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蔡詩芸|New Adventures

SUBSCRIBE

RELATIONSHIP 聊心事

成年人的世界,很多陽光溫暖、笑容燦爛的白天,都伴隨著咬緊牙關才能熬過去的深夜。

成為所謂的大人之後,成熟與脆弱其實仍是兩回事,但當我們在外越來越隱藏悲傷,其實造成內在的心理壓力是非常大的,《我不好,但假裝沒事:找到自己本來的模樣,不必成為討厭的大人》書中說:「當你無能為力時,就找個合適的時機痛痛快快地哭一場吧!那一刻,別再想什麼『成年人該有的樣子』, 你就是你!」

文/ 《我不好,但假裝沒事:找到自己本來的模樣,不必成為討厭的大人》

成年人的世界,很多陽光溫暖、笑容燦爛的白天,都伴隨著咬緊牙關才能熬過去的深夜。

我們都是普通人,偶爾的脆弱並不丟人

午夜的肯德基店內,鄰座的男孩正在背英語單字;臨窗的情侶正甜蜜地依偎在一起用手機看電影;另一邊的女士正在自拍;而角落裡的那個男人則戴著耳機,邊看電腦邊回覆電話工作著。這時, 一個小朋友在走道上玩耍時弄灑了一杯飲料,濺落的果汁弄髒了角落那個男人的白色運動鞋,小孩不知所措,男人則拍了拍他的頭表示沒關係,然後繼續手上的工作。

那通電話他打了將近半個小時,撂下電話之後眼睛也一直盯著面前的電腦。隔了很久我再次抬頭看向他,他依然保持著那個姿勢,白色運動鞋上的污漬早已被空調烘乾,顏色更深了。

不多時,男人的手機又響了,他再一次接起電話, 只見他眉頭緊鎖,對著電話那端說了很多遍「對不起」。電話掛斷之後,他的手指又開始飛快地敲擊鍵盤。

周圍已經來來往往更換了好幾波人,背單字的男孩開始收拾書包,臨窗的情侶早已離開,自拍的女士不知何時已停止自拍,正趴在桌子上睡覺,我也繼續埋頭打字。

 又過了一會兒,店員問我是否可以將桌上的餐盤收走。思緒再次被打亂,我很自然地將目光投向男人的方向,這一次他終於沒有打電話也沒有看電腦了,而是將雙手握成拳支撐在額前,低垂著頭,給人一種頹喪感。

我不知道這一晚在他身上究竟發生了怎樣的故事,但他周身散發的陰鬱之氣感染到了我。他就靜靜地坐在那裡,保持著同樣的姿勢……。

成年人的憂傷其實很多時候就是這般的靜悄悄。他們靜悄悄地感受壓力、煩躁、悲傷、痛苦, 再一個人靜悄悄地消化這些情緒。可能再深刻的詞語也無法更好地形容這些,但只要是有過相同經歷的人,便一定能懂。

 那個男人離開的時候,我電腦裡的音樂播放器正在播放林俊傑《裂縫中的陽光》:「心臟沒有那麼脆弱,總還會有執著;人生不會只有收穫,總難免有傷口。不要害怕生命中不完美的角落,陽光在每個裂縫中散落。」

我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突然想起自己深夜加班時受過的委屈,那是一種需要掩面極力控制,才能勉強不讓淚水流下的委屈。

當時已是深夜十一點,方案來來回回修改了好多次,我的耐心在一點點地耗盡,特別想衝到對方面前發脾氣,可最後說出口的,還是一個「好」字。只能安慰自己:改就改吧,畢竟他們是要付錢的。可消極的情緒怎會那麼容易消化?

 回到家中,原本打算拿瓶酸奶喝,可開冰箱門的時候卻不小心撞翻了擺放在下層的盒裝巧克力。盒子裡的巧克力球隨即脫離凹槽,以致我無法嚴密地合上蓋子,不得不打開蓋子一粒一粒地將巧克力歸位,結果擺著擺著就開始落淚,委屈得連我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

這就是一些成年人的世界,很多陽光溫暖、笑容燦爛的白天,都伴隨著咬緊牙關才能熬過去的深夜。

 前段時間見了一位關係很好的朋友,從她最近的社群動態可以看出,她近來過得並不是很好。關心的話不知從何說起,躊躇良久,最後只是問了她一句:「最近,你還好嗎?」她看了看我,嘴角帶著苦澀的微笑,原本以為她會跟我抱怨一通,然而,她只是說:「我給你講個笑話吧!」這不著邊際的回答讓我有些意外,我遲疑地點點頭:「好啊!」

「企鵝和北極熊是一對好朋友,但他們住的地方相隔太遠了,只能通過電話或者微信聯繫。有一天,北極熊特別想念企鵝,便給企鵝打了通電話說:『企鵝,我太想念你了,你來看看我吧。』企鵝想了想,略帶歉意地回答:『我的好朋友,我也特別地想念你,但我太南了』。」

她講第一遍時我沒聽懂,她便又強調了一次:「我太南(難)了。你剛剛不是問我最近怎麼樣嗎?」我這才聽懂她的意思,忙不迭地附和著笑起來,可是她看著我,卻突然控制不住地流下了眼淚。

她告訴了我那段時間她身上發生了什麼:家人生病住院,工作上受排擠,戀情遭遇危機。我也是後來才從別人的口中得知,「我太難了」是當時網絡上的流行語,它背後的意思是「我壓力真的很大」。原來,好友本想用這樣一種詼諧幽默的方式向我展示她的堅強,可卻收不住突然奔湧而來的情緒,在那一剎那潰不成軍。

電視劇《小歡喜》裡面,有一段方圓痛哭的戲。方圓四十五歲,在工作中沒有太大的野心,一直以來也是勤勤懇懇。在公司完成並購之後,原本以為自己會升職加薪的方圓,不曾想反而失了業。突然變得無所事事的方圓,為了不讓家人擔心,便隱瞞了失業的事實,每日依舊按時出門,然後到商場消磨時間,甚至因此引起了商場保全的注意。

看起來頗具喜感的電視劇片段,卻真實地演繹出中年人心酸的一面:尷尬的年紀,上有老人需要照顧,下有孩子需要養育,既不敢生病也不敢輕易顯露情緒,失業這種大事更是萬萬不敢說出口的。

方圓表面上看起來還和以前一樣,整日裡嘻嘻哈哈的,看似沒心沒肺、毫不在意,可在一次喝酒的時候,他無意中得知了作家金庸先生去世的消息。這消息像條導火線,那一刻,長久積壓在心頭的情緒決堤般奔湧而出,悲從中來的方圓坐在家門口失聲痛哭。

我也失過業,所以那種感覺我瞭解,即使嘴上說著不在意,可自己心裡這關還是很難過得去的。待業的時間越久,心裡的焦慮感便越濃重, 慢慢地甚至會出現各種自我否定的負面情緒。中年人在面臨失業時會更為煎熬,他們處在一個尷尬的年紀。失業意味著經濟上將會面臨巨大的壓力,車貸、房貸、子女的教育費用,以及父母的贍養問題等,需要花錢的事情接踵而至,就算家庭足夠富裕, 沒有所謂的「經濟壓力」,精神上的壓力也很容易將人壓垮。

工作對於一個中年人而言究竟意味著什麼呢? 僅僅是一份工作嗎? 肯定不然。它或許更像是一種心靈上的寄託。對於有著沈重家庭負擔的中年人而言,工作是他們找尋自我的真正出口,既是自我價值的體現,也是獲得自我肯定的最直接路徑。

不同的年齡段會有不同的在意點,不同的年齡段也會面臨不同的失意。年少時我們可以放聲哭泣,可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好像越來越恥於流露自己脆弱的一面,總是拼命壓抑自己的悲傷。可是,我們終歸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啊!喜怒哀樂本就是人類的本能,我們何苦這樣為難自己呢?要知道,當內心不再積滿消極的情緒時,我們才能活得更好呀!

所以,親愛的朋友,當你無能為力時,就找個合適的時機痛痛快快地哭一場吧!那一刻,別再想什麼「成年人該有的樣子」, 你就是你!

《我不好,但假裝沒事:找到自己本來的模樣,不必成為討厭的大人》

作者:獨慕溪    

出版社:境好出版

延伸閱讀: