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LIFESTYLE 閱讀

小蘋果陳映如 當那個沒有自信的女孩走進舞台,「把自己活得閃亮亮的」

陳映如人稱小蘋果,她是廣告和MV裡的熟面孔。丹鳳眼和圓潤身型讓她有著極高辨識度,她擅長以誇張「顏藝」(指誇張帶喜感的表情)讓幾分鐘的影片多了份令人忍俊不住的詼諧幽默,也因此讓她有「台版渡邊直美」之稱。

作者/李昭融 攝影/登曼波+林建文 《台女Tai-Niu:最邊緣的台北女子圖鑑》大塊文化出版

有些人,天生就有著讓人好心情的奇妙能量,我看著陳映如穿著各式花俏繽紛的服裝,感覺心情頓時好了一些。她一下子化身牛奶農場裡的少女,一下子又成為童話世界裡的格子女王,無論怎麼搭配,都與她純真的氣質極為相稱。


陳映如人稱小蘋果,她是廣告和MV裡的熟面孔。丹鳳眼和圓潤身型讓她有著極高辨識度,無論是裝扮成女學生、啦啦隊長、清朝格格或上班女郎,她擅長以誇張「顏藝」(かおげい,源自日文,指誇張帶喜感的表情)讓幾分鐘的影片多了份令人忍俊不住的詼諧幽默,也因此讓她有「台版渡邊直美」之稱。

但若只單以台版渡邊直美來理解小蘋果未免太過平面,除了小螢幕的插科打諢,她在舞台劇的聚光燈下能瞬間掉淚,在第一部主演的長片《哭悲》裡用狂烈方式宣洩情緒,也可以用一個眼神傳遞強而有力的感動,又或是模樣憔悴地在鏡頭前笑得你心裡發寒。「胖讓我成為演員,喜感讓我帶給大家歡樂,悲傷讓我學會擁抱世界。」她說。


這個從小沒有自信的女孩,走進了舞台,把表演的養分沈澱、淬煉成未來人生的燃料。


無心插柳

小時候喜歡畫畫,幼稚園想當畫家的她後來接觸了平面設計,只不過表演這件事意外聚焦為人生目標。大學念的是文化廣告,本想找廣告公司實習,大三那年上節目《大學生了沒》,後來在經紀公司上班的學長推薦她演出樂團八三夭的MV,就此開啟了表演的世界,但這世界最初對她並無善意。


小蘋果開始試鏡之後,時常被選角的對方質問:「妳有學過表演嗎?」或是還沒演完就叫她離開,甚至直接批評「妳根本不懂表演」。她是特別不服輸的摩羯座,人家說她做不到,她偏偏一定要證明給別人看,於是開始上表演課。

愛,複雜地傷神

2018年,她參與舞台劇《人生的表演課》,沒想到這個決定改變了將來的人生目標。舞台劇的內容是在講12個新銳演員的人生故事,導演與演員一起集體創作。小蘋果的故事是「撕不掉的標籤」,這是發生在她身上的真實故事,也是她重要的人生轉戾點。


小蘋果的爸爸是漂泊男子,她在成長過程中歷經過許多幾乎感覺像是鄉土劇的灑狗血事件:阿嬤帶她去抓姦,跟姊姊一起打小三……,太多家庭糾葛和上一輩的恩怨情仇,讓她與爸爸的關係一直處在親又不親、熟悉也不熟悉的微妙關係。


在台北念大學的時候,有天媽媽打來,告訴她從事殯葬業的爸爸被犯人槍擊七槍重傷,登上社會新聞。在宿舍的她當下完全無法反應,只覺得心臟痛得難受,失神好一段時間才崩潰大哭。上網看網友評論,隨意的謾罵和負面評論讓她更受傷,「現在的人很習慣在螢幕背後打字當陪審團,但我一直覺得,如果你不了解,就不要下任何評論。」


她把這段故事創作成「撕不掉的標籤」,不光是發生在自身的事件,裡面也隱含著對一個人的怨恨是否該原諒放下,以及那深刻卻說不出口的愛。每次謝幕,小蘋果的情緒都滿溢激動,她知道自己在演出的同時被淨化、被慰藉。「戲劇能夠讓像我這麼微小、不起眼的人得以影響別人,看到台下觀眾眼眶泛著淚水的瞬間讓我下定決心成為演員,希望可以成為一個更有影響力的人,去讓更多人有共鳴。畢竟,愛有很多種,而它複雜地傷神啊。」

缺席的男性角色

因為成長過程中缺席的父親角色,小蘋果從來不擅長與異性相處,跟男性講話時焦慮緊張,甚至帶點輕微的恐男傾向,幸好戲劇帶給她不同的想法。「接觸表演後我變得能和男性展開對話,把自己代入到角色裡面,也會把性別看得比較中立,男女生都是人,沒什麽區別。」


看似正能量的小蘋果,其實從小到大都因外型而自卑。她小時候因為擔憂別人評論她的身材,炙熱的夏天裡不敢穿短袖,甚至連長裙都不好意思穿。「我做事特別努力,想讓別人知道肉肉的女生也可以很棒;也特別喜歡打扮,想成為胖子裡最時髦的。我一直覺得世界上沒有醜的人,每個人都很好看,外在的樣子別人無法定義,只有你可以定義自己。」她溫柔而堅決地說著。

夢想彷彿又近又遠

她喜歡用「最樂觀的悲觀主義者」的態度認識世界,就算時而鬱悶也不會消極到底,因為隧道的盡頭就是光亮。「我一直在尋找自己的價值,但後來我才明白自身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價值,要把自己活得閃亮亮的,不用去顧慮別人的眼光。」


對人性的好奇讓小蘋果時常默默觀察人生百態,她猶如城市漫遊者,也像是生活觀察家。她知道該好享受低潮,當自己變得更好的時候,才知曉成長的樣子。她更理解曲折的故事和日常的韻味都是表演的底蘊,唯有衝破舒適圈,才會認識更多不一樣的人,創作需要啟發,所以演員才應該好好生活。


當下是最美好的

今年是小蘋果接觸表演工作的第五年。來自花蓮的她,已經在台北住了八年。她已經習慣了獨處,時常享受孤單,但覺得太寂寞的時候,還是會不由自主地在路邊蹲下來哭。她偶爾會覺得自己身處電影場景:在一個人口很多的疏離大城市裡獨自生活。我可以想像小蘋果在人來人往的十字路口一個人靜靜站著,背景是殘影般的流動車水馬龍,宛如典型的華語MV場景,就像她喜歡的那首魏如萱的歌。


就算世界有時充滿困挫與惡意,跟外界磨合的過程不太美麗,或者要帶給別人歡笑的時候偶爾會懷疑自己,小蘋果說她還是會選擇以善良、誠懇的心態,真實地活在每一個當下。「如果沒有裸奔過就去試試看,如果沒有好好愛過一個人就去愛,突破和挑戰就是生活的靈感。在社會的洪流裡努力不失去自我,則是我當下最重要的人生哲學。」


拍攝最後,我見她用細細的眼睛堅定地看著湛藍天空,「今天的天氣真的好好喔,我們好幸運。」小蘋果用她一貫慢條斯理的口吻這麼說。今天的天空就像她最喜歡的電影《小偷家族》裡的藍天,藍得很自由,藍得很無私。雖然她仍在摸索未來,小蘋果知道只要堅持下去,將來有天,她也能用表演將這份無私的愛傳遞給更多人。


關於《台女Tai-Niu:最邊緣的台北女子圖鑑》

作者:李昭融
攝影:登曼波+林建文
大塊文化出版

這本書是作者李昭融與攝影雙人組登曼波+林建文一同創作的新世代攝影書。裡面包括橫跨20、30、40世代二十位女子的人生故事和影像照片,再加上12篇簡短有力的散文集,不只是討論台灣女生的困擾,也想透過這本書翻轉大眾對「台女」的刻板印象。(《台女Tai-Niu:最邊緣的台北女子圖鑑》購書連結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