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深度聚焦

海平面下的母愛(上)

美麗的定義是什麼?攝影師從韓國牛島海女臉上深刻的紋路,看到美麗的極致。她們終其一生與危險大海搏鬥,不畏辛勞,而背後的動力,全來自偉大母愛的驅使。
1 / 1

編輯/顧軒  撰文/Ji-Sun Kim  攝影/Joon Choi  資料提供/Namhaebomnal  翻譯/Birdism

如果你去過南韓最大島─濟州島,你大概已經聽過她們的喘息聲,甚至還有個字 Sumbisori 被拿來形容這聲音。從遠方聽來,它像一陣口哨聲,是海女在海中沈潛許久後,猛然浮上水面發出的聲音,而這聲音是她們辛苦討生活的象徵,也吸引了當初來島上拍廣告的攝影師 Joon Choi,對海女人生產生興趣,那次,他一口氣拍下八位初識海女的面孔,深受著迷的他,之後經常返回島上繼續拍攝。

望向紋路分明的臉龐

之後,當他再聽到當初那八位海女已有六位辭世時,他收拾行囊搬到離濟州島約3.5公里的牛島,想搶在時間流逝前記錄她們的故事。Joon Choi 花了一年拍攝牛島上的老潛水者,所有照片都收錄在由 Namhaebomnal 出版的新書《海女與我》中。「每當我看到她們紋路分明的臉龐時,我心裡有種沈重的感覺,這感覺驅使我一路跑到牛島來。我總覺得,如果我在這計畫中沒有忠於自我,便是對她們的不敬,因此,要和她們一起工作,我得先撕下臉上那層層面具。畢竟,如果一切只是徒具空虛的形式,對層面臨無數生死交關的海女來說是沒有意義的。然而,這些女士們總是對我溫柔微笑,彷彿她們早就讀出我的心思。」

強大母性為支撐

海女打從小時候便開始在淺水處練習潛水,到了少女時期往更深處發展,就這樣一路潛到生命最後一口氣。目前濟州島仍有4,500名海女仍在工作,但是多數都已年過七十。想當然,她們不希望女兒們繼承這個艱辛又危險的職業,因此「海女」在幾十年後很可能會消失。之前南韓便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請將海女納入「非物質文化遺產」之列。而 Joon Choi 也努力想透過攝影,向大眾宣導海女的生活。

他也在過程中發現,是母愛的驅使,讓她們甘願這樣咬牙堅守這個辛苦的職業。「之後我才發現,每次當她們正忙碌時,我總巴著她們聊天,是多蠢的事。她們可沒有時間和我談是非,她們有的是分秒必爭的工作要做,必須搶在變天、日落和漲潮之前,把工作完成。有些海女極其勤勞,呃,說勤勞還客氣了。我從來沒看過她們花一分鐘休息。我們活在一個富裕的時代,但在以前大環境更艱苦時,海女要是不努力工作,是無法在這貧瘠的島上生存的。當然,島上也有努力工作的男人,但這些海女向來是以獨立堅強出名,如果不是有強烈的母性本能為支撐,她們無法養大小孩。」 Joon Choi 說。

海洋深處的女戰士

這些海女在毫無氧氣筒的情況下,潛到水裡採集鮑魚和甲殼類動物,這可是其他地方看不到的技能。她們常說:「有它就心滿意足了。」指的是可以讓她們在海底潛更久的塑膠潛水衣。不過,長期頻繁潛水雖然收穫頗豐,卻也帶來不少職業病,像是聽力遲鈍、關節炎、慢性頭痛和骨質疏鬆。不過,這些海女也才能把小孩養成堂堂正正的大人,並在老時自力更生,不必向小孩伸手拿錢,對此她們非常驕傲。

「當我看到海女下水前的樣子,我才明白什麼叫真正的『專業』。她們會專心一致看著海面,看起來就像被大海吸進去一樣。而她們毫不遲疑,毅然跳進水的樣子,就像女戰士。這些女潛水員知道能夠迅速精確抓到最適合的下水時間,同時又能冷靜面對這份職業的無常,趁此加強自己的技巧與經驗。在韓國,海女以經濟獨立的特質為人所知,但不僅如此,她們強壯體能無人能及。她們非常以海女的職業為傲,很少會退休,也從來不為了錢向人低頭或求助。濟州島有些人甚至說,海女是世界上第一批職業婦女。」

想閱讀〈海平面下的母愛(下)〉,請點選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