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熱門話題

桂冠與野鳶尾──美國詩人露伊絲葛綠珂Louise Glück榮獲2020諾貝爾文學獎

2020年諾貝爾獎陸續出爐,向來備受矚目的文學獎由美國桂冠詩人露伊絲葛綠珂(Louise Glück)獲得,一起來認識這位女詩人!

2020諾貝爾文學獎於本週四10/8公布,獲獎作家露伊絲葛綠珂(Louise Glück)是瑞典學院又一次出人意料卻驚喜的選擇!


露伊絲葛綠珂是1996年波蘭作家辛波絲卡之後,再有女詩人摘下諾貝爾桂冠,也是2016年的巴布狄倫之後再由美國人獲得此獎。瑞典學院讚譽葛綠珂「無法錯辨的詩意之聲帶有素謹之美,讓個體存在享有普世意義。」

生於1943年的葛綠珂年輕時就發掘對寫作的興趣,寫作之外也曾身兼教職,而至今出版過12部詩選集。她的作品圍繞在家庭、婚姻關係以及孤獨、背叛與死亡等等,也常常借用神話、史詩典故,讓私人主題更具普世共鳴。1993年以詩集《野鳶尾》(The Wild Iris)獲得美國普立茲獎,也在2003年度被加冕為美國桂冠詩人(Poet Laureate),如今77歲的葛綠珂摘下創作生涯最大榮耀諾貝爾文學獎,本人也直說:「我以為入選的機率低之又低,而這也沒什麼,我珍視我的日常生活以及友誼,不希望友誼被複雜化、日常生活被犧牲。但話說回來,同時也有種渴望,你想要自己的作品被認可,每個人都是這樣。」

在瑞典學院發布的新聞中,也引用了葛綠珂《野鳶尾》中的其中一首詩作〈雪花蓮〉,詩中描述嚴冬之後的奇蹟甦生,這段節選也非常符合當下的全球氛圍:


雪花蓮

(節錄) 陳育虹 翻譯

 

被壓擠在地下

我沒期望能倖存,沒期望

能醒來,在泥濘裡

感覺身體

又有了反應,時隔久遠

竟還能記得如何

開花,在這最初的春日

寒光中 —— 

 

害怕,是的,能再與你們一起

哭泣我願意以歡愉作注

 

在這新世界粗糙的風裡

露伊絲葛綠珂的這本代表作《野鳶尾》也曾在台灣出版,由詩人陳育虹翻譯,對這位諾貝爾獎新加冕女詩人好奇的台灣讀者可以從此入門。葛綠珂也許不如開獎前的熱門人選村上春樹、米蘭昆德拉等作家廣為人知,但或許藉由這次的獲獎,會有更多讀者踏進這位女詩人的清肅詩意風景中。


野鳶尾

(節錄) 陳育虹 翻譯


活著

很恐怖,當意識

埋入黑暗地底

 

一切就過去了 —— 你的

畏懼:擔心化為幽靈

無法說話,草草結束了,僵硬的

泥土稍微凹陷;以及亂竄在灌木叢

我誤以為是飛鳥的,甚麼

 

不記得曾經穿越過另一世界的

你啊,讓我告訴你

我又能說話了;一切自湮沒

回來的,回來

為尋找發聲

 

自我生命中央噴出

一柱泉湧,鬱鬱的深藍

投影在碧藍海藍

「詩大於人生的優勢在於,若足夠銳利,詩能永存。」─ Louise Glück
「詩大於人生的優勢在於,若足夠銳利,詩能永存。」─ Louise Glü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