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閱讀

夢到「自己死掉了」,究竟意味著什麼?資深心理諮詢師替你解夢

若曾夢到自己「死掉了」,起床後肯定都震懾不已,這到底代表這甚麼?現在就立刻來解夢!

Photo/IMDB、Pexels、寶瓶文化

文/武志紅《夢知道答案》、出版社/寶瓶文化

你已經死了

●夢 者

阿嫣,廣州女子,單身,三十一歲,外商中層管理人員。

●夢 境

在電梯裡,坐滿了我的大學同學。

電梯要往下走,我知道,站在電梯邊上的人都會死。所以,我刻意站在正中間,只有這樣才安全。

電梯啟動後,迅猛下墜,那種徹底失重的感覺,就像自由落體一樣。結果,靠在電梯邊的我的大學同學們全死了,一個個血肉模糊,非常恐怖。

獨我一人活了下來。我感到恐懼,同時感到慶幸,從電梯裡出來後,我立即向家裡趕去。

路上,電話響了,是媽媽打來的。「我們接到殯儀館電話,說你死了,怎麼回事?」媽媽在電話裡問。

我辯解說,我這不是沒死嗎?還好好的。

但媽媽說,不,你就是死了。

放下電話,儘管我看似還活著,但我相信,我的確死了。屍體正在路上,一會兒就會被送到家。當屍體運到的那一瞬間,我就會全然死去。

●分 析

這是二○○八年的時候,阿嫣向我講的一個夢,一開始,我百思不得其解。

後來,我問她,這個夢是什麼時候做的。

「哦,我想一想……」阿嫣想了一會兒,說:「應該是一月十九日,對,肯定,就是一月十九日的晚上。」

「這麼肯定?」

「是的。因為,兩天後就是一月二十一日,那天股市暴跌,我損失慘重,所以不會記錯。」

原來如此。這麼說,這個夢很像是對股市暴跌的預感了。

大學畢業後不久,阿嫣就進入了一家外商,一直做到現在,收入頗豐。二○○七年股市進入牛市後,她在一個朋友的推薦下,加入了炒股大軍的隊伍,投入了近百萬元,占她積蓄的三分之二。她是一個安全感很低的女子,所以當時不管多麼看好股市,都不敢將自己的收入全投進去。她說:「必須給自己留下保命錢。」

二○○七年的股市給阿嫣帶來了超乎尋常的收益,但下半年股市的不斷動盪也一直令她忐忑不安。後來,她將炒股的事情全盤託付給了一個多年的知己朋友森。森有二十多年的炒股經驗,而且一直是商業領域的弄潮兒,還知道許多一般人所不知道的內幕消息,是一個背景頗深的人物。

並且,森的性格和阿嫣有相似之處,是看似大膽其實極其謹慎的人。他炒股的原則是絕不冒險,只有判斷一檔股票一定會賺錢的時候,他才會買,而這樣的股票很少會有極大收益。

將炒股的事情託付給森,是阿嫣給自己的炒股大業找到的第一個保險。

後來,在森的介紹下,阿嫣還在香港開了戶,並把大部分資金透過森轉移到了香港。這可以說是阿嫣為自己炒股找到的第二個保險。

大多數股民沒有阿嫣那種超低的安全感,也就不會像她這樣費盡心思做狡兔三窟的事情。

如果說,阿嫣的這個夢境是她對股市的擔憂。那麼,大學同學都站在電梯的邊緣,而唯獨她刻意地站在正中間,這該是阿嫣狡兔三窟的炒股風格與普通股民的炒股風格的對比了。

阿嫣說,她對國內的股市沒有信心,很明確地知道,自己在二○○七年的炒股行為是一種投機。但她想,將炒股的事情託付給森,同時又將資金轉移到股市相對成熟的香港,她的炒股該有保證了吧。

這種擔憂顯然也反映在了她的夢中。

她對股災已有預感

二○○八年一月十八日,這天是星期五,阿嫣已對股市有了擔憂。當時,森打電話給她,談到了美國的次貸危機,說這一危機對美國股市的影響已開始顯現,他擔心會影響到香港股市,並進一步影響國內。對香港和國內的影響到底會到什麼地步,他沒有太大的把握,但他認為,影響不會太大,所以不必急著拋出。

阿嫣信任森,支持他的決定。但將電話放下後,阿嫣心中一直湧動著很大的不安。當時,她想,這種不安是自己的性格,她自己的安全感一直都太低了,不必因此而拋出股票。

但這只是她意識上的想法,潛意識深處,她仍然對股市有著極大的擔憂。這一擔憂,最終透過一月十九日晚的夢給展示了出來。

平時,阿嫣是睡眠極好的人,很少記住夢,但一月十九日晚,她半夜裡被這個夢嚇醒,第二天醒來後仍然是心有餘悸,夢中的情節也記得分外清楚。

似乎是夢在提醒她尊重自己的憂慮。但可惜,她沒有做到這一點。

一月二十一日,阿嫣一早坐同一社區的朋友的車去上班,這位朋友也有多年的炒股經驗,經歷過多次風暴。他勸阿嫣將股票清空,而他一路上也一直不斷給妻子打電話,指揮妻子拋掉所有股票。

二○○七年的時候,阿嫣這個朋友也曾拋掉手中所有股票,那一天是五月三十日,也是財政部突然將印花稅從千分之一上調到千分之三的日子。阿嫣對這個朋友的果斷非常欽佩,不過相比之下,她還是更信任資歷更深、更有背景的森。

因而,儘管心中憂慮很重,很想跟森商量是否將在香港的股票全拋掉,但阿嫣還是決定信任森,由森決定怎麼做。

森沒有清空股票,甚至沒有拋掉任何一檔股票,他建議繼續觀望。

一月二十二日,股票繼續暴跌。無論是國內還是香港,股票市場的暴跌程度均堪稱慘烈,而她在香港和國內市場的股票也損失慘重。

談到這個夢時,阿嫣說,她還是想繼續信任森,不想全部拋掉股票。她對國內和香港的股市還是抱有一定的信心,畢竟森幫她買的股票都是經過謹慎選擇,是長線型的。

不過,這樣做,就好像是夢中最後時刻的感受。夢中,她看著自己,那時自己分明是活著的,但她同時又確知,自己其實已經死去,而屍體正在路上。看到屍體的那一瞬間,她就會全然死去。

屍體是什麼?會是她在股市上的全軍覆沒嗎?

是不是可以這樣說,其實我們自己的心靈已經捕捉到了未來的趨勢,但我們在意識上不尊重這一訊息,於是這一訊息只好透過夢這種潛意識的途徑來表達,以提示我們尊重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