這樣問題的人,大概就是跟剛考上時的我一樣,以為我們飛出去之後就可以「在國外放假」了,所以所有住宿、交通都得自己安排。運輸產業最重視安全和準時性,為確保這兩項特質貫徹始終,航空公司必須為員工安排好一切事宜,甚至航空從業人員在全球大部分的機場,不論出境、入境,都能走員工通道,享有快速通關的權利。

當然,這只限於我們工作的時候,私下的行程還是和一般老百姓一樣得乖乖排隊。所以從在國外的住宿、機場交通,到我們的「吃飯錢」,都是航空公司必須支出的成本。而我們的「外站津貼」就是屬於我們薪水一部份的「吃飯錢」的美稱。

試想,假設有一間A航空公司,A航的空服員在出國時住宿飯店一人一間,外站津貼一百元(這只是假設,不是實際數字,每間航空公司在薪資結構的計算方法都略有出入),飛行一架全滿的波音七七七客機,經濟艙有兩百二十位乘客,由八位空服員服務。A航空公司共有五千位空服員,每人每月平均飛時為七十小時;又有另一間B航空公司,B航的空服員出國時住宿飯店兩人一間,外站津貼六十元,同樣飛行一架全滿的波音七七七客機,經濟艙有兩百二十位乘客,由五位空服員服務。B航整間公司共有兩千五百位空服員,每人每月平均飛時為九十小時。

若你是一位剛出社會的新鮮人,想要報考空服員,你想去A航空公司還是B航空公司?

若你是航空公司老闆,你想經營A航空公司還是B航空公司?如果飛機、油價、航權、機場租金……等固定成本無法省略的情況下,想要將利益極大化,你會怎麼做、你能「省」下的是什麼?

在我工作到很累的時候,我會想,如果我是機器人就好了,就不怕累可以一直工作下去。然後就有人發明了機器人、發明了AI人工智慧,機器人毫不間斷地工作,效率之高、成果之好,徹底將我打趴,結果我失業。

究竟誰才能真正守護全人類的幸福呢?想著這個問題想到我失眠,然後,鬧鐘響了,我又要去工作了。好想賴床,還是交給機器人去幫我上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