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深度聚焦

入學時,隱性的性別歧視就已經開始…之後只會越演越烈!東京大學新生演講,直戳性平殘酷現實

即使是在「性別平等」議題已被大眾說到爛的現代,生活還是充斥著各種不平等,東京大學的教授於新生演講中,很直接地戳破性別平等在日本還有很遠的路要走;而台灣,無論在學校或企業中,是否也依然存在著各種對女性的不平等呢?

EDIT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TEXT / 老侯 PHOTO / 網路

日本「女性學」先驅、東京大學上野千鶴子教授,前幾天對東大全校新生演講,其內容在網上公開,被譽為激勵人心的「名演說」。

我特地迻譯如下,以饗看倌。

------------------------------------

恭喜各位入學。各位可說是激戰之後脫穎而出,順利來到這裡。

這個入學考試的公正性,各位理應沒有絲毫懷疑。如果入學有了不公正,各位必然憤怒不平。話雖如此,去年爆發了東京醫科大學入學考試醜聞,女學生與重考生遭受差別待遇。文科省(教育部)針對全國81所醫科大學醫學部全數調查的結果,男生的合格率是女生的1.2倍,女生入學之難,可見一斑。爆發醜聞的東京醫科大學,1.29倍;最高的順天堂大學,1.67倍。名列前茅的,有日本大學、慶應大學等私立學校。低於1.0的,也就是女生入學較容易的,分別有鳥取大學、島根大學、德島大學、弘前大學,全都是分散在偏遠縣市的地方國立大學醫學部。附帶一提,東京大學理科三類,1.03倍,比平均值低,依舊高於1.0。我們該怎麼看待這些數字?統計極其重要,因為考察以統計為基礎。

女生比男生難於入學,我們能說男生的考試成績優於女生?文科省發布全國醫學部調查結果的負責人,這麼告訴我們:「男生佔優勢的學科,其他不曾見到;理工科、文科,大多有女生優勢的現象。」如果真是如此,那麼,女生容易進入醫學部之外的其他學部,卻難於進入醫學部,意味著這事情本身必須有個合理說明。

事實上,各類數據都證明了:女生的成績比男生要高。

第一,女生為了避免重考,會傾向慎選入學學校。

第二,東京大學的入學女生比率,長期沒超過2成門檻。今年甚至比去年還低,僅有18.1%。統計上,成績都是正規分布,男女沒有差別。可以說,女生是出類拔萃者,才會參加東大的入學考試。

第三,四年制大學本身,存在性別差距,根據2016年度「學校基本調查」,四年制大學入學率,男女生分別是55.6%與48.2%,存在7%的差距。這個差距來源不是入學成績。做父母的抱持著「男孩子進大學、女孩子進短期大學」的想法,性別差異從這裡就已經發生。

最近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巴基斯坦籍的馬拉拉・優素福扎伊來日本訪問,呼籲「女性教育」的必要,這對巴基斯坦而言,確實重要,但對日本而言,是否就毫無關係?「不過是個女孩子家」、「反正是個女生」,如此潑冷水、扯後腿的態度,就叫做「aspiration cooling down」,也就是「意欲的冷卻效果」。人家問馬拉拉的父親「怎樣教育女兒」,他回答:「別把女兒的翅膀折斷了」。正是如此!大多數的女孩子,在她兒時尚有翅膀的時候,就已經被人折斷了。

如此努力進入東大的男女學生們,等著你們的,是個怎樣的環境?和別的大學辦聯誼,男學生備受榮寵,女學生則聽到這樣的說法。「妳是哪所學校的?」女孩子回答「東京...某所大學」。為何如此?女孩說出東大校名,旁人必然敬而遠之。為何東大讓男生引以為榮,卻讓女生羞於啟齒?男生的價值與學業成績的優劣是一致的,女生的價值與學業成績的優劣之間,關聯是扭曲的。我們對於女孩從小就期待她們要「可愛」。但「可愛」是什麼價值觀?被愛、被青睞、被呵護,同時還得保證不予人「威脅感」。正因如此,女孩子要低調行事、隱藏自己東大生的事實。

東大工學部與研究所,發生過5名男學生集體性侵私立大學女生的事件。加害者共有3名退學、2名遭到停學處分。作家姫野Kaoruko以這次事件為背景,寫了一本小說,叫做《誰叫這女孩腦子不好》。去年校內開了一場研討會,就是以這個小說名稱做主題。「誰叫這女孩腦子不好」,據說是這幾個男孩子在警方偵辦時透露的口供。這部作品,讓我們知道社會上是如何看待東大男生。

東大校內,據說還存在著這樣的學生社團:東大女生不得入社,他校女生可以參加。半世紀前,我還是個學生,當時就有這樣的社團。半世紀後的今天,風氣不變,讓我驚訝不已。今年3月,以東京大學男女共同企劃負責理事・副校長之名,提出警告:排除女生,違反了東大憲章倡導的平等理念。

各位求學過程所歷經的學校,名義上是「平等社會」、成績競爭沒有男女之別。但在入學的時候,隱性的性別歧視就已經開始。進了社會,性別歧視只會更加明顯。東京大學,我必須說,也非例外。

在大學部裡,女生比率是20%。研究所的碩士班25%,博士班30.7%。再要進一步擔任學術職位,女性副教授剩下18.2,准教授剩下11.6,教授就只有7.8%。這是比女國會議員還要低的數字。女性系主任、學部長,15個人中只有1個,各屆校長沒一個女性。

40年前誕生了一個專門學問,叫做「女性學」。之後改名為「兩性研究」。我在做學生時,世上還沒有「女性學」。沒有,所以做出了一個。女性學誕生於大學之外,進入大學之中。25年前,當時我到東京大學擔任教職,我是學部當中第三名女性教員。這讓我執教鞭教「女性學」。一旦教授起女性學,就發現世上真是充滿重重謎團。為什麼男主外女主內?主婦為何?要做何事?沒有衛生棉的時代,用什麼當月經用品?日本歷史中有無同性戀?沒人研究過,前人的研究成果一個都沒有。因此,我不論研究什麼,都成了「第一人」。在今天的東京大學,你研究主婦、研究少女漫畫、研究性欲,都能拿到學位。那是因為有我們開疆闢土的原因。驅使我的原動力,是我對社會不公不正的滿腔憤慨。

學問也有所謂「新興事業」。有的學問日薄西山,有的學問如日中天。女性學在當時就算是「新興事業」。不單是女性學,環境學、資訊學、殘障學,等等,各類新領域不斷發生。因為這呼應了時代的需求。

我言明在先:東京大學正是充滿變化與多樣性的大學。我能被錄用、能站在此地,就是證明。東大有國立大學首位旅日韓國籍教授姜尚中(作者註:我的母校國立筑波大學當年也有韓籍教授)。國立大學首位高中學歷教授、安藤忠雄誕生在東大。盲聾啞三樣俱全的殘障教授福島智也在列。

各位是選拔之後的翹楚,據說國家在一名東大生身上,1年花費500萬圓(作者註:138萬台幣)。此後4年,會有相當優越的教育學習環境等著各位。我個人既然在此任教,這個優越性,我敢保證。

各位是相信「努力必有回報」,才能一路努力而來。但是,就如同我開頭所說的「不當入學」,外頭等著你的社會,讓你即便努力,也不見得有公正回報。你認為「努力必有回報」,那是環境造就,而非你努力的成果,這一點千萬別忘了。你以為自己「努力有了回報」,那是因為你的周遭環境鼓勵你、推動你、拉你一把,當你有所成就時,又適時讚美你。這世上努力了也枉然、無從努力、努力過頭乃至身心俱疲的人,所在多有。你才要努力,他潑你冷水,說你「不過是個什麼」、「反正是個什麼」,讓你鬥志全消。這種人豈在少數?

請別將自己的努力,用在個人的過關斬將上頭。你受惠於好的環境、好的能力,就該用你的努力,幫助那些沒有好環境、好能力的人,而不是貶低他們。此外,不要逞強,懂得承認自己的不足,互相扶持。催生女性學的,是「女性主義」。「女性主義」的思想,絕非要女人行為舉止如男人一般,也非要弱者成為強者。女性主義謀求的是弱者身為弱者、獲得尊重。

等著各位的,是過去理論無從套用的未知世界。過去,你們學習「有正確答案」的知識。此後等著你們的,是「沒有正確答案」、滿是疑問的世界。校內為何要求多樣性?因為新價值誕生於系統與系統之間、異文化摩擦之處。你們沒必要在校內裹足不前。東大內,能支援你們海外留學、國際交流、研究國內地域課題的相關活動。請你們盡情探討未知事物、飛向新天地。對於異文化無須恐慌。只要有人生存於這個文化,它必然也能讓你存活。我希望你們學到一身本領,在「東大招牌」適用不了的世界、任何環境、任何世界,即便成了難民,都能怡然自適。在大學學習,其價值不在學習已有的知識,而是在學習發掘新知的能力。我對這一點深信不疑。發掘新知的能力,又叫作「meta知識」。傳授「meta知識」,正是大學的使命。


歡迎各位來到東京大學!


作者簡介
老侯 台北會社員
出身台北市六張犁、身高175、駐日系統顧問當中,長相最趨近福山雅治者。人生二分之一做上班族、四分之一在日本度過、廿分之一做公司老闆,加起來還缺了一大部分交代不清。2012年起,開始投稿寫日本社會觀察,旁及文化,偶涉歷史,略談經濟。2016年出了人生第一本書,從此由「寫手」升格為「作者」,頭銜另有:「日本職場文化觀察者」、「日本職場習慣觀察者」、「日本職場OL觀察者」。自即日起,落腳本專欄,閒聊古今東西,歡迎舊雨新知,多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