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邱澤/吳慷仁/陳柏霖/吳青峰|Rebel with Love

SUBSCRIBE

LIFESTYLE 深度聚焦

【The Future IS】感性聲光藝術家,姚仲涵

在理性與感性的激盪之下,姚仲涵的創作曾多次在藝壇綻放光芒。近期,他不僅在金曲獎舞台透過作品與韓國樂團 Hyukoh 同台,放眼台灣的每座城市,我們也都能看見他的精彩作品現蹤。

採訪撰文/顧軒 攝影/George Chan

【The Future IS】感性聲光藝術家,姚仲涵

也許對大多數觀眾而言,「新媒體藝術」這名詞仍舊略感生硬,然而近幾年來深耕此領域的台灣藝術家不僅所在多有,也紛紛為觀眾帶來全新的感官刺激。其中,你我最需要熟識的代表人物,就非聲光藝術家姚仲涵莫屬。

「近未來」藝術

細數姚仲涵近年取得的亮眼成績,包括2017年獲得台北美術獎優選與觀眾票選獎,在2018年金曲獎頒獎典禮,他也透過作品與韓國樂團 Hyukoh 呈現《聲・光》演出;近幾個月裡頭,姚仲涵的創作也密集出現在台灣各地的大型藝術節。此外,身份多元的他更組成雙人團體「HH」,在去年台北《白晝之夜》開幕現場,為數千名觀眾帶來震撼表演。

絢麗「近未來」樣貌,可說是姚仲涵創作最吸引人的特點,於是令人感到好奇的是,曾為他開啟明日想像的作品又有哪些?他說,「因為我的創作要與裝置、電腦程式工作,於是理性的思考逐漸變成我的價值觀;不過電影《星際效應》真的替我開啟另一扇門,它把情感定義成科學無法解釋的一個學科,讓我感到放鬆之餘,也意味著我可以將感性再多釋放一點。」

除了創作必備的感性,姚仲涵腦袋裡也彷彿裝載著一台超級電腦,舉去年金曲獎與 Hyukoh 同台的作品為例,那順應節奏在台上時而分散、時而聚合的閃爍日光燈管,便是透過無數次精密計算才能呈現的完美成果。想起那段辛苦創作過程,姚仲涵難忘地說,「要讓控制系統與現場六百多個燈具訊號一步步建立,這是一項浩大工程。程式撰寫雖然單調卻也很重要,我得要不停抓蟲(Debug)才能順利運作,最後幾天,再透過模擬畫面與微調燈光的運作方式,才能完成與音樂結構的美好呼應。」

來自冰島的 Olafur Eliasson、台灣的徐瑞憲與豪華朗機工,是姚仲涵相當欣賞的當代藝術家,被問到是否希望與他們合作,姚仲涵提出了不同的見解,「他們都是我很喜歡的創作者,感覺一合作,就會讓他們的東西開始改變,但我就是喜愛他們作品原本的樣貌。」

永不滿足的創作者

「未來是悄悄來的。」聊起對將來的想像,姚仲涵溫暖地答,「在 iPhone 一開始發表之際,我們透過轉播才知道有這項東西出現,接著它來到台灣讓大家廣泛應用。不過一開始卻沒人料到,自己會對智慧型手機產生如此大的依賴。」這鮮明範例也令他思索科技對人類帶來的影響,「這讓我聯想到電影《駭客任務》,其實電腦知道要刻意預留一塊有Bug的區塊,才能讓世界維持平衡。我想未來也有部分地帶,人類明知可行但刻意保留,因為唯有這樣,才能把人性延續。」

望向姚仲涵每一次的創作,除了清晰的概念、鮮明的技巧之外,他也不停將新科技融入其中,除了AI人工智慧與作品結合的可能,他也試圖尋找與觀眾互動的多元可能。被問到,未來還有什麼科技想嘗試,「四軸飛行器」正帶給他突破時空的想像,「我對它很感興趣,好比機器人可以替我買材料、運送物品,甚至進行遠途的作品巡邏。目前我有五件裝置正在展出,就可以透過連線進入五台裝置的控制電腦,看看程式就能知道是否正常運作、是否有觀眾正在互動。」

訪問最終,我們請姚仲涵進一步思索,在將來作品裡還有哪些藍圖想被實踐?歷經一段沈默後,他帶來一段饒富深意的回答,「以前年輕時,只要有一個點被打中就會很開心,比方說吃一頓好吃的晚餐就會很滿足;但年紀越來越大,光是美味已經不夠,用餐前還需要一些鋪陳,才會讓這頓飯更有滋味。同樣地,我不太滿足作品像雕塑品那樣被擺著靜靜觀賞,我更在意過程當中會為觀者帶來什麼體悟?如果有機會,我想要創造一趟觸動全面感知的旅程,讓觀眾五感受到啟發。」

The Future is 預感。(根據經年累月作品觀察到的結果,讓我預見下一步該怎麼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