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LIFESTYLE 深度聚焦

一生就愛這件事!電影字幕後的魔法師,蘇瑞琴:「和翻譯分不開的原因,因為它是活到老學到老的職業,每天都很精彩。」

有一種愛,是命中註定的、是天賦給予的,身在其中,享受美好與成就感。在不同業別中自信盛開的女人們,用表演、語言、巧手以及新創精神,構築出屬於「愛」不同面向,跟著她們的身影與步伐,看見截然不同的亮眼面貌。

採訪撰文/廖崇捷 、攝影/Weslie Wei、場地提供/福相試片室、編輯助理/曾冠樺

投身影視翻譯工作,要回溯到1992年,當時還在政大就讀英文系的瑞琴老師,和大多數學生一樣,四處接案賺學費,從業餘到職業,至今近29年的歲月中,攤開她的作品集,會赫然發現,說是陪伴六七年級生長大一點也不為過,諸如《追殺比爾》、《華爾街之狼》,系列電影則有《哈利波特》、《暮光之城》、《絕命終結站》、《捍衛任務》等人氣院線片,都是出自她之手。除了速度快、精確度高獲得片商青睞,不挑片型更是老師的招牌,從歷史史詩到虐殺Cult片,再從浩瀚太空到溫馨動畫,甚至是影展藝術片,她就像是帶領觀眾飛越語言巴別塔的魔法師,打破隔閡,沉浸在不同故事的旅程中。

一生就愛這件事!電影字幕後的魔法師,蘇瑞琴
一生就愛這件事!電影字幕後的魔法師,蘇瑞琴

和翻譯分不開的原因,因為它是可以活到老、學到老的職業,每天過著五彩繽紛的生活。

不僅英翻中,瑞琴老師也做中翻英的工作,不說大家可能沒注意到,院線國片必須搭配英文字幕,從《海角七號》到《賽德克巴萊》、《返校》等,林林總總加乘起來,翻譯作品超過上萬部。

真愛,無需翻譯

當你真正愛一件事情時,是無需透過翻譯,也無需解釋的,那是一種形而上的堅持與毅力,對於瑞琴老師來說,對於「英文」的熱情也是如此,她說:「因為對英文文學的熱愛,從國中開始就決定要念英文系。一開始對於翻譯這件事也是一知半解,接觸後才發現,原來就是自己大學的本科,是每天都在學的東西。」大三、大四的必修翻譯課,早已經在社會職場上修完學分,得到了學校老師認可,瑞琴老師逗趣地說:「老師知道我在外面接翻譯已經很長一段時間,後來准許我不用進教室,然後給了我90幾的高分。(笑)」

一生就愛這件事!電影字幕後的魔法師,蘇瑞琴
一生就愛這件事!電影字幕後的魔法師,蘇瑞琴

或許每個人在這一生中,都有命定該做的事,電影翻譯大概就是瑞琴老師的本命,她接著說:「我也做過論文、小說的翻譯,但跑過一輪之後,還是回到影視作品的懷抱中,因為每部電影都有不同挑戰的東西,滿足我怕無聊的心。」

要會咬文嚼字,也要懂尬電!

翻譯是語文的再詮釋,而不同類型的影視作品,也有不同的翻譯技巧,除了必需符合人物的語境,也要和整個作品的氛圍有所呼應,瑞琴老師說:「主要是考量到影視作品的目標群,當然劇情或是劇中人物調性和語氣也要思考進去,如果故事是畫家或音樂家的傳記,更要考慮他們的專業術語。當然,如果是爽片的話,就不用那麼咬文嚼字,不過大量的髒話可免不了。」問問瑞琴老師,翻譯過最「髒」的電影是哪部?她不假思索地說:「《鍋蓋頭》(Jarhead),它是講特戰部隊的故事,從頭到尾都在講髒話,所以我得跟著他們一起罵髒話之外,越髒越好,越髒也就越能帶出劇情裡的爽感(笑)。」

一生就愛這件事!電影字幕後的魔法師,蘇瑞琴
一生就愛這件事!電影字幕後的魔法師,蘇瑞琴

當然,不同世代,對於語言也有不同的使用方法,對於流行語詞彙的理解,也是翻譯影視作品相當重要的一環,瑞琴老師說:「喜劇的翻譯特別需要用上流行語,我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學到很多流行語的使用方式,現在的小朋友說話真的很不一樣,像是尬電、隱眼等等,抓住影片的觀眾訴求,就能讓整部電影看起來流暢無違和感。」(怕大家不理解,在此補充說明,尬電就是God Damn的直音譯,而隱眼則是隱形眼鏡的縮詞。)而最能樂在其中的,是哪一種類型的翻譯呢?她說:「我最喜歡翻譯的還是紀錄片,有些人可能會排斥翻譯紀錄片,但紀錄片中牽涉的範圍更廣,可以讓我有機會查閱更多資訊,去了解更多未知的領域。」

一生就愛這件事!電影字幕後的魔法師,蘇瑞琴
一生就愛這件事!電影字幕後的魔法師,蘇瑞琴

帶領新手入坑

受到台灣電影人的積極推薦,統整20多年來的實務經驗,瑞琴老師將自己的影視翻譯專業有系統地規劃成線上課程,希望招募更多對於影視翻譯有興趣的新手投入此業,她說:「現在也常到大專院校去演講,發現很多年輕人對影視翻譯的工作很有興趣,但是不知道從何開始?我在線上語言學習平台『Jella!』開了一個名叫『影視翻譯從0到1:應用英翻中』的課程,能讓更對翻譯有興趣的新手加入這個行業,希望能夠有更多的新血加入,等自己做到不能做了,有什麼東西留下來讓大家參考,也算是一種功德圓滿(笑)。」

一生就愛這件事!電影字幕後的魔法師,蘇瑞琴
一生就愛這件事!電影字幕後的魔法師,蘇瑞琴

 最後問問瑞琴老師,影視翻譯之於此生,有著怎樣的使命感?她說:「概括來說,你可以不拍電影、不演電影,但你還是可以做一些相關的工作。除了悠遊在不同的故事情節中,更能不斷在工作中了解新事物,願將這一生奉獻於此,樂此不疲。」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