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電影

我都騎月月上學!《北極上學趣》帶你體驗天龍老師的「極光小學」震撼教育!

《北極上學趣》是一部帶有微量虛構成分的紀錄片,記錄了菜鳥教師安納斯初到格陵蘭教書的震撼教育。直到今天,安納斯依然在該小學任教。
1 / 2

Text/魯編  Photo/佳映娛樂

老實說,「天龍國教師→滿腔熱血前進偏鄉想翻轉→發現學生學習意願低落不受教感到失落→某天班上某調皮搗蛋的孩子出了事→老師檢討自己視角狹隘→重新學習理解包容」,這樣的故事基調好像很耳熟?

台灣也有類似主題的電影,像去年講述南投熱血教師王政忠的《老師,你會不會回來》,和今年關於蘭嶼椰油國小顏子矞老師的《只有大海知道》。這樣的反思不少見,但鮮少有像《北極上學趣》一樣取景取到格陵蘭極地這麼猛的!!!有趣的是,它其實是部紀錄片,但又沒有記錄片慣用的敘事旁白。劇中出現的人物皆是「本人」,出現的「劇情」也是當下發生的實際事件。



先讓我們了解一下格陵蘭的背景吧:格陵蘭的原住民是因紐特(Inuit)人,沒有人知道他們的祖先何時抵達或為什麼選擇這個冰天雪地的地方。這座世界第一大島在10世紀後,成為北歐殖民者覬覦的對象,曾被挪威併吞,有段時期甚至同時被丹麥和挪威統治,這兩大勢力直到20世紀初都還在競相爭奪格陵蘭的主權。2008年透過公投,格稜蘭成為內政獨立的自治區,但這個「政治實體」的外交、國防與財政,仍由前宗主國丹麥代理。


所以,當丹麥教師安納斯放棄在首都哥本哈根任教的機會,自願到只有80位居民的格陵蘭村落小學任教,他難免帶有自己要到當地「輸出文明」的驕傲。然而小朋友們對他想提供的教育卻不感興趣,寧願跟著身為獵人的祖父母學捕魚、學狩獵。部落自有其生存法則。天龍老師想「教」給極地孩子的,真的是孩子們需要的嗎?比起閱讀能力跟算數,難道辨識雪地的山脈地形、或學習獵殺海豹的技巧,不會更實用嗎?


當我們跟隨安納斯一同飽覽壯闊的雪國美景,跟著他一起體驗因紐特(Inuit)人古老而獨特的生活文化之後,也就更能設身處地邁入更深的思索:當孩子們學會「文明系統」要求具備的知識技能,真的就能順利進到城市,擁有「更美好的」未來嗎?進城工作的父母,造成的隔代教養問題怎解?為何有些中生代又寧願領失業救濟金、在家酗酒?倘若有朝一日有人希望回到原鄉,但生存技能已廢,還有誰能夠擁有並傳承祖父母身上的生存智慧?


你的文明不是我的文化,同理才是教育的第一步。雖然《北極上學趣》的故事遠在世界另一頭,但台灣絕對也有類似的經驗不斷在發生,足以讓我們反思借鏡。

最後,小編要在此鄭重呼籲:就算你對北極、對教育無感,本片可是有大量月月(a.k.a. 二哈 a.k.a. 哈士奇)啊啊啊啊!!!!歡迎各位月月愛好者一起來鑑賞~盒盒盒(太后式笑聲)

《北極上學趣》9/14上映 9/14上映 9/14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