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邱澤/吳慷仁/陳柏霖/吳青峰|Rebel with Love

SUBSCRIBE

LIFESTYLE 新鮮事

華麗轉身!清水裕子,東京上班族變身紐約插畫大師!

在傳統的日本家庭中長大的清水裕子,在日本名門大學畢業後進入公關產業,庸庸碌碌10多年後決定追尋熱愛的藝術,到紐約就讀視覺藝術學院,以具有濃厚日本風味的前衛畫風成為炙手可熱的插畫家,同時也擔任紐約視覺藝術學院講師。
華麗轉身!清水裕子,東京上班族變身紐約插畫大師!

TEXT/郝慧川  Photo/Yuko Shimizu、yukoart.com

 

在傳統的日本家庭中長大的清水裕子,在日本名門大學畢業後進入公關產業,庸庸碌碌10多年後決定追尋熱愛的藝術,到紐約就讀視覺藝術學院,以具有濃厚日本風味的前衛畫風成為炙手可熱的插畫家,同時也擔任紐約視覺藝術學院講師。

 

以下為《美麗佳人》與清水裕子獨家訪談:

 

M.C.促成妳從東京到紐約的原因是什麼

清水裕子(以下簡稱清水):我決定到紐約視覺藝術學院讀插畫,其實是個有意識的選擇。我想要的不只是學位。如果能取得頂尖學校的學位,在美國就可以拿到一年的工作許可。我一直打算能在紐約發展藝術事業,先取得學位應該是最簡單的途徑。
 

M.C.妳從早稻田大學畢業在公關業待這麼久最後成為插畫家這麼大的轉變是因為妳一直都熱愛藝術嗎

清水:我從會拿畫筆開始就一直熱愛繪畫,小時候朋友都在外頭打躲避球時,我沉迷在筆記本上作畫。12歲時因為父親工作的關係我跟著到紐約生活了幾年,體驗完全不一樣的生活。高中回到日本時完全無法適應日本社會,以及那種大家習慣走一樣道路的觀念。到了17歲上大學的年紀,父母不支持我念藝術,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憑著在校成績不錯被推薦上早稻田大學念廣告行銷,我想,至少這個系跟創意有關吧,後來理所當然地進入公關公司就業。
 

進去的第一天我就知道我無法適應日本的企業文化,也知道這不是我一生志業,但我不知道除此之外我能做什麼。那是一份穩定薪水,福利好,所以一待就是10多年。30多歲時我碰上2位惡魔老闆和上司,讓我的日子生不如死,才驚覺自己在浪費時間。人生就是這樣有趣,過得痛苦時反而能想得清楚,所以我決定回紐約去念藝術。


M.C.:有想過把藝術當興趣或兼職畫家就好嗎?

待在企業裡的10幾個年頭我的確把藝術當興趣,卻無法真正獲得滿足。有時候,人生需要放手一搏。決定投入藝術以及插畫領域時,我把夢想放得很大,紐約匯聚了大量傑出的藝術家,我希望有天也能跟他們一樣,不成功便成仁,我不要當一個不上不下的藝術家,那時我是這麼想,很高興我堅持下來了。

 

M.C.:剛開始接觸藝術專業應該不容易吧?花了多久時間才成為全職的接案畫家?


一切都不容易,直到現在都是如此,但人生本來就是充滿困境,何不選自己所愛,痛苦也心甘情願?回到學校時我已經34歲,我的同學們大概18歲,直到畢業所有開銷都靠以前的積蓄,但那段日子是最快樂的,第一次體會到選擇自己要的生活有多充實與滿足。我用4年讀完大學與研究所,拿到藝術碩士接著就開始全職的接案生涯。

 

M.C.:從事接案工作最棒的地方在哪開始接案前妳做了什麼準備

最棒的地方就是可以做自己的老闆,依照自己的步調與行程工作。當然,也代表可能24小時都在工作,就算生病工作還是在那裡,沒有同事可以協助,只能自立自強,自由與責任是相對的。

 

M.C.辭職前妳做過什麼樣的評估?問過自己那些問題?

轉換跑道是個很大的賭注,你要確定手中有一定的籌碼。我其實更早前就有離職打算,但發現存款根本不夠在紐約生活到畢業,如果沒有財力證明美國政府不可能會發給你學生簽證,所以最後還是在原來的公司繼續待著存錢。求學期間我每筆花費都很小心,畢業後剩下的錢甚至還夠我生活半年多,讓我不必打工,可以更專心發展事業。

 

M.C.曾因為接案性質不穩定或入不敷出,讓你萌生放棄念頭嗎?

當決定成為接案工作者這樣的憂慮就如影隨形,不曾消失,但倒沒有因此想放棄。可能有些人在轉職前已經有了退場機制,但我飄洋過海來到美國,開始全新的工作,我沒有回頭路。養成未雨綢繆的習慣,將每個月的開銷降到最低,以前我會住在比較郊區的地方或多找幾個室友,現在我不需要了,但如果要省錢這些都是不錯的辦法。

 

M.C.:最後對於想轉換跑道的人妳有什麼樣的建議

先問自己5年後的目標是什麼,按部就班一步步向目標前進。對自己的人生放手一搏這件事聽起來浪漫,但還是要考量現實,尤其是財務狀況。你可以像我一樣,過得窮但窮得快樂,不過至少要能讓自己溫飽,追夢的路上如果沒有錢就什麼都別談了。好好擬定計畫,只要有決心就算多等幾年也無所謂,某方面來說,等待的時間也能測試自己的意志有多堅定。

 

辭職旅行真有種?上田莉琪:走出舒適圈擁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