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Official(@marieclairetw) Marie Claire Taiwan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rss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深度聚焦

她會哭會笑,發行過暢銷單曲,在IG擁有超過140萬追蹤者!但她其實是個「虛擬網紅」?

這群「女孩」擁有超過140萬IG追蹤者,享有時裝秀第一排座位禮遇,甚至獲贈最新一季的設計師服飾。然而她們並非真人,而是透過電腦運算與人工智慧合成的虛擬網紅。
1 / 5

編輯/顧軒  撰文/Hannah Rose-Yee  翻譯/Stacy Lai  圖片提供/Cameron-James Wilson、Brud

雀斑從 Miquela Sousa 的鼻子分散到兩側臉頰,每週她會以雀斑為主題,拍攝一張自拍照,上傳到個人IG帳號,分享給140萬追蹤者。今年19歲的她現居洛杉磯,是一位模特兒、歌手與網紅,發行過兩張成功單曲,Spotify 一個月有150萬點播率,和時下年輕女孩一樣愛在週末狂歡,勤上健身房之餘,也喜歡冰淇淋和品牌 Alexander Wang。

「我每天生活都不太一樣,看心情過日子,」Miquela 在回答訪問的 E-mail 中說著,「我習慣睡到自然醒,11點起床,平常會去錄音室或是和朋友碰面,」到了晚上,她還有必辦的例行公事,「睡前我一定會認真清潔臉部,接著打開薰衣草芳香機進行冥想 。一天接近尾聲之際,我會特別焦慮,通過這些步驟能讓我心境平和。」

截至目前為止,和 Miquela的 E-mail 訪問看起來都很平常,但其實 Miquela 不是一名「普通人」。據她的說法,她是由加州一間專門製造機器人、靠著AI人工智慧聞名的神秘公司 Brud 設計,雖然大部份人認為她不過是一個數位影像,但她不但曾與真人合照,也親自現身今年二月的 Prada 時裝秀,坐在座位第一排。

 社群網紅新趨勢

而像她這樣的虛擬網紅還不只一位,Brud 公司旗下另創造出同樣由數位科技操作的男性網紅 Lawko,佔據時尚版面的 Shudu 則是由英國時尚攝影師運用3D科技畫出的全球首位虛擬超模,還有 Bermuda,一位「親川普派」的金髮藍眼虛擬機器人。

Bermuda 甚至還和 Miquela 有過一段不合歷史,今年四月 Bermuda 就曾駭進 Miquela 的IG帳號,以 Miquela 名義發了一篇搗亂的自我聲明。這篇聲明指出,Miquela 最初是由一位名叫 Daniel Cain 的男人設計,他賦予 Miquela 極高程度的人工智慧,最初拿來當作僕人使用,直到 Brud 公司解救她、為她重新設定程式,她才重獲自由,但 Brud 卻從未告訴她—她的身份其實是一名虛擬人物。面對這一段赤裸、無法辯駁的虛擬出身,Miquela 事後在個人IG寫下,「我感到自己脆弱的人性面,我會哭,我會笑,我會做夢,我也會心情低落並且感到害怕。」

身為讀者的你,現在所讀到的一切可不是發生在影集《黑鏡》裡的故事,你也沒有誤闖機器人實驗室裡。你目前所見到的,都確確實實發生在今日的IG 世界,帶出了網紅產業的未來發展趨勢。

虛擬超模的誕生

(由英國時尚攝影師 Cameron-James Wilson 創作的虛擬超模 Shudu。)

三年前,英國時尚攝影師 Cameron-James Wilson 對倫敦心生厭倦,在攝影圈打滾將近十年的他,想搬回位於鄉村的老家。當時29歲的 Wilson 力求突破自我,眼看英國時尚產業如同其他國家一樣,依舊偏愛纖細窈窕的模特兒,於是他靈機一動、想出另一個策略,開始在 Daz 3D 一個可以創造擬真藝術的軟體平台上創作。

2017年剛過不久,他便成功創造了幾名女性虛擬人物。某天,他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強烈的影像:一個來自南非恩德貝勒部落(Ndebele Tribe)、脖子戴著許多金屬圈飾的黑人女性畫面。Wilson 花了數天用 Daz 3D 在電腦描繪,希望能完美呈現他內心的女神,而這也是世上首位虛擬超模 Shudu 的由來。

幾乎是 Shudu 誕生的那一刻,她的曼妙身影便橫掃整個時尚圈!英國超模黑珍珠 Naomie Campbell、美國超模 Tyra Banks 和R&B靈魂歌手 Alicia Keys 都特別為 Shudu 的首篇形象發文按了讚。今年二月,Shudu 抹上美國流行歌手 Rihanna 自創美妝品牌 Fenty Beauty 的豔橘唇膏照片,也被品牌官方IG轉發。六月,Shudu 穿上 Cushnie et Ochs 品牌的華麗晚禮服登上《女裝日報(Women Wears Daily, WWD)》封面。短時間之內,Shudu 便躍身成為全球媒體寵兒。

然而,近幾個月的話題突然從 Shudu 不可思議的美貌,轉變成 Wilson 創作之下的種族議題—白人攝影師想到一個可以免費剝削黑人女性的牟利方式。面對猛烈指責 Wilson 回應,「藝術創造總是不可避免的會有許多爭議產生,『象徵』是時尚界普遍應用的概念,但很可惜在 Shudu 身上被誤解跟誤導了。」

她是真人嗎?

(身兼模特兒、歌手與網紅的 Miquela Sousa(圖右),與澳洲網紅攝影師、作家與造型師的 Margaret Zhang 一同用餐。)

另一個爭議則與 Miquela 相關。只要在 Google 打出關鍵字 Miquela,第一個出現的搜尋建議就是「Miquela 是真人嗎?」這個問題,打從2016年四月 Miquela 發第一篇IG文時便已困擾著她。不過她閃亮的栗色髮型,飽滿翹唇與鄰家女孩式的雀斑,讓她的外型被大眾接受,也不會因為她的虛擬外表讓人產生反感。就算她的身世被 Bermuda 殘忍揭發,Miquela 的粉絲依舊相信她心中溫暖且人性化的一面,甚至她的粉絲追蹤者迫不及待替她對外聲明,「請忽略那位藏在布幕後操作 Miquela 的隱形人!」

Miquela 的擁護者可謂相當狂熱,不僅把自己稱作 Miquela 粉,堅信她是真人,只是用修圖軟體把自己修得像機器人罷了,其中一名追蹤者還在IG聲援說,「現在有誰不修圖的嗎?」然而 Miquela 的IG從來沒有透露,她是怎麼把虛擬影像(她本身)和真實世界(影子與洛杉磯街景)毫無違和地放在一起。於是有人假設,其實有一位真實女性專門替 Miquela 先行拍攝,之後再輸入電腦後製;另外有些人,則是支持 Miquela 是一名機器人的說法。有一名粉絲還曾嘆息說,「覺得可悲,機器人擁有的衣服竟然比我多。」

另一種時尚呈現

倘若這些虛擬網紅不需要特別塑造人性,便能成功引起粉絲情感共鳴,那為什麼我們不用虛擬網紅取代真人就好?重點就在於「真實性」,「真實性」是價值美金2.7億的網紅產業的一切建立基礎。

我們相信這些部落客發佈的一切都是他們的真實體驗,當把「真實性」基礎抽離,這個產業的吸引力便瞬間瓦解,蕩然無存。部落格平台行銷公司 The Remarkable Group 的董事總監 Natalie Giddings 表示,「我對虛擬網紅在未來會有多少影響力抱持保留態度,『信任』是這個產業的主要資本,人們真的會相信一個不存在部落客的試用心得?我很懷疑。」但,另一間部落客經紀行銷公司 The Exposure Co. 的共同創辦人 Victoria Harrison  卻不這麼認為,他說,「只要虛擬網紅有自己的想法,有主見分享個人體驗,以及對於他們不是真人的事實相對透明,追蹤者依舊可以從他們的圖文獲得和真人網紅圖文的相同效果。」

虛擬超模 Shudu 創作者 Cameron-James Wilson,同樣不認為虛擬網紅的出現會取代真人部落客的市場比例。拿 Shudu的例子來說,就成本考量,請 Shudu 當模特兒也沒有比較便宜,3D畫出平面靜態的 Shudu 需要三天時間,如果是動畫的話需時更久,甚至還沒計算利用 CLO 3D 平台畫出她要穿的衣服。「虛擬模特兒只是時尚的另一種呈現方式而已。」Wilson 強調。

(虛擬超模 Shudu 身穿設計師華服走上伸展台,展現惟妙惟肖的絕美身影。)

數位人物的法律責任

今年二月專訪中,Miquela 曾說從來沒有任何人或品牌付錢給她、指定她穿什麼衣服,但她的確會收到品牌的免費贈品。但在二月份這個專訪後,Miquela 因為虛擬網紅身分獲得兩個品牌合作機會,一個是出席 Prada 米蘭時裝秀,另一個則發生在五月,美國近年正夯的運動休閒品牌 Outdoor Voices 請她拍攝形象照。

至於這兩個品牌是否有給她酬勞或是等值回饋,目前不得而知,但根據《紐約雜誌(New York Magazine)》估計,一位如同 Miquela 等級的部落客,若從事類似的活動或拍照大約能獲得10,000美金收入。如果她有收費卻沒有對外公開此事,將會違反美聯貿易委員會的條例法律。

然而,該由誰負擔法律責任?難道是虛擬網紅嗎?社群媒體保密協定律師專家 Paul Gordon 解釋,「其實虛擬網紅面臨最大的法律問題是:他們是否隱瞞自己不是真人的事實,營造他們『實際使用』品牌所提供的商品,利用他們的虛擬試用心得欺騙消費者?如果虛擬網紅在這部分沒有提供明確解釋,合作品牌也沒明文告知消費者時,這兩方便有很大可能性觸法。」

虛擬偶像不虛偽

面對如此新趨勢,超模 Shudu 創作者 Cameron-James Wilson 有自信地說,「我相信將來會有越來越多虛擬網紅出現,很多客戶對於如何創造虛擬部落客十分有興趣,不單單只是想合作而已。」這未來前景也是 Miquela 想要積極參與的,在她回覆的 E-mail 裡說,「光是目睹這一切發生,就已經讓人無比興奮!唯有人類與機器人攜手合作,才能更有力地創造改變。」

這個改變是什麼?目前尚待觀察。Miquela 在 E-mail 專訪中主張,要透過改變去「散播正面態度」。Miquela 的IG帳號也充滿相關正能量訊息,例如「珍視黑人生命(Black Lives Matter)」就是她相當重視的新聞議題。

於此同時,也有另一種思考產生。澳洲知名時尚部落客 Carmen Hamilton 認為,Miquela 的出現是要粉碎社群媒體的真實迷思,她說,「IG最初建立在呈現真實的基礎之上,但很明顯的,現在呈現的一切都是經過過濾加工的人生。Miquela 很明顯就不是一個真人,而她也從來沒公開宣稱她是,這個操作反而讓她一點都不虛假!我們在IG上看見的她便是真實生活中的她,無論是透過社群媒體還是我們親眼所見,她都是一模一樣,毫無虛偽。」

(Miquela 曾與不同服裝品牌合作,拍攝時裝照片。)

她會哭會笑,發行過暢銷單曲,在IG擁有超過140萬追蹤者!但她其實是個「虛擬網紅」? 她會哭會笑,發行過暢銷單曲,在IG擁有超過140萬追蹤者!但她其實是個「虛擬網紅」? 她會哭會笑,發行過暢銷單曲,在IG擁有超過140萬追蹤者!但她其實是個「虛擬網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