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王淨|power of cute

SUBSCRIBE

RELATIONSHIP 聊心事

Mr. 6 專文 │離婚後回首,希望當時每天對你真心說句「謝謝妳」

第一代網紅部落客「Mr.6」,史丹佛大學雙碩士的他,覺得人生最痛苦的莫過於一段「不開心的婚姻」,但也因此而反思了人與人相處的珍貴道理⋯⋯

text,photo/女人迷

Mr. 6 專文 │離婚後回首,希望當時每天對你真心說句「謝謝妳」

文|Mr.6 本名劉威麟,美國史丹佛大學電機、管理雙碩士,第一代網紅部落客,第一家臉書廣告公司創辦人,曾著《雙語孩子王》、《史丹佛 18 個酷博士》等 15 本書,從小留學加拿大,長大後毅然回國建立家庭。 

婚姻中的不開心,或許都是少了一句真心的「謝謝妳」

不開心的婚姻有多苦?小時候遇過霸凌的,上班被老闆罵過的,甚至曾因失戀、喪親而遲遲走出不來的,恐怕都不及一段不開心的婚姻的十分之一。

而,在一段不開心的婚姻中所遇見的極致苦痛,追究根本的原因,竟然又很簡單──都是因為,有人「不開心」了。

她/他不開心,你/妳不開心。

多麼盼望天底下因為愛情而結合的男男女女,一輩子都不必經歷如此之苦。如果被迫必須經歷,或已經正在「經歷 ING」,這篇心得或許可供您參考。

Mr.6
Mr.6

我去年才離婚。婚姻最後幾個月,我和前妻就像電影《婚姻故事》(Marriage Story)一樣,雙方都請好了律師,準備大戰一場,爭取我們想要的一切──我們想要什麼?不要錢,不要房子,我們想要的都是「孩子」。

我們都想和小孩住。我們都想「搶小孩」。因為,只要一想到接下來的日子沒有孩子,我們都不知道如何度過那些漫漫長夜;我們都不想讓對方得逞,所以我們都拚命敦促己方律師一定要想辦法「贏」。

沒想到,有一天,我突然收到我的律師通知,前妻那邊的律師說,她主動放棄孩子的監護權,將孩子全部讓給我照顧。在離婚的語彙中,那叫做「淨身出戶」,她清清淨淨的要去流浪了。

嘩?我以為那是我的腳本,沒想到,她自動選擇了當那個要離開的人,讓我自動「贏」得孩子。

此事實在發生得太快,快到我來不及接受;我取消原本安排好的環遊世界計畫,打消了回加拿大重建人生的念頭,留在台北的家,看著前妻將她的東西一樣一樣的搬走,然後,我的單親爸爸生涯,在我完全還沒有準備好的情況下,被迫正式的開始了──

為了換個環境,幫助孩子離開父母長期吵架的陰影,第一步,我先上網找了一間比原本的家小了一半的新屋,然後,將舊家客廳劃分為三區:「可以丟掉的東西」、「不能丟但可以收到倉庫裡的東西」、「一定要跟著帶走的東西」,要孩子們開始分類,準備搬家。

起初,孩子將所有大大小小的東西都放在第三區(帶走),於是我得慢慢說服孩子們一一移至第一區(丟掉),由於東西太多,我們竟然花了一整個暑假才完成打包,和無數的熟悉物品說 bye bye。

新的家,新的希望,原本都在外面工作的我,變成全部時間百分之百都必須在家照顧兩個孩子。還好當時我剛賣掉前一家公司,暫時尚可撐在家裡陪孩子一陣子,此時,家裡只剩三個人──兩個孩子和一個父兼母職的老爸(我),我試著用過往經營公司的嚴謹來管理這個新成立的「單親之家」,這才發現,無論過往做過什麼了不起的事,那些社會經驗一回到「家」通通都不管用了。

「家事」有多困難?不在家的人,永遠不會知道。以前的我總是嚷嚷,我常幫老婆做家事呀,看,我都每天倒垃圾、每天摺床鋪、每天幫孩子買早餐⋯⋯但,當家裡只剩我一個大人,老天,「家事」是二十四小時不停的,早上一起床就被家事追著跑,想多瞇一下、打混幾分鐘都不行,做完了一個又繼續接下一個。 

而對我這個新手家管來說,真正令我崩潰的竟是──「廚房」。

叫了幾個月的外送、吃了幾個月的超商微波餐點,我知道,我這個原本連水餃都不會弄的「老外」(我)真的躲不掉「進廚房」的命運了。網路上各種烹飪教學影片還蠻豐富的,但都不是給我這種超級初學者的──拜託,蔥和蒜分不清楚,爆香要用多少油完全沒感覺,炒菜為何要加水我不理解,所謂「翻炒幾下」究竟是指多少下,而「收汁」又是什麼意思咧?

為了好好弄出幾道菜,往往得在廚房磨蹭四小時以上,從基本備料到最後將餐桌與廚房流理台收到一點點水漬都不見為止。還好我算是一個認真的學徒,不到兩星期,已可以煮出一整桌的菜;一兩個月後,也發展出幾道「拿手菜」。孩子只要愛吃的,都會主動幫我取「菜名」──「愛心玉子燒」、「阿爸滷味」、「阿爸炒烏龍」、「炸爛魚」⋯⋯。 

神奇的是,一天被家事糾纏、被迫站在廚房半天餘,竟然讓我看到了前妻的「影子」──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想起,我們還沒離婚前,在類似這個幾坪不到、又悶又熱的叫做「廚房」的小小空間裡,前妻每天得待上至少好幾個小時。每次我從外面回家,一打開門,前妻通常都是正在廚房裡做菜的,然而,累了一天回到了家的我,心裡還在想著公司的事,對著正在廚房忙碌的前妻,我說過什麼「好話」呢?

我努力的回想,努力的回想,怎麼都想不起來。

我只想起,那時候,人家我也是累了一天回家,但,回到了家,迎接我的並不是熱情。當時我只希望家裡氣氛能夠和和氣氣、開開心心的,卻一直無法發生。直到我現在終於走進了廚房,才知道為什麼愈到婚姻深處,前妻就愈「不開心」,因為,在這麼一個稱為「家」的合作系統中,愈來愈視一切理所當然的我們,就愈來愈欠缺了「一句話」。

諷刺的是,得一直到這個家整個垮了,一直到我被迫開始父兼母職的做「她的事」,我才看見,我當年多麼應該對她經常的說「這一句話」!

我才當單親爸爸不到一年,就覺得度日如年,那她,可是在那裡十幾年了,也等於「忍受」了我十幾年哪!當我看到我自己並沒有「好」到哪裡去,我就會看到,對方也沒有「差」到哪裡去;我愈看到了我自己的「差」,我就愈會看到了她的「好」。

「謝謝妳。」 

這一句話,應該要發生在每一天、每一次、每一個瞬間,沒有說出口,也在心裡分分秒秒的記著它,那,我們的眼神,我們的心緒,都會變成溫馨的粉紅色。

當我開始「謝謝」,也就在心中打開了「轉念」開關,齒輪啟動了一連串連鎖效應,即便對方仍不開心,我們也已經先治癒了自己的不開心。

當我看到了對方是值得感謝的「好」,等於就是在說我們的婚姻不再是失敗;而當我們不再是失敗,我們就是成功的,畢竟曾是一對相愛的情侶、渴望一個愛的小窩才努力的實現了它,後來,她在「內」努力持家,讓我在「外」的事業愈做愈大,成就愈來愈高。

當年我們多麼擔心肚子裡的小北鼻是否多一根指頭、為何一直吐奶,如今兩個孩子不也長得高高壯壯聰明又伶俐的呢?

「謝謝」之後,我就會想起更多我們一起創造的過往,於是,心中的不開心,也就此消褪;當我不再不開心,我也就找回了原本的自己──找回了我自己,才看得到自己每一年所發生的事,做對了什麼,做錯了什麼,全都看得清清楚楚了──全部都是因為對對方的衷心感謝,我突然間「懂」了她,也「懂」了我自己,如同當時交往的時候,都以為對方是尋覓一輩子的懂我之人一樣。

想想,有多少的分手、分居或離婚的「前伴侶」,是沒有機會玩「角色交換」,感受一下對方在他/她的「位置」的感受?如果沒有「角色交換」,我就沒有機會被關到那個又小又悶又忙碌的廚房,我也不會有機會打從心裡發出這一份感恩。

多元融合非常的不容易,因為,對我們來說,對方都來自全然不同的星球,火星男的不了解金星女,金星女也不了解火星男,上班的不了解家裡的,家裡的也不了解上班的,唯一的「解」就是從現在開始,撇開不爽的情緒、累積的成見,和對方說一聲發自內心的「謝謝」,而不是忙著呼口號「我愛你」。 

「三個字」可以開始一段親密關係,但得要那「兩個字」,才能讓它撐得長長久久啊。 

Mr.6 劉威麟將擔任 2020 第四屆全球女性影響力論壇講者,今年主題「行動!點亮多元共融的未來!」2020 或許灰暗,邀請你來現場聽 Mr.6 劉威麟的故事,與超過 350 位參加者,練習點亮自己,照亮世界,找回活出自己的方法與力量!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女人迷,原文詳見於此。】   


延伸閱讀

「很多爸爸都不會跟孩子玩」專訪劉旭恭:從練習獨自照顧孩子開始

「我爸爸很厲害、很會修東西」父親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有這些影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