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深度聚焦

「潮流是別人的,而風格是自己的。」在愛的課堂裡,父親教會我的事

在父親節的月份,《美麗佳人》策劃了這場事業卓越巴黎女性與父親的深情對話。女兒眼中的父親從來不是難以挑戰的權威;父親眼中的女兒,也不僅是漂亮可愛的女孩。在各自人生軌跡裡,他們相互輝映並且相互成就。

撰文/Fabrice Gaignault、Avec Catherine Durand、Corine Goldberger et Elsa Guiol  攝影/Sabine Mirlesse  編譯/Cony、李慕賢、顧軒

女兒 Olympia Le-Tan

時尚設計師,2009年創立同名品牌 Olympia Le-Tan,以文學為靈感設計的「書不可貌相」系列手拿包深受時尚達人青睞。

父親 Pierre Le-Tan

著名插畫藝術家,《紐約客》封面作者,插畫遍及文學作品,時尚雜誌及奢侈 品合作系列。

父親教會我:「潮流是別人的,而風格是自己的。」

Q:你們彼此欣賞對方身上哪一點?

Olympia Le-Tan(以下簡稱O.L.T.):父親的繪畫風格,他對美好事物的熱愛,以及他佈置空間的別出心裁。

Pierre Le-Tan(以下簡稱P.L.T.):她總是能做出一些有趣的事情。她從來不追逐潮流,但總有自己的風格。

Q:你們的性格有什麽相似之處?

O.L.T.:我們倆都屬於玩世不恭、有創造力的人。

P.L.T.:執著、缺乏條理性。

Q:父親在你的事業裡扮演了什麽角色?

O.L.T.:父親是我的引路人。他把我介紹給 Chanel 的設計師,這是我事業的起步,後來我自創的品牌 Logo 以及一些產品圖案也是出自父親的設計。

Q:父親對你的事業有什麽特別的要求?

O.L.T.:沒有要求,他從來沒有逼我要在事業上有多大的野心。

P.L.T.:沒錯,對我來說,工作只要滿足自己的創作欲望就足夠了。

Q:你覺得自己遺傳了父親什麽優點和缺點?

O.L.T.:優點是對美的熱愛,缺點是沒什麽理財頭腦。

Q:父親的哪句話讓你終生受益?

O.L.T.:他總是跟我強調,一個人的文化修養對成功有多重要。

Q:你為女兒擔心過嗎?

P.L.T.:她以前在學校的時候成績不是很好,當時我心裡想,要是她成績再有點起色就好了,但說不上是擔心。

Q:什麽時候開始意識到,你是在與一位職業女性對話?

P.L.T.:當她開始嚴肅起來的時候,我意識到女兒的確不一樣了。

Q:如果用一個詞形容眼中的對方,你們會選擇什麽詞?

O.L.T.:頑固。既是優點也是缺點。

P.L.T.:我的答案跟她一樣。

女兒 Marlène Schiappa

法國男女平等事務國務秘書,負責關注與保護女性權益,新生代作家。

父親 Jean-Marc Schiappa

歷史學家。

父親教會我:「不要輕易地否定別人,為了熱愛的事情也不必保留自己。」

Q:你們彼此欣賞對方身上的哪一點?

Marlène Schiappa(以下簡稱M.S.):我崇拜他知識淵博、內心堅定,他從來不非議別人,不知道嫉妒是什麽,對物質財富也不是很關心。

Jean-Marc Schiappa(以下簡稱J.M.S.):這有點難回答。我很欣賞她,但在我們家沒有說出來的習慣。我們會指出對方做得不好的地方,這不會傷感情,因為都是出於坦誠以及絕對的真心。

Q:你們的性格有什麽相似之處?

M.S.:我們都很熱愛工作,想要不斷改進自我,有自己的主見,不會做別人的傀儡。

Q:你覺得自己遺傳了父親的哪些優點和缺點?

M.S.:喜歡看書,還有做事全情投入,就像我投身政治一樣,很忘我,我願意奉獻我自己,拼盡全力,雖然很多人可能並不覺得對政治有熱情是優點。

J.M.S.:其實忘我和奉獻這樣的詞應該是用來形容軍隊的戰士。我喜歡自由思想家維克多・雨果,他說,「戰鬥的人們,那才是活著的人們。」我也會跟她說,我們可以失敗,但我們不可以不拼盡全力。

Q:有什麽技能是父親沒有教你的?

M.S.:讓我想想⋯可能是化妝打扮?

J.M.S.:我明明教了很多啊,比如「黑色著裝法則」,還有保護自己的拳法。

Q:在你的事業裡,父親扮演了一個什麼樣的角色?

M.S.:他將對工作的熱忱傳遞給了我,並給予我足夠的信任。他從不會對我說「你不行,你做不了這個」。同樣地,他也讓我學會了要信任別人。

Q:你會因為什麽事,在腦海裡第一時間想到自己的父親?

M.S.:跟我的孩子待在一起的時候。教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時我會問自己,如果他是我,會怎麽做。

Q:當她還是個孩子的時候,你設想過她將來要成為什麽樣的人嗎?

J.M.S.:我知道她總會長大的,她10歲展現出的寫作天賦就讓我很驚訝了。

Q:如果要用一個詞或一句話形容彼此眼中的對方,你們會如何描述?

M.S.:爸爸。

J.M.S.:我的長女—你想像不到這四個簡單的字所蘊含的所有感情。

女兒 Anne-Christelle PéroChon

Bim App(餐廳預約及手機定位應用程式)創辦人。

父親 ClAude PéroChon

經濟學教授。

父親教會我:「生活的樂趣無所不在,要做那個看得見樂趣的人。」

Q:你們彼此欣賞對方身上的哪一點?

Anne-Christelle Pérochon(以下簡稱A.C.P.):父親幽默、脾氣好、充滿能量,他讓我覺得「一切皆有可能」。

Claude Pérochon(以下簡稱C.P.):她有創造力、膽子大、勇於冒險,比如衝浪的時候她會選最難的去嘗試,過分謹慎的人是不會這樣選擇的。

Q:你們的性格有什麽相似之處?

A.C.P.:會把本來乏味的事變得充滿趣味。為了打發路上的時間,我們自創了一個遊戲,比如從伯明翰到莫斯科要飛越哪幾個國家?我們還差點把這個遊戲商業化。

C.P.:生活裡我們都喜歡買食材自己烹飪,都喜歡有壁爐的房子,這樣可以在壁爐前烤牛排骨。我們會一起5點鐘起床,去波爾多最好的魚鋪買牡蠣。

Q:父親在你的事業中起到了怎樣的作用?

A.C.P.:他對工作的投入、熱情以及他的教育方式都讓我很受感動。如果說我現在能夠快速分析目標市場,將挑戰變為機遇;能夠帶領一個團隊,說服投資人⋯我今天擁有的種種,都是因為他給我樹立了榜樣。

Q:有什麽技能你如今回想起來,是父親沒有教你的?

A.C.P.:電子產品,因為他不用APP。創業最難的階段是我剛開始起步的時候,要向他解釋這些理念、技術,他完全不懂。

C.P.:是的,我已經落後好幾代了。

Q:當她還是個孩子的時候,你有設想過,希望她將來成為什麽樣的人?

C.P.:在她還小的時候,我更希望她成為通才。所以我建議她理科高考之後先去 讀預科班,然後進入高等商校學習,因為這會提供比較全面的教育,未來她也有更多的可能性。

Q:什麽時候開始意識到,你是在與一位職業女性對話?

C.P.:當投資人信賴她,為她的創業項目注入了一筆數目可觀資金的時候。

女兒 Loulou Robert

超模,新生代作家。出版作品《Bianca》《Hope》。

父親 Denis Robert

知名作家、記者。清泉門(Clearstream Affair,2004年涉及法國政壇高級官員的非法資金醜聞)事件揭露者。

父親教會我:「要心存正義、勇往直前、無所畏懼。」

Q:你們彼此欣賞對方身上的哪一點?

Loulou Robert(以下簡稱L.R.):父親是很有勇氣的人。他是「清泉門」事件的揭發者,不論前方有什麽樣的阻攔或危險,他都無所畏懼。

Denis Robert(以下簡稱D.R.):極度成熟、自立。她還不到25歲就出版了三本書。高中會考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績,年紀輕輕就在紐約獨自生活了三年。

Q:你們的性格有什麽相似之處?

L.R.:我們總是保持一種高度活躍的狀態,不會停止思考。還有就是對於世界的關注—我們想要去理解人們內心真正的想法。

D.R.:在衝突中我們通常是調解和平息者。

Q:曾經因為什麽事情對對方失望過?

L.R.:沒有失望,是感到痛苦。「清泉門」事件發生後,父親被指控了60多項罪名,十多年後才洗脫罪名。

D.R.:可能是她青少年時期放棄柔道的時候,別的我就想不到了。

Q:父親在你的事業中起到了怎樣的作用?

L.R.:做他的女兒我感到很自豪,但這並沒有給我帶來多大的好處,反而會因此失去一些機會—我經常會因為某某女兒的身份覺得不舒服。

Q:你遺傳了父親的哪些優點和缺點?

L.R.:優點是對更高目標的決心與渴望,缺點是有時候過於敏感。

Q:有什麽技能不是父親教會你的?

L.R.:下棋。可能還有更好地保護自己。

Q:你會因為什麽事,在腦海裡第一時間想到父親?

L.R.:當我寫完一本書的時候,我會想,要不要讓他先讀一讀?

Q:你因為什麽事擔心女兒?

D.R.:會擔心她的身體,還有她獨自在紐約生活的時候。

Q:什麽時候開始意識到,你是在與一位職業女性對話?

D.R.:從她出版《Bianca》這本書後,書裡的主人公 Bianca 是一位厭食並有自殺傾向的少女,在被送入精神病院療養後,她認識了與自己有同樣困擾,被別人視作「不正常」的朋友們,找到了快樂與愛。

Q:如果用一個詞形容對方,你們會選擇哪一個詞?

L.R.:勇氣可嘉。

D.R.:美麗的靈魂。

女兒 Tatiana de Rosnay

法國暢銷小說家,《莎拉的鑰匙》一書銷量超過900萬冊。多部小說被改編為電影,其中包括《莎拉的鑰匙》《摩卡》《迴旋鏢》等。

父親 Joël de Rosnay

著名生物學家,麻省理工大學博士,任職於法國巴士德研究所,同時也是法國衝浪運動推廣者。

父親教會我:「夠自律的人,才能夠活得體面。」

Q:你們彼此欣賞對方身上的哪一點?

Tatiana de Rosnay(以下簡稱T.D.R.):父親總是精力充沛、朝氣蓬勃。

Joël de Rosnay(以下簡稱J.D.R.):她身上有一種小說家的關懷視角,這也影響了我學會觀察和理解他人。

Q:你們的性格有什麽相似之處?

T.D.R.:凡事不必過分計較。

Q:父親在你的事業中起到了怎樣的作用?

T.D.R.:他為我打開了出版行業的大門,但後面就要靠自己的勤奮努力了。

Q:你遺傳了父親的哪些優點和缺點?

T.D.R.:優點是善良、尊重他人、尊重差異性。缺點是缺乏耐心。

J.D.R.:不是沒耐心,我只是想高效完成計劃好的事情。

Q:什麽情況下對對方失望過?

T.D.R.:青少年時期可能有反叛心理,我一度厭倦這樣完美的父母—他們都非常注重保持身材、時刻控制自己的言行。

J.D.R.:當她跟我談論我們共同認識的人時,意見不一致讓我有些煩惱。

Q:你會因為什麽事第一時間想到父親?

T.D.R.:聽 Beatles 或 Carly Simon 的時候,這些是爸爸年輕時喜歡的。還有每次聽到別人討論人工智能或者超人類主義話題的時候,因為他是網路及新技術對人腦影響機制研究的先驅。

Q:你會因為什麽事擔心女兒?

J.D.R.:她年輕的時候愛騎摩托車,挺冒險的,讓我擔心了好一陣子,也曾經擔心過她的作品永遠沒法出版。

Q:當她還是個孩子的時候,你設想過她將來要成為什麽樣的人嗎?

J.D.R.:我從來沒有試圖去影響她的職業。我會試著教她一些原則,給她一些大致的方向,然後讓她做自己想做的事。

Q:你現在還會給她提建議嗎?

J.D.R.:會。剛剛就有,我會建議她接受採訪時要保持冷靜,斟酌用語。

Q:什麽時候開始意識到,你是在與一位職業女性對話?

J.D.R.:她為《莎拉的鑰匙》進行完巡迴講座,從美國回來的時候。那本書的反應很不錯。

Q:如果用一個詞形容對方,你們會選擇哪一個詞?

T.D.R.:海豚。因為他總是笑瞇瞇的,會給予他人關懷。

J.D.R.:變色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