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RELATIONSHIP 聊心事

【遠距戀習題】遠距情侶爭吵的5個練習:記得所有的惡言相向,都源自於愛的需求

遠距離是雙面刃,有人說,愛在距離面前,顯得微不足道;也有人說,因為愛,使得距離變得微不足道。

text/女人迷,photo/PIXTA、Unsplash

【遠距戀習題】遠距情侶爭吵的5個練習:記得所有的惡言相向,都源自於愛的需求

因為是你,我開始相信,也願意和你一起努力⋯⋯

遠距離的前半年,我幾乎呈現了隨時都可能被觸動地雷的敏感狀態,一方面因為受害者心態作祟,總將自己丟入被拋下、被迫害的峽溝裡,在每一次和伴侶 L 的爭吵中,把所有責任都推在決定遠行的他身上,而自己是可憐兮兮的等待者。

在遠距離關係裡,留下來的那個人常衍生出「被拋下」的感受,加上生活的巨變、人格特質的影響,嚴重一點,容易誘發所謂「受害者心態(Victim Mentality)」,這種心理狀態容易使人用偏頗狹隘的思維,去思考自身的存在,彷彿什麼都有可能傷害自己,因為這些不平衡感受而爆發出來的,則是自憐、自卑、憤怒、恐懼以及悲觀等情緒反應。

那段時間,面對 L 的離開,我無法自拔地只能選擇怪罪,那段時間我幾乎感受不到他在異地生活的艱辛,也無法同理他的決定,甚至對於他竭盡所能的安慰置之不理,只是一再地強調:「現在的你不在我身邊,根本給不了我需要的一切。」

我記得我們花很長時間的爭吵以及沈默,小至因為時差關係沒辦法清醒地跟我通話、大至我的悲傷無法被有效地承接,因為距離所衍生出的隔閡,幾乎阻斷了我們感知愛的能力。那時我才第一次知道,愛在體溫與距離之外,那麼的不堪一擊。

遠距離的失望來自:無法感受到實質的愛與陪伴

遠距離中被留下的一方,切記不能抓住「受害者」角色不放,即便遠距離是單方面的決定或是現階段無法克服的難題,你其實都握有選擇權。你可選擇因接受而在一起,或者不接受而分開。

遠距離是雙面刃,有人說,愛在距離面前,顯得微不足道;也有人說,因為愛,使得距離變得微不足道。

陪伴在愛情裡頭究竟是什麼?是全然接住你的情緒,還是深入靈魂的擁抱?我時常在想,在遠距離關係中,除了無法擁有實際的親密接觸之外,究竟我們還會因為什麼,而感到這段關係危在旦夕。

思來想去,我認為是兩人對於彼此需求都無能為力的那種空虛。在想念裡頭渾噩度日的彼此,卻連一句「週末見個面、看個電影吧」都說不出口,聽著彼此哭訴工作與生活中糟糕透頂的事情,卻無法溫柔拭淚、安靜擁抱的失能感,會無預警地充斥於遠距相處的每一個日常,所有行動所能展現的愛與關懷,在遠距裡都只能化為言語,而語言通常是最無效而單薄的。

當你一再地想從遠距戀人身上取得有效的安慰,以及堪比實質陪伴的踏實感,你只會一再地感到無比失望,對於「狀態」的失望很容易轉變為對「人」的失望,久而久之,失望變成了怪罪,長期的不滿化為有刺溝通,成為遠距戀人忌諱的互相傷害。

圖片|Photo by Fast&Slow on PIXTA
圖片|Photo by Fast&Slow on PIXTA

誰都不應該是遠距離戀愛中的等待者

有好幾次,我和 L 吵得不可開交,那些傷透人心的話脫口而出,成為口不擇言的代價,我們倆都累到覺得是不是分開來比較好,但卻每每在冷靜之後不得不正視吵架背後的本質,那都是期待被關注、期待從電話那一頭搏取一些愛的溫度。

即使沒辦法克服時差,每天起個大早講足夠的電話;即便在紀念日時,沒辦法以行動表示具體的重視;即便沒辦法在工作低潮的時候,給予物理上的陪伴;即便兩人的假期錯開,一個人正忙碌、另一個展開旅行,這些時間與空間上的落差,帶給你的失落感,也都源自於你總希望在某些你困頓或美好的時刻,身旁有他。

吵架背後的本質是,你本期待受到關注與獲得愛的溫度,但我們卻無法溝通彼此的期待與共同找出解方,卻致力讓對方感到歉疚不安,因此摧毀了關係

遠距爭吵的五個練習:站在對方立場、絕不輕言放棄

當然,遠距離不可能總是相安無事,漫長的溝通仍可能延伸成戰火,但遠距離關係裡的爭吵,我們要思考的是更大幅度降低言語的傷害,因為下一次見面可能相隔半年,沒有任何一方經得起冷戰或是心結。

透過一些心法,我們可以用溝通取代惡言相向,可以轉換思考,讓吵架建立在非暴力溝通的基礎上,重點在理解然後安撫,而不是爭得誰輸誰贏。

1. 把所有的看似「不在乎」,都當作「很在乎」

語言的重量難以估量,有時輕描淡寫的語氣,容易被有意解讀成冷漠、無感,這對於敏感型的遠距戀人來說,就好像對方一點都不在乎自己所分享的事情,一旦有一方說:「你是不是一點都不想聽我講話。」另一方如何辯解,都很難緩解當下被漠視的感受。

如果你在遠距關係裡是敏感的那個人,最好的作法就是把聽起來的不在乎,全都當作很在乎來解釋(當然,這要建立在互信的基礎上,且兩人都打算在遠距離的狀況下繼續堅持下去)。

兩人分開久了,在彼此的城市擁有各自的生活,加上狀態與時序的不同,各自面對生活有不同的難處,本就很有可能無感於幾萬公里之外所發生的芝麻小事,人之常情,不應該成為他不夠在乎你的線索。

2. 無論誰對誰錯,雙方都要為爭吵道歉

我和 L 有一個習慣,是無論兩人前一天吵架吵得再兇,都會記得在和好時向彼此道歉。

遠距離的爭吵沒辦法以見面擁抱作結,因此必須為此次的爭吵劃下一個令人滿意的句點,才不會留下疙瘩。我想無論你的腳步站得多穩,在爭吵的當下,肯定很容易吐出傷人的話,或是沒辦法站在對方的立場思考,因此道歉,是檢討當下那個不理智的自己。

所有感情內的傷害,除非是巨大且決定性的錯誤,其餘都是日積月累,我們能做的是減少積累,當下的傷害,讓我們彼此承擔一點回來,說一句「對不起,昨天我沒有考慮到你的立場,說了那樣傷人的話」便可以降低彼此的不安全感,擁抱對方的心寒,讓爭吵到此為止。

3. 化批評為願望,化不滿為積極需求

在遠距離關係裡爭吵,最終你會發現,所有的批評,其實背後都存在著心願和期待,而不滿則是需求的漏接。

遠距離那段時間,我常抱怨 L:「為什麼連回來的時間都不能決定?」其實說出口時自己心裡明白,這則抱怨的背後是深深的想念,以及希望趕快見到你的急切。當願望化為批評,對方也只是一再地承受你的負面情緒,離原先思念的本意越來越遠。

比起情緒性的表達不滿,不如積極地表述需求,比如說當我試著和 L 說:「我想要收到你的手寫信,因為那樣我才感受得到你。」便是把遠距過程中對於相互冷淡的不安,轉化為積極的應對,提供對方解決方法,同時也照顧到自己的需要。

4. 別把「分手」掛嘴邊

18 歲那年認識 L,20 歲和他在一起,至今,也不知不覺過了好幾年。

L 說,長大的過程中我們能幫助彼此的地方還是很少的,他沒辦法為我點亮前行的路,也沒辦法避免我踉蹌行走,然而即便遠距對彼此來講都是艱鉅的考驗,我們沒有一次在吵架中提及分手。

就像我在先前的文章中提到的,「如果害怕分離是為了想要在一起,那麼距離,就更不該是我們分開的原因」,秉持這樣的信念和意志,即便對於現況不滿到了極致,也絕不輕言分手。

因為彼此心裡明白,這兩個字一旦有一方先說了,即便和好,我們也一定不會是原本的我們了。

5. 讓遠距離,成為關係強壯的起點

關於遠距離的悲劇故事太多了,我們無須再貢獻另一個。如果愛情本就是變化多端,那麼遠距就只是變化的另一種型態,電影《西雅圖夜未眠》裡頭說:「我喜歡並習慣了對變化的東西保持著距離,這樣才會知道什麼是最不會被時間拋棄的準則。比如愛一個人,充滿變數,我於是後退一步,靜靜的看著,直到看見真誠的感情。」

關於愛情,我們懂得還不夠多,所以更得嘗試著與它拉開距離,有些事情,不那麼靠近,反而更清晰。

真正的那一句我愛你,發生在遠距後半年,我仍想著如何與你走下去的那個瞬間。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女人迷,原文詳見於此。】


延伸閱讀

【遠距戀習題】遠距離三階段教我的事:「一起」是可以創造的,距離不會阻礙浪漫

「沒有不實現的浪漫,卻更有心動感」遠距離戀愛增溫的五個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