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深度聚焦

跨過屍體、超越巔峰!詹喬愉 征服8000公尺聖母峰的正妹登山家

媒體形容她是「正妹登山家」,喜歡著墨於她外表嬌小卻事蹟輝煌的反差;登山界暱稱她是「三條魚Tri Fish」,知道她多年來在山裡與生死擦身而過的諸多經歷。大學時代開始登山,一路成為搜救隊成員,甚至後來征戰各國八千公尺以上高山,詹喬愉說自己並非天性愛冒險,而是享受探險的樂趣。

撰文╱李郁淳 圖片提供╱詹喬愉

詹喬愉準備進行珠峰攻頂了,萬事具備,只欠俗稱攻頂「窗口」的好天氣,她的粉絲頁上,眾人引領期待、加油聲連連,比什麼政治亂鬥的新聞還吸引人。只是眼看登山黃金期要到尾聲了,大家擔憂的都一樣,她若沒爬上去不只浪費了超過百萬的申請費,還要再等一年才能捲土重來。

不過她可以等,這麼多年的經歷告訴她,登山除了萬全準備,還要靠老天爺賞飯的運氣。今年五月二十七日,她成功攻上珠峰,因為比預計時間還要早抵達,加上高海拔不宜久留,所以她無法等到原本預期的日出,在漆黑中拍下攻頂照後載譽歸國。

如今年僅三十二歲的她,已成功征服全球十四座八百公尺以上高峰的其中四座(馬卡魯峰8485M、馬納斯魯峰8163M、洛子峰8516M與珠峰8848M),除了珠峰是繼江秀貞第二,她已寫下許多台灣女性第一。

一場自找苦吃的人生改變

然而這一切要從詹喬愉大學時代說起。

她高中時原本只是玩票性地爬山,並沒有真正投入,直到上大學以後參加登山社,以為會跟以前一樣「散散步」,但聽到學長姊像討論當兵一樣討論「中級嚮導訓練」,彷彿是種莫名榮耀,她決定報名參加。過程中她們必須揹著二十五公斤的行李,走沒開過的路、學會地形判讀、拿刀開路、綁繩索……,簡言之,把自己丟到山裡自尋出路。「那真的是震撼教育,我才發現怎麼跟以前出隊的感覺不一樣。原來登山有這麼多專業知識需要學習。」大一那年詹喬愉走了六天的南澳沙韻古道探勘,首度打怪成功,離日後的聖母峰更近一點。

問她是不是天性喜愛冒險?她想了想,像怕是傳達錯誤訊息似的,謹慎地說:「那時候我沒特別想『冒險』這件事,也許用『探險』形容比較好。我從小就愛玩、愛嘗鮮,背後的動機都是探索的心,而所有的探索都會帶來成長。」她知道自己已成為登山界話題人物,所有言行都必須謹慎傳達,戶外活動看似歡樂陽光,卻往往容易牽動生死,她必須肩負宣導正確觀念的責任。

高山救援的挑戰

大四那年,她接著參加山難救助協會北區搜救委員會(簡稱北搜)。「因為隊員說,如果每個人想隊社會有所付出,應該要選擇自己的專長領域,發揮能力幫助同好。」她說。北搜的經驗讓她更貼近生死,她曾參與一次搜救,親眼目睹當事人活生生被暴漲溪水沖走;也曾在2014年的奇萊山難中,揹著比她重且因肺積水而意識不清的傷者下山,成功救了當事人一命。

雖然媒體的著眼點總在「原來正妹也很能登山」和「個子嬌小竟然這麼強大」,但詹喬愉一直以來總在試圖打破這種性別刻板印象。「我真的不喜歡只要跟男山有去爬山,別人看到就會說男生一定比較辛苦,要揹比較多。」詹喬愉有點倔強地說。也曾經有次她跟朋友走五天的能高安東軍,為的是幫忙他分擔揹重,團員卻以為她是去蹭爬山(意即「爬免錢」),令她好氣又好笑。在山的面前,沒人有特權,當意外發生時只有自己最可靠。登山將她變得強大,也教會她謙卑,唯有能屈能伸,才能應對變化莫測的高山環境。


一步步謙卑靠向天

2018年她首度成功攀登洛子峰與馬納斯魯峰,隔年再摘馬卡魯峰,都是台灣女性第一。詹喬愉的目標很明確──朝八千公尺以上的高山邁進。而今年成功在十三天內攻下兩座八千公尺以上高峰(馬卡魯、珠峰),更讓她爆紅到不行。「爬八千公尺的山,真的是把一切交給天,我們只能盡可能作自己能掌握的事。」她說到已經走了好幾次的昆布冰河(位於珠峰山腳下),很多時候昨天才走過,今天冰河瞬間就崩塌了,人生本無常,而山上瞬息萬變的環境,更讓人深刻體會一切交給天。

尤其在你最靠近天的時候。

攀登珠峰之前,她的狀況並不好,從馬卡魯峰下來患了感冒,珠峰天氣又陰晴不定,讓她的攻頂計畫充滿變數。「最後二十七號通報,整天都是好天氣,表示安全程度是可以承受的,就算受不了,頂多就撤隊。」她把進可攻、退可守的後路想了一輪,決定出發試試看。「在這種高海拔地區,差一百公尺就差很多,你必須誠實面對自己身體反應,很多人死在上面就是硬撐。」

結果她狀況出奇好,不但一路從第二營地直升第四營地,還在清晨三點就成功攻頂,俯瞰漆黑大地,她辦到了。問她在山頂想什麼?「其實沒有特別感動,對我來說爬山重要的是過程。」聽起來是不是過於冷靜而公關?

跨越重重死亡的體驗

實在是因為,這一路是跨過許多屍體而來的。今年網路流傳一張珠峰塞車照,估計當日窗口短,人潮成為高傷亡的原因之一。詹喬愉也有隊友因體力不支喪生,她特別提到在攻頂之前,看到一座全身蜷曲呈跪姿的屍體就在路中央。「你看著他,會想像當時到底是怎樣可怕的天氣,讓人瞬間被冰凍凝結,從此長眠在珠峰上。」她甚至必須跨過屍體才能攻頂,在海拔八千的高山上,每一步都無比沈重。

即便下山途中,再度經過昆布冰川,一處裂隙也變得比來時大,詹喬愉跨不過去,雪帕只好叫她爬到高處,再助跑跳過去。「之前才有中國登山者不慎掉進去,身體當場折成兩半。」耳聞過、經歷過這些在平地人耳中聽來真正驚悚的故事,像小說裡經歷成長儀式的主角一樣,詹喬愉再也不是過去的她。

登頂哪有那麼難

問她都攀登了珠峰,接下來是否可以傲視群峰了?她笑說:「就像你爬了玉山,難道就再也不會爬別的山了嗎?」也對,我又忘了,爬山重在過程,不在結果。她說若有機會,當然希望可以摘下全球十四座八千公尺高山,但一切隨緣啦。「起碼我已經達成指標性目標。」她說。

是啊,寫下這麼多的台灣女性第一,她說其實女生登山的優勢不少,「因為吃得比較少,很省油」,但劣勢則是上廁所或生理期比較不方便,然後「腿比較短」。不過她也說:「台灣人比較喜歡自我設限,其實你真的想去做,現在資訊這麼發達,只要事前做好準備與鍛鍊,就可以勇於嘗試。」

「爬山時最快樂的時刻,就是身體狀況好,只要這樣我就會開心。」詹喬愉的築夢歷程本質上很勵志,她卻喜歡把她說得平實,彷彿山就在那裡,人人都可輕易摘珠峰。「我發現越來越多台灣人到海外登山,水準都不錯,該做的功課都作齊,沒當媽寶丟台灣的臉。」她俏皮以老鳥之姿,評點同胞的表現。

在人類文明發展的道路上,不論是女權、同志平權或民主,總有些走在前頭披荊斬棘的先驅為後人開路。而在這節股眼的台灣,幸好有詹喬愉替我們走得又快又穩,也許我們能做的是不強調她是女生、也不提她嬌小,她是新時代登山家,今天不當英雄,而是向我們揭示只要做好準備,登峰造極其實人人都可以。

獻給渴望登山的你

攀登八千公尺高山需要帶什麼? 

雖然聖母峰不算技術型攀登,但基本裝備如安全座帶、自我確保的繩索、上升器、下降器、冰爪、頭盔、保險鉤環等等都要有,我每次出國這些東西大概四十公斤。 國外遠征式的攀登有時長達一個月,上山背負的東西多靠團隊合作,加上因應上下往返做高度訓練的關係,可以分批帶上山,所以重量是分散的。 

登山要穿什麼?

穿著方面,七千公尺以上會穿全身式的羽絨衣,有利於熱氣的循環。攻頂時會戴兩三層的手套,並指手套的保暖效果也比分指好。鞋子會穿雙重靴,所以你會看到在營地很多人穿著內靴走來走去。 

體能怎麼訓練?

登山需要運用到各種小肌群,所以光跑步是不夠的,至少要越野跑才能鍛鍊各個肌群。另一個是負重,靠的是肌肉強度 有時候我們會藉由提升速度的方式來訓練,好比把三天的行程在兩天內走完,增加肌耐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