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深度聚焦

【為彩虹發聲】肉彈甜心,每一種不一樣都很珍貴

Amy和馬力組成的倡議團體「肉彈甜心」,想藉自己性感的身體告訴大家:嘿!胖胖的 is fine,喜歡同性is fine,又不是傷天害理,每個人都該有權力以自己舒服的姿態活著。

採訪撰文/林侑青 攝影/Hedy Chang 妝髮/Nina  助理編輯/陳玟蓓 影片來源/肉彈甜心FB粉絲頁

在「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的Amy,與當時在「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的馬力,因為工作業務往來認識彼此,又因上網團購衣服變熟。2015年,兩人有感於「一個人走得快,比較多人走得比較久」,決定合體組成「肉彈甜心」,站出來倡議「身體正向」運動。利用工作之餘拍攝「肉彈小劇場」聊胖子內心話,推出「FAT48」單元,邀請橫跨各領域的專家、擁有不同身體面貌的朋友,來分享各自的煩惱和生活。

把單一標準的框框擠歪 

「胖」這件事是她們人生至今的課題,從小到大遭遇過太多歧視與標籤。Amy曾遇過一位客戶認真對她說「你要感激你老闆肯用你。」馬力小時候量制服永遠是最後被量到的人。胖子一天到晚會被路人側目、議論,被「指教」自己身體該長成什麼樣子,「這個社會總是在提醒我們,你是一個不一樣的人。」

「我媽媽就會說,我是同性戀,會不會是因為我太胖,所以交不到男朋友?我心裡想說,你怎麼會覺得跟女生一起,別人就不會嫌你的身材呢?」Amy好氣又好笑地說,「這也是一種標籤,不管是做同志運動,或是身體倡議,其實都一直在提醒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很多種複雜的綜合體,不應該只用單一面向去看別人。」

馬力說,有時正向標準也可能會變成標籤,「像大家覺得胖子一定要樂觀,要自信跟幽默,所以你想像出來的,還是要如何成為一個『好』胖子。」長期從事社會運動的她們也發現,身體和性別議題緊密交織:「像現在同志社群中也沒有很多元的指標,以身體來說,男同志社群中的標準超嚴格。假使你是熊,你就要胖壯,一鬆就變成豬了。女同志社群也沒有對胖的人比較寬厚,婆還是要瘦啊。但有更多人只是一般人,那怎麼辦?難道在感情市場上就沒有價值,或是不認真、不敬業的同志?」

她們希望能藉由一次次倡議,「把標準越拉越鬆,門越打越開,可以變成逃生門」。真正的多元包容,是你可以做你自己舒服的樣子就好,胖子可以不好笑,同志也可以沒藝術細胞。

不一樣,不是 trouble maker 

「整體社會很常把結構性問題放到個人身上,要求個人自己去適應、解決。」每次搭捷運、飛機等大眾運輸工具,馬力經常得為自己的體型「不好意思」,「假使你太胖、太高或肢體不方便,社會還是希望你自己要處理,憑什麼要求整個社會為了你改變?好像必須符合一個平均值,才是不造成社會困擾的方法。但是最珍貴的,難道不是每個人擁有不同的樣子嗎?」

「只要沒辦法符合規範,在他的成長過程當中,就一直會被標記是奇怪的孩子、是不聽話的孩子。」經常受邀到學校演講的馬力和Amy,特別注意性別教育這一環,畢竟身邊聽過太多因為適應不了規範而掉入社會縫隙、甚至失去生命的哀傷故事。

「很多事情核心是差不多的。家境不好的孩子被欺負,難道你會說叫你爸媽多賺一點錢就好?考試考不好,你跟他說努力讀書就好,都沒想過讀書是很階級、很看天性的事。你不理解胖子的背景,為什麼就對他說你減肥不就好了?」Amy說這更突顯了性別平等教育的重要,「其實還有很多小孩子在很多角落,不被看見、接納,然後很痛苦。教育不只在說同志,而是不要欺負跟你不一樣的人,希望讓每一個不同選擇的小朋友,有辦法在世界上好好活著。」

往「愛自己」的路上前進    

「我媽到現在都還是跟我說,瘦下來就可以交男朋友了。」馬力通常會裝傻回,「欸也不一定喔。」Amy則在五年前和爸媽出櫃,「我18歲不小心把跟女朋友很親密的照片放在桌上,被媽媽看到,我一路否認到30歲。後來我開始思考,如果我願意在熱線花時間去傾聽別人父母親,那為什麼不願意花時間給我的父母?」

對她們來說,人生難的其實不是找到能夠相愛的那個人,而是如何好好回頭愛自己。Amy曾經非常自卑,甚至想過「如果全家旅遊出意外,死掉的只有自己就太好了」,直到上網找到自己喜歡穿的衣服,才開始找到力量,「原來我也可以好看,也可以性感,也可以變成自己喜歡的樣子。」進熱線工作以後,她也發現自己的「不一樣」變得很「正常」。如果沒辦法創造一個能夠尊重並理解每一種存在的空間,一味叫人「做自己」是很不負責任的說法。

「肉彈甜心」不想當什麼快樂胖子的樣板,她們和許多人一樣,人生還在小碎步地從「不討厭自己」往「喜歡自己」的路上前進。所有努力只盼望這個世界能有更多體貼,讓每一種不一樣無須吶喊,就能平等地擁有一個足以生存的位置。

【FAT48】曾幾何時,身為女生變成一件雖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