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Official(@marieclairetw) Marie Claire Taiwan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rss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電影

《一念無明》余文樂,「電影說出很多人正在面對的問題,我想讓大家知道,香港有多難生存。」

《一念無明》的導演黃進拿下去年金馬最佳新導演;演媽媽的金燕玲拿下去年金馬最佳女配角;演爸爸的曾志偉拿下香港金像獎影帝;演兒子的余文樂也繳出了生涯最佳演技,你說,這片能不精彩嗎?
余文樂飾演的男主角阿東因為照顧久病的母親金燕玲,深受情緒虐待而爆發躁鬱症入院治療,一年之後出院,只能與關係疏離的父親曾志偉相依為命。
余文樂,「拍完之後,有段時間不想看到導演,到現在都還有陰影。」
余文樂,「我還是想演這個角色,因為這部電影講的,或許是很多人正在面對的問題。我想讓大家知道,香港有多難生存。」
1 / 3
余文樂飾演的男主角阿東因為照顧久病的母親金燕玲,深受情緒虐待而爆發躁鬱症入院治療,一年之後出院,只能與關係疏離的父親曾志偉相依為命。 余文樂,「拍完之後,有段時間不想看到導演,到現在都還有陰影。」 余文樂,「我還是想演這個角色,因為這部電影講的,或許是很多人正在面對的問題。我想讓大家知道,香港有多難生存。」

余文樂飾演的男主角阿東因為照顧久病的母親金燕玲,深受情緒虐待而爆發躁鬱症入院治療,一年之後出院,只能與關係疏離的父親曾志偉相依為命。

余文樂,「拍完之後,有段時間不想看到導演,到現在都還有陰影。」

余文樂,「我還是想演這個角色,因為這部電影講的,或許是很多人正在面對的問題。我想讓大家知道,香港有多難生存。」

Text/Akira   劇照/甲上

《一念無明》的片名來自於佛教《大乘起信論》中的「一念無明生三細,境界為緣長六粗」,指的是念頭太多,無法看透,便成為了煩惱障。

首次拍攝長片的香港新銳導演黃進以《一念無明》拿下去年金馬獎最佳新導演,資深演員金燕玲也因電影中久病無助,精神狀況不穩的母親一角得到金馬最佳女配角的肯定,本片同時還大舉入圍今年香港金像獎8項提名,這部小成本低預算的電影如此來勢洶洶,也令許多人對作品及製作團隊深感好奇。電影上映在即,男主角余文樂,導演黃進以及編劇陳楚珩來台為《一念無明》宣傳,戲中飾演余文樂父親,與他有最多精采對手戲的曾志偉也驚喜現身。

《一念無明》中,余文樂飾演的男主角阿東因為照顧久病的母親金燕玲,深受情緒虐待而爆發躁鬱症入院治療,一年之後出院,只能與關係疏離的父親曾志偉相依為命。兩父子就擠在在香港俗稱「劏房」、每房空間僅容旋身的分租公寓中度日。兩人之間既尷尬,又被迫緊密相連的父子關係要如何解套?以及擠迫現實的香港社會中,人們是用什麼樣的眼神及態度對待精神病患者?

密閉空間、精神疾病、父子關係、醫病關係、宗教及互助團體、社會現狀等等。一部電影裡,同時聚集了多種香港的敏感討論及寫實題材,28歲的導演黃進受限於資金,只用了16天就完成全片拍攝,自己同時身兼剪接,將複雜的元素放進電影裡卻不顯凌亂侷促,成功描繪了一個余文樂口中,「資深導演不一定能駕馭得住的現代香港浮世繪。」

近十年來,香港開啟了獎勵扶植本地新導演的「鮮浪潮」短片節,陸續培養出一批「鮮浪潮」新銳導演。黃進同樣出自於這個體系,與編劇女友陳楚珩合作無間,拿到香港政府補助,得以開拍首部長片,雖然預算有限,但大力提攜電影圈後進的曾志偉極為欣賞黃進的才華,在讀到劇本之後,覺得這是「十年一遇的好劇本,很多演員一生也想演一個這樣的好角色,怎能不演?」

笑說自己極少演出喜劇之外的電影形式,難得挑戰情緒張力如此大的戲,曾志偉不僅第一時間答應接拍,還親自打電話給余文樂及金燕玲,邀請兩位香港一線演員加入,三人甚至不拿片酬義務演出。有實力派力挺的成果果然耀眼,也讓入行十多年的余文樂演技大突破,被喻為從影以來最接近影帝的演出,首度「破蛋」,入圍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獎。
 

「我以前一年演6到7部電影,常常都是同時在軋2-3部戲的狀態,不知道怎麼表達自己的情緒,沒有紓壓管道,有時候難免會出現情緒問題,失眠睡不著等等。現在慢慢把狀態調整到一年只接一到兩部戲,同時間只會專心演一部電影。入圍沒有改變我的生活太多,主要還是整部戲所有工作人員的功勞。」講起人生首次入圍金像獎,余文樂老神在在,態度淡定,沒有過多興奮的情緒。「我以前是同時演8到9部電影,主要都是喜劇片所以不用紓壓,有什麼事情都忘記了,光同時間演這麼多部電影,這本身就很紓壓的啦。」曾志偉在旁邊補上一句,現場瞬時爆出大笑。

儘管余文樂和曾志偉兩人認識多年,早已培養出對戲的好默契,但要飾演躁鬱症患者,在短短十多天內演出如此高壓的劇情,並且在這過程中,一直讓自己保持在極為低迷的情緒裡,把自己與導演、曾志偉甚至是自己的助理都隔絕起來,仍舊讓感性的余文樂大嘆吃不消。

聊起讓他印象深刻也最痛苦的場景,是全片高潮的情緒爆發戲,余文樂飾演的阿東躁鬱症病發,站在超市內,旁若無人地啃掉整整兩大盒焦糖巧克力,「這場戲的情緒太重,其實我很害怕,請導演放到最後再拍。一直把巧克力往嘴裡猛塞,吃到好想吐。拍完之後,都不想再吃那個牌子的巧克力了。」戲一殺青,余文樂第一時間馬上逃離香港,離開角色的壓抑氛圍。他坦言,至今都不是很想再回憶拍片時期的細節,「拍完之後,有段時間不想看到導演,到現在都還有陰影。」

「但我還是想演這個角色,因為這部電影講的,或許是很多人正在面對的問題。我想讓大家知道,香港有多難生存。」余文樂說。

《一念無明》4/7上映  4/7上映 4/7上映

 

 

《一念無明》余文樂,「電影說出很多人正在面對的問題,我想讓大家知道,香港有多難生存。」 《一念無明》余文樂,「電影說出很多人正在面對的問題,我想讓大家知道,香港有多難生存。」 《一念無明》余文樂,「電影說出很多人正在面對的問題,我想讓大家知道,香港有多難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