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深度聚焦

Do Good 就是人生的答案!度咕屋主人何俊賢,「方向對,慢慢來沒有關係。」

金山跳石海岸邊,乳黃色的圓頂矮屋海龜般靜靜匍匐著。嬌巧可愛的「度咕屋」曾獲2011第一屆台灣綠建築設計獎首獎,不僅實踐了主人何俊賢打造零耗能建築的夢想,也乘載著他盼望為永續環境「Do Good」的理念。

採訪撰文/林侑青 攝影/Cheng Chen

海龜般靜靜匍匐海岸邊的度咕屋
何俊賢想打造一間追求零耗能的環保綠建築,不願造成土地和環境太大負擔
「慢生活的核心,我自己的解讀是在乎。你要在乎你自己,在乎旁邊的人、旁邊的事情,才有機會。」
在岸邊漂流的廢棄流刺網浮標和浮球,在巧思下化為日常工藝品獲得新生。
1 / 4
海龜般靜靜匍匐海岸邊的度咕屋 何俊賢想打造一間追求零耗能的環保綠建築,不願造成土地和環境太大負擔 「慢生活的核心,我自己的解讀是在乎。你要在乎你自己,在乎旁邊的人、旁邊的事情,才有機會。」 在岸邊漂流的廢棄流刺網浮標和浮球,在巧思下化為日常工藝品獲得新生。
海龜般靜靜匍匐海岸邊的度咕屋
何俊賢想打造一間追求零耗能的環保綠建築,不願造成土地和環境太大負擔
「慢生活的核心,我自己的解讀是在乎。你要在乎你自己,在乎旁邊的人、旁邊的事情,才有機會。」
在岸邊漂流的廢棄流刺網浮標和浮球,在巧思下化為日常工藝品獲得新生。

「看那隻鸕鶿,在那貼著海飛,牠住野柳,會去淡水玩,牠在這邊住了十幾年,從候鳥變留鳥,我開車追過牠。」何俊賢邊閒聊邊介紹起鳥朋友。人生很妙,十年多前,深陷中年危機的他沒事就跑金山這一帶打高爾夫球,那時只是貪戀人車罕至的靜謐,哪知道有一天他也留了下來。

如果人生只剩下一年?

37歲時,事業有成的何俊賢突然被巨大的不舒服哽住,「難道人生就是賺錢、把小孩養大,然後一生就結束了嗎?」那時他每天早上四點多起床,揹著球桿去打球。某天球友一句「為什麼要花那麼多時間去賺用不到的錢?」讓他像撞牆般重新思考生命優先順序,「我給自己一個題目:如果我的壽命只剩一年,會想做什麼?世界上什麼事對我來講比較重要?」怎麼想,答案都只有家人和健康。於是他在金山買下一塊地,半路出家開始當農夫,想為家人種出乾淨的食物。

夏季農閒,他便揹上竹籃,一身吊嘎斗笠破雨鞋去淨灘。「附近都叫我『憨人』,每天我自己一個人像上班一樣,到下午四、五點會吹來一道涼涼的風,我就知道該下班了。」當時他也帶建中的學生來淨灘,為了向學生證明「讀書有用」,他自己研究設計,揪學生和農友一起蓋出「度咕屋」,「蓋這房子其實只需要國中數學跟理化,它形狀是拱型,二次函數。你花一輩子時間讀那些東西,不運用到生活就沒有意義。」

生根,發芽,散播愛  

老家住台北的何俊賢其實跟種田不熟,坦承自己一開始都在亂種,但「需要為發明之母」,十多年來他不斷摸索開發一套獨特的自然農法。放眼周遭最常遭遇的垃圾是浮球和保麗龍,他煞費苦心創造循環經濟。經過巧思設計,保麗龍箱成了「零澆水也能活」的智慧型雨水儲存菜盒兼「碳捕捉器」。割開的浮球能種菜,也能做立燈,做矮凳,做音響,海洋垃圾在他巧手中化為優雅的鷺鷥,俏皮的青蛙,變身別出心裁的工藝品。


(何老師喜歡利用廢棄的浮球和冷氣銅管創作燈具,左圖為「漂‧亮」「小米燈」和「鷺鷥燈」,右圖是為了紀念海龜媽媽而創作的「生生不息」)

「如果願意去傾聽,人是可以被環境改變的。我來這邊本來很自我,當我買了這塊地,從不會到慢慢摸索,這個轉變我自己還蠻喜歡。我會那麼不舒服,還是源於自私。你只愛自己的小孩,愛的面向就很小。當你只愛你自己,當不順利的時候是百分之百的不順利。當你關心的是一百個人,你就只佔了百分之一,很多自我中心的情緒可以被稀釋。我跟我太太講,我們這種窮苦人家,如果老天給我們機會順利白手起家,我們是不是也應該要做一點點事情?」

這些年,他總不辭辛勞應邀推廣城市菜園理念,更在各地校園打造蔬活園,讓孩子有機會摸土種菜,期許他們能「說出菜的味道」,連結食物的知識與情感記憶。「吃好的東西是會讓人有幸福感的。說菜的過程,其實是自我體察的過程。半年、一年,你會看到小孩身上很不一樣的變化,這是我對下一代的祝福。」


(何老師想為浮球和保麗龍創造循環經濟的可能,研發出「零澆水也能活」的智慧型雨水儲存菜盒)

慢,是因為「在乎」

「我覺得慢生活的核心,我自己的解讀是『在乎』。你要在乎你自己,在乎旁邊的人、旁邊的事情,才有機會。如果只是假掰,那種慢根本是草包。現代人很目的性,很希望明天就好了,但通常這樣要付出的代價更大。但是你下一點功夫,花一點時間,也算在那個方向有小小的寄託,然後慢慢就會茁壯起來,這時候整個人是舒服的。」

過日子就該如此,淨灘或農忙後,坐在透著自然風的度咕屋裡,就著天光閱讀也好,睡個悠長的午覺也罷,身忙心閒,心安理得。何俊賢笑說,女兒們小時候很討厭來田裡,現在大了應該還是看不懂爸爸到底在忙什麼,太太總受不了地說「把他捐給台灣了」。但這就是答案了吧,累積一點一滴對環境小小的善意,共同成就更大的好。「方向對,慢慢來沒關係。」他溫煦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