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Official(@marieclairetw) Marie Claire Taiwan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UXURY 行家帶路

自由下的小幸運,看Van Cleef & Arpels在時代變化中誕生、求變的生存力量

在改變中的時代下誕生,挾帶著頂級工藝與異國情懷,Van Cleef & Arpels 的 Alhambra 系列,像是保守著每一個人的幸運,於50周年慶之際,在摩洛哥馬拉喀什,為我們訴說一千零一夜的故事。
1 / 23

採訪撰文/楊茵絜   圖片/楊茵絜、DR

摩洛哥其實座落於大海與陸地之間的交界,迎接著奔放的西風,仰靠著陸地的溫柔,孕育出如沙漠玫瑰的粉色系馬拉喀什,也有藍色山城契拉、菲斯。

1968年,可能是馬拉喀什最好的時代之一。在各個城市爆發了革命的力量,巴黎的街道不再只有布爾喬亞,反叛學運的爆裂裡瀰漫著自由的芬芳;倫敦開始了 Mods,時髦的年輕人對未來充滿憧憬;Woodstock 音樂季裡,則有滿山坡的嬉皮,穿上大喇叭褲、結辮的花兒。馬拉喀什,它成了許多設計師飛離壓力與競爭的心靈依歸。與世無爭,有柏柏人的溫和,也有摩爾人的濃郁色彩,回教的神秘面紗則讓城市保守安穩。

大師 Yves Saint Laurent 的作品是在那樣的氛圍下誕生的,而宛如摩爾人城堡上雕花的 Van Cleef & Arpels Alhambra 系列,此名源自於西班牙一座知名的摩爾人宮殿,正如建築的細節,充滿異國情調。

 

平凡裡的不平凡

「這次為了慶祝 Alhambra 系列50周年,我們選擇了馬拉喀什,因為它在六○、七○年代,是一個對設計與文化極具影響力的城市。當時有YSL、美國作家等,嚮往著帶有摩爾人風情的建築,也創作出揉和阿拉伯文化與西班牙的異國風情設計,一路把流行傳播到巴黎、倫敦、紐約等大城市,成為 Ready-to-Wear 裡的革命。這跟 Alhambra 成立於1968年之初,自由的精神相似。」VCA全球總裁 Nicolas Bos 與我娓娓道來。

為 Alhambra 慶祝,這正是此程最大的目的。我們特地繞道杜拜,經過卡薩布蘭卡轉機,最終才來到內陸馬拉喀什。入住的飯店是1925年由18世紀蘇丹皇宮改建而成的 La Mamounia 酒店,但是不過十分鐘的腳程外,即可來到當地最出名的德吉瑪廣場市集,能看見吹蛇人吹著笛子引眼鏡蛇出甕舞動,膚色黝黑的北非人牽著一隻小猴漫走。

(圖為YSL博物館內的仙人掌)

(Van Cleef & Arpels Alhambra古董系列展示)

鄰近是市井小民,但穿梭過 French Consul’s House 粉紅色的拱門,則別有洞天。門後的小花園噴泉之於北非人具有「呼吸」的意義,Van Cleef & Arpels 也特意把所有巴黎的工匠,都請到了摩洛哥當地,環繞著這口泉,佈下一站一站,為我們解釋每一步自選寶石,寶石切割、磨光、打亮、鑲嵌,究竟這一條為每一個女人帶來幸運的 Alhambra 幸運草項鍊,擁有什麼樣的魔力。

「我們為 Alhambra 下的定義是,跟頂級珠寶相同的工匠、工藝,以高級珠寶的哲學、技術,但是你可以選擇更平易近人的寶石,讓它成為日常生活裡的珠寶配件。」當我們端看著年輕工匠們小心翼翼拿著鑷子,運用粒鑲技術,細膩地把碎鑽放入作為點綴,鏤空蜂巢結構也讓作品輕靈閃爍,最後再一一洗淨、拋光,一共15道工序,這都是VCA婉約點滴的心意。

自由下的小幸運                                                                                               

不僅如此,Alhambra 系列背後的自由限度,其實遠比我們想像中還要大。不僅是創立於正在改變中的1968年,緊接著七○年代,全球化、航空運輸的進步,為所有人縮小了距離,異國文化成為深具魅力的新興顯學,珠寶也不再只是富有人家的收藏品。中產階級與新起的商人,逐漸培養出另一種珠寶配飾的風氣,顏色、寶石的選擇、配戴的方式,都不再是為了顯富或收藏束之高閣,反而更懂得表現個人風格魅力。Alhambra 就是在如此自由無限制的時代下出現的產物,能入生活也能登派對。並且,它也承接了品牌家族上自於二○、三○年代擔任創意總監的 Renee Puissant,喜愛於印度、亞洲各國做寶石獵人的 Claude Arpels,Pierre Arpels 等世家成員,對異國的高度熱忱。

(三位VCA家族成員)

Alhambra 系列,能50年來屹立不搖,或許就是因為它為我們守護著幸運。當年 Jacques Arpels 便常在法國 Germigny-l’Eveque 的大宅花園裡蒐集四葉草,來送給品牌員工,也附上詩篇《Don’t Quit》,鼓勵人們常懷希望。

(當年Albrambra系列草圖)

馬拉喀什活動慶祝的最高潮,是在派對晚宴當晚。那一夜,VCA在1593年建造的 El Badi Palace 巴迪宮,沿著城牆﹑沿著護城河,點起了萬千燭光,光點又連成一片神聖莊嚴的氣,熊熊白焰照得黃土磚牆燈火通明,賓客手上的香檳與閃爍的光芒,把每一個人的臉龐都映照出幸福的光亮,就像是被祝福壟罩了大地。那一夜宴後下起了綿綿細雨,但是火焰不滅,好運不滅。正如同 Jacques Arpels 所說:「心懷幸運之願,方能成為幸運之人。」這是充滿幸運的一千零一夜。

 

總裁爐邊答客問

Marie Claire(以下簡稱M.C.):隨著時代的變化,VCA目前的品牌定位是?

Nicolas Bos(以下簡稱N.B.):什麼是這個品牌的定位?如何延續品牌力?VCA對大自然有自己獨到的見解、對生命的視野、顏色的使用,有非常特別的創意領域,也有一塊我們不會走過去的。我想品牌很棒的資產是,它們從來不會妥協,對好的工藝、好的寶石總是非常要求。很多品牌在轉變中的八○跟九○年代都很掙扎,透過行銷、改變設計來做品牌轉型。但是 Van Cleef & Arpels,從來沒有對自我定位、品質有一絲折衷。這也造就了品牌的純粹,我想這也是它的優勢:我們會很容易知道何為不可為!

M.C.:歷經變動的年代,Alhambra 怎麼適應於那樣的混亂?

N.B.:儘管六○年代是一個反文化興起的時代,中期有嬉皮運動,後期有學運,但是每個人都在用成熟的方式來改變當下的生活型態,反文化也可以是主流文化的養分。Alhambra 也擁有一樣的精神,跟當時的 Valentino、YSL一樣,走出自己的路,為主流文化帶來了長遠的影響。

M.C.有沒有可以分享的故事?

N.B.:當我剛到VCA,2000年的時候,珠寶界的時尚,流行設計要很流線、幾何,材質喜愛運用花朵、白金。基於家族也想知道,設計上是否有新的詮釋方法,於是,我們為 Alhambra 樹立了新的風格,變得有點像小圓石,其實很可愛,但是後來它始終沒有取代原來的版本。

M.C.:你給品牌與 Alhambra 系列許下的願景是?

N.B.:我們給未來的願景,是希望能被大家珍惜著、渴望著,也可以跟不同的風格、造型做連結,看著未來、活在未來裡。Alhambra 系列擁有永恆、通於宇宙的元素,可以凌駕於時尚的循環之上,尊重過去,我們從典藏系列裡找靈感,讓品牌的生命、工藝可以延續下去。跟不一樣的文化連結,西方的、東方的、中東的,並不只是歐洲文化。我們不會把樣貌全部打破、失去原來的樣子,而是消化反芻之後,跟當下的創意做出共鳴。Alhambra 之所以與其他不同,是因為它不只是時尚流行,而是跳脫高級珠寶,成為了珍貴的珠寶,也可以由家族傳承給孩子。

自由下的小幸運,看Van Cleef & Arpels在時代變化中誕生、求變的生存力量 自由下的小幸運,看Van Cleef & Arpels在時代變化中誕生、求變的生存力量 自由下的小幸運,看Van Cleef & Arpels在時代變化中誕生、求變的生存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